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2538 大疏百条第三重

  答。凡真言行者以三种菩提心为至要。行愿菩提心以化真言行者强不为本。众生愚朦不可强度。真言行者方便引进者。以化强刚难化人为真言行者用心(见)。既为菩提心体。何不云即身成佛之深道乎。若于真言行中存傍正。非真言正意故傍行也。故云兼能行事。而五重结护对一向可思可弃舍事度之人显为真言行者所行之旨。云即身成佛深道也。不行事六度非云不可即身成佛(矣)。

  方便究竟。

  经文方便为究竟(文)。今此方便究竟为局佛果。将如何。答。依实义可局佛果也。两方也。若云如讲答者。疏中解观察三心之文虽有长短二释。未见局佛果之说。何云局果位乎。是以疏第八地以去皆名方便地(文)。若又依之云尔者。疏中释究竟之句或云万行所成一切智智之果说名方便。或述醍醐妙果三密之源。非局佛果乎。尔者两方。

  答。可局佛果也。三句是因行果之次第也。若尔究竟之句既当果德。何不局佛果乎。是以宗家释中。从凡位修行六度圆满成佛故曰以方便为究竟。成佛以后以大悲济度众生故曰方便为究竟。向上向下读文有异(文)。虽出向上向下之二义。究竟之句但名果位(见)。且一片令出疏家释分明也。但至一边难者。依八地已上纯无漏相续义暂同果位也。引八地已上境界皆同之文专显此意也(矣)。凡于三句有长短废立。短三句于十地地地具三句。又于十地分别长三句之时。初地为因。七地已前为根。八地已上为究竟。此等废立不同也。若尔者何唯可寻方便究竟局佛果欤乎。又于方便究竟有向上向下二义。向上之时方便与究竟其位别也。若尔者云方便究竟唯局佛果欤问约究竟之边欤。若约方便边。第三句通因也。故旁此问题大样也。谓受今题答不局佛果。难者长三句之时以八地已上为第三句故。答通因意得难唯可局佛果。答者若通因果诸位分别三句之时可局果。短三句废立一一地皆有三句故云答通因者。如何可加重难乎。又设长三句佛果为究竟。寻方便究竟句通因欤。向上方便前方便在因故答通因。究竟句答通因意得重难。论义可相连也。问。尔者问题如何。答。寻通因果二位长分别三句之时究竟句唯为局佛果乎问题。不可有相违(矣)。

  一。三句是因行果次第故。于因果诸位长分别之时。唯以佛果可为第三句也。故疏家处处释以究竟至极果为第三句之旨分明也。岂非局佛果乎。故疏云。方便为究竟者。谓万行圆极无可复增。应物之权究尽能事即醍醐妙果三密之源也(文)。又云。即彼万行所成一切智智之果说名方便(文)。第二十卷云。又知有胜法无上心稍进引入第二第三皆是大悲句也次成佛果入中胎即是方便句也然此八叶及中胎五佛四菩萨岂异身乎即一毗卢遮那耳为欲分别如来内证之德表示于外故于一法界中作八叶分别说耳(文)。此等说文悉第三句非局佛果乎。但至以八地已上为方便究竟句者。彼信解行地观察三心文释故。约十地且分别三句之时。八地已上纯无相观不同七地已前有相无相间杂故。八地已上为究竟句也。彼文不开佛果故。不可成通因之证也。十地佛果并立而以八地已上为究竟之句时。可成通因证文也。问。第三疏云。复次初入净菩提心门见法明道如识种子歌罗罗时前七地已来为大悲万行之所含养如居胎藏无功用已去渐学如来方便如婴童已生习诸伎艺至如来一切智地如伎艺已成施于从政故名大悲胎藏生(文)。此释虽存佛果八地已上为第三句(见)。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