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2538 大疏百条第三重

  四重自性(别构论义在之彼今四重坛局自性会欤将通加持世界欤通局构故异今构也别书之)。

  疏中画作诸佛(乃至)。四重法界圆坛(文)。尔者今此四重坛可云自性会也乎。答。可尔也两方也。若云自性会也者。金刚手疑问见现瑞加持之条末推知一切智智之宗本问彼因起也。故所唱现身说法悉可举加持世界之瑞相也。何忽以此文云为自性会乎。是以疏中。从大悲胎藏现韦陀梵士形(文)。大悲胎藏可自性会。所现梵士岂非加持世界乎。若又依之云尔者。于曼荼罗虽有三重四重等之不同。悉于自性会。论之。大悲曼荼罗四重坛何云加持世界乎。

  答。可自性会于金刚手疑问有正释复次二释。正释约加持世界。复次约自性会也。复次又加持世界与正释如何别乎。是以疏文。发起大悲胎藏曼荼罗也(文)。大悲胎藏曼荼罗言不及异论欤。但至难势者。问意甚深也。显虽举加持世界现瑞。密预推知自性土身说并举之也。所疑一切智智自证极位故。于其条末可有自性现瑞二重也。上疏。金刚手亦复如是普见加持世界唯说平等法门即知如来将演遍一切乘自心成佛之教故下文所问乘此而生(文)。专显此意也。次至云现韦陀梵士等者。大悲胎藏指自性位。以自性会世天等为所现。不可有相违(矣)。

  重难云。凡现瑞生疑专今经起因句也。金刚手疑问唱举自性会者。何依此疑问有说今经之义。为无量众生广演分布言专对加持世界之实行人举说法义相(见)。若此文为自性会。自性土背说诸佛自证三菩提义相乎。复次释末随类形声悉是真言密印。或久或近无非毒鼓因缘(文)。是偏当机实行闻法得益义也。以之自性土说法得益相云事大非背宗大纲乎。但会此事有二义欤。一举自性土第三重义相。二举今经未来流通益(云云)。云约第三重会释不可尔。从大悲胎藏现韦陀梵士形释对机说法义分明也。远被未来之分不觉乎。若此云自性会第三重者。行者精勤等犹可云第三重事也乎。夫若不然者说瞿昙仙等法之处全不见别处者乎。次云约未来流通会释又不可尔。先指瞿昙仙之一事毕。次如是或现佛身说种种乘乃至现非人身说种种乘等(云云)。此文专前金刚手所唱现身说法文指会(见)。若尔者现韦陀梵士等释指现瑞之条勿论也。且又四重坛中最劣举外金刚部现身说法等略第一第二重等。有何故乎。但至正释复次二释者。今疏例置复次言。强不述别义事惟多。或正释约行者复次约如来。故正释云。问意云。如何令我等逮得如是自觉之慧。云何得此慧已能为无量众生广演分布等(文)。约行者之条分明也。又复次释云。于萨婆若平等心地画作诸佛菩萨乃至二乘八部四重法界圆坛等(云云)。约佛之旨又分明也。次至云大悲胎藏言可自性会者。大悲胎藏曼荼罗者指具缘品七日作坛曼荼罗也。故具缘品大悲胎藏生曼荼罗(云云)。发起者唱加持世界现身说法。预为显具缘品所说之悲生曼荼罗也(为言)。所发起具缘品所说之曼荼罗。能发起唱举金刚手加持世界现瑞文也。疏奥卷处处有发起言。皆云下所说先立显文也。且如当卷五大文下云发起五字义。次至云有二重条末者。今条末者。金刚手正所见闻现身说法也。然自性会说法未无之。何正为所见闻乎。故见加持世界之条末推知自证宗本故。自性会非今本末摄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