No.2534 胎藏入理钞

  次住法界平等观(印五古内)青龙轨云。尔时金刚手。升于大日世尊身语意平等观。念未来众生。为断一切疑。故说大真言王曰(住法界平等观云云)私云。仪轨唯出真言不说印。今依师传用内五古印欤。御作次第。云次中印(二大惠刀外五古云云)御流次第。十二真言王内五古印(云云)真兴释云。如上建立行者内心道场。内心观之。建立道场犹如幻化。岂信之耶。是故金刚手为除彼疑。说此真言。明能作因。谓一身中。具有五大三业种子。五大为因。三业为缘。行者观心为士用力。建立内心曼荼罗与外均等。不可疑悔(大疏云。暗欠暗恶如次地水火风与今少异云云)私云。如上建立道场者。仪轨上文。有道场建立长行偈颂。今次第不出之。广泽此真言上十二字为布字观。名十二真言王也。

  秘密八印。仪轨云。佛子有秘密八印。最为秘○若依此教。于真言门。修菩萨行。次诸菩萨应如是知自身住。本尊形坚固不动。知本尊已。如本尊住而得悉地(文)。真兴云。自下第二明能住尊体也(文)前明所住道场故。云第二能住尊体也。今次第不出所住道场。唯举通妨真言也。

  大威德生。印言同青龙轨·广大轨。大师梵字次第云虚合。摄大轨云。智惠三昧合舒散地风轮(文)不云虚合莲合也。

  开敷花。言同青龙轨。印同集记。青龙轨云。开敷净金色。嚩字金刚光。风轮屈在空(文)摄大云准前威德印。屈风加空上印。广大轨同青轨也。御作次第。大惠刀。梵字次第。虚合二.。安二.上(文)御流梵字次第印。大惠刀印也。

  莲花藏。印言同青龙轨。广大轨同。摄大·广大。印文虽异。俱八叶印欤。御作两次第。御流次第。同八叶印。

  万德庄严。印言同青龙轨。广·摄二轨同。御作次第同(矣)。

  一切支分生。印言同青龙轨。但印文异。广·摄二轨印又同。御作次第虚合双二.屈如掬水当心(文)经并青龙·广·摄三轨。皆云莲花合。御流次第钵印。

  世尊陀罗尼。印言俱同青龙轨。广·摄二轨同也。御作次第并御流次第同之。但彼两次第。法住在先。世尊陀罗尼在后。然大日经并青龙轨等同今次第。八叶四行菩萨座位。如御作次第也。大疏十七第六印。如前二火指稍圆屈入掌○余依旧。谓如第五即是也。此是法住印也(文)第六印者观音印也。而今法住印违轨文。可寻决之。摄大轨云法住妙吉祥。广大云如来法住印。

  法住。印言俱同青龙轨。广大轨云。虚心合掌开散火轮。其地与空和合持之(文)摄大轨云。莲合火轮舒空地自相合(文)御作次第虚合开二.(文)御流次第同。

  迅疾持。印言俱同青龙轨。广大轨云。二羽虚心合。以定惠手。交互相加持。而自旋转(文)摄大轨云。智定金刚掌更互摇动(文)。御作次第云。金掌左右耳三转。先右手覆。而左仰。次左覆右仰(文)御流次第云。金刚合掌先上右三旋。次上左三旋(文)生起云。诸文不同。今轨云○(同今次第)又检八叶印品云。世尊大威德生印。世尊金刚不坏印。莲花藏印(疏名如来藏印)如来万德庄严印。如来一切支分生印。世尊陀罗尼印。如来法住印。世尊迅疾持印(已上)此中不对人。亦不指方住。但次第同今轨。彼品义释初文如经。释经了云。复次第一东方宝幢。第二南方开敷花王。第三西方弥陀。第四北方鼓音。第五东南普贤。第六西南文殊。第七西北弥勒。第八东北观音(四佛次第同。今四菩萨异)又秘密曼荼罗位品云。东方宝幢如来。南方开敷花王如来。北方鼓音如来。西方无量寿如来。东南方普贤菩萨。东北方观自在菩萨。西南妙吉详菩萨。西北慈氏菩萨(四佛次第异。四菩萨同)摄轨以四佛四菩萨。相对八印同今轨也。但四佛不指方。四菩萨指之。即同前经。广轨云。东方宝幢世尊威德王印。南方开敷王世尊金刚不坏印。北方鼓音王如来万德庄严印。西方无量寿莲花藏印。东南普贤如来一切支分生印。西北观自在世尊陀罗尼印。西南文殊如来法住印。东北慈氏世尊迅疾加持印(四佛次第异今。四菩萨同。但四菩萨方位异今。上来引文了)案今轨云。四佛东南西北即为次第。其四菩萨。普贤观音东之印北。为一双。文殊弥勒西之南北。为一双。若准广轨。四佛以东为初。南北为次以西为后。即初东。后西为一双。中间南北为一双也。四菩萨东南西北从隅向偶。以为一双。西南东北亦复如是。自余准知。大日中央以为最后。此且约方次第。若对法门。四佛对发心修行菩提涅槃也。大日对方便。或对理性。亦有异说。更捡。四菩萨别对法门。诸文不明。但或云四摄。或云四行。又或八叶为四智四波罗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