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2535 薄双纸(遍知院御记)口决

  心印。轨云。心印如前根本印。舒二头指屈如三戟叉(文)私云。二大无改。聊违次第欤。真言如次第。轨名大心真言。又说功云。结此印诵真言。所作事法皆得成就(文)。

  心中心印。轨云。如前心印。直竖二头指即成(文)御口云。二头指直立怒杵义也。轨中心中心言如次第。说功云。结此印诵真言。能辨一切事(文)又真言功如上所引(矣)御口云。此真言句读事不定。但仪轨中付一二等句。.字可属下句也(云云)私云。大威德轨中朱付之何轨耶。又宽信法务真言集(御自笔云).属上句。如何。此尊仪轨大师御请来又仁并睿录外等数本在之。御请来注无之。睿录外有之欤。分明不觉悟。追可考之。但别次第……。如此点之。可仰信也(已上御自笔)。

  召请。结界(发遣等准军荼利知之)又召请言(出轨)唵(一)杀目佉(二)杀步惹(三)杀左罗拏(四)阿徒牟娑攞(五)跛罗戎幡舍诃娑多(二合)。

  赞(大威德明王赞出轨)。曩谟(引)缚罗那缚日罗(二合)蘖罗(二合)曼儒具洒摩贺(引)摩攞娑贺娑罗(二合)吠遇尾惹曳尾觐曩(二合)罗瑟吒罗(二合)跛末娜迦曩谟娑都帝(别次第不用之)。

  散念诵。问。本尊三种言中何明千反诵之耶。又三种俱可用欤。唯一种欤。如何(御自笔云)三种共可用之普通。千反心咒恶梦祈心中心咒也。

  布字观。别次第里书云。入我我入观以前结弥陀定印。布字观次不改印。又入我我入观但布字观。本尊行者身俱可观之欤(云云)御口云。先住定印。心月轮中观当尊种子三形。次布字观。次入我我入观(云云)此意但布字观行者身欤。定印又弥陀法界可任意欤。此意布字本尊行者共可观之。问。心月轮中唯观种三而不观羯磨身。事如何。答。秘云。布字观时成六头六臂六足羯磨身故欤。意云。心上观种三。是三种转成中种三约心观之。羯磨身约身故。次布字观有之。行者身即成本尊故。次为令冥会坛上已成本尊故。次有入我我入观欤。旧成新成无二一体故。然则布字观唯可约行者欤。本尊元六头六臂六足也。何重作此观耶。不动十九布字本尊专在之。如大师御笔像。是以修生行显本有意欤。问。仪轨中诵三字明。随处一一布未配顶心腰。配当依凭何在耶(御自笔云)诸字轨可考之。纵虽无依凭。顶心腰即六头六臂六足欤。于此尊岂非然哉。可思之。

具书

  圣阎曼德迦威怒王立成大神验念诵法(不空译)。

十六日奉传受了。同二十二日记之了。

金刚药叉(北方羯磨部教令轮身也)。

  五大尊义云。金刚药叉意云何。此尊眼等五识至佛果位成成所作智时断惑形也。尔断何惑。断三界分别俱生惑。其断惑次第并体用何。后三识断惑一刹那位。先五识俱被引。断惑何故尔。后三识体用各异也。前五识体用俱等。前五弱后三强故(文)又云。何故云成所作智。眼等五识遍化作身土。化身造作佛事。众生前成利益事新也。秘藏记云。二利应作故曰所作。妙业必遂成之称也(文)唯识论云○瑜祇经(金刚焰口品)云。在佛名金刚大药叉。呑啖一切恶有情及无情等物三世一切恶秽触染欲心。令彼速除尽。呑啖无有余(文)理性院习云。不食之人以咒加持饮食施之忽啖食(云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