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2538 大疏百条第三重

空性无境。

  今经所谓空性离于根境无相无境界(文)。今此空性无相无境界义可通第七住心乎。答。案宗家引证不通第七也。今付之空性无境界之义专三论所谈之法门也。何局第八乎。宗家释或云三论八不空性谈义(法花开题)。或述不生觉心独空虑绝则一心寂静不二无相(宝钥)。或判八不绝戏一念观空心原空寂无相安乐(宝钥)。况彼宗毕竟皆空为要不二无所得为极。加之今疏下文(第三卷)明三种之幻时。三者以心没心实际中欲离有为无为界故观此十缘生句(文)。此释岂以空性无境之文非为第三劫之所治乎。尔者如何。

  答。本自所答申任高祖之引证(矣)。三劫分齐全别也。何以第二劫觉心乘交第三劫乎。但至难势者。空性无境等之名言实虽通三论家。可异今文意。三乘一乘之义门可各别故。次至下疏释者。于第三劫八九相望作此释欤。例初劫中以五喻如遮湛寂之位也(矣)。

  重难云。凡空性无境等之义。性宗通满之义相也。何强局八九住心第七遮之乎。是以菩提心论旨陈一段专述无相空寂之义。而宗家引彼全文证第九住心。其中有大日经诸法无相谓虚空相之文。彼引证第八住心。次当知一切法空(乃至)。心源空寂文引证第七住心。是岂非于一文存三个住心乎。彼既尔也。此文何强遮第七住心乎。凡性宗法门遮法相许依他事相以谈法性空寂为大途义相。其上虽立事相全真如缘起事故。以法性为体其事相或相即或融通。是为一乘教法门。若尔偏谈空性无境之义尚三论不共义势也。岂却遮三论令局一乘教乎。是以般若寺疏抄中判六无畏之时。第五无畏唯局他缘乘。于第六无畏存觉心已上三个住心(见)。若尔以觉心属第三劫之义可有之(觉)。但至宗家引证者。第三劫所为正可一乘教之条勿论也。三劫界畔尤可尔之故。然又性宗有一辙义分。故菩提心论俱属旨陈一段。故云今经文何忘彼义乎也。故觉心乘在第二劫终兼可摄第三劫始也。次至云同虽云空性无境三乘一乘其义别也者。凡一乘教倍三乘道理。事事圆融等义也。故付谈事相三论一乘义别也。全于法性空寂之旨不可有其不同。被名性宗专非此道理乎。所诠花严天台谈相即圆融。以无相法性为其体事相故。事相无隔碍即入融通也。故相即圆融道理真实所归在法性空寂之义也。若尔于无相空寂义边何必分一乘三乘之浅深乎。次三重幻事。是虽有别寻。以没心实际为所治。疏正名心实际之处。空性无境等之文也。彼能治不思议幻可通八九住心以第三劫观门为不思议幻之故。其中以极无为能治之时。第八住心为心实际观门。第八为能治之时。心实际义可有第七也。故知空性无境等文含说七八二个住心云事。以第八为不思议幻见事。疏释不思议幻云。空即毕竟不生有即尽其性相。中即举体皆常。以三法无定相故名为不思议幻(文)。三谛即是观门天台规模法门故可第八住心也。次以此不思议幻为极无事疏云。如前所说解脱一切业烦恼而业烦恼具依。即不思议之幻也(文)。解脱一切业烦恼等之文极无自性心位故。又心真实际亦复不可得故曰极无自性心生也。其证也。能治既通二个住心。所治岂局一边乎。又不思议幻第三劫观门故。不可云一道极无合为能治第二劫为所治。所治是没心实际也。心实际在第三劫事如前成。若尔空性无境之义何云不通第七乎。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