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2538 大疏百条第三重

  寻求菩提。

  问。自心寻求菩提及一切智(文)。今此文为前三问悉答之。将如何。答。具答之也。两方。若云具答者。见前三问寻求成觉发智也。今此答说唯初寻求答说未及第二第三答说(见)。若答二三问。尤可安成觉发起言。既不然。何云三问具答乎。若又依之云尔者。钟谷应何局一种乎。尔者两方。

  答。可具答也。道理如一边。但至一边难势者。寻求菩提一切智三种答说也。问言虽重重也。案其肝要。第一疑寻求。第二疑菩提。第三疑一切智智也。以自心答为彼三种。三问悉被遮故。不可有相违。若如难势。自心寻求菩提分可成第一答。菩提所求故。若尔者及一切智智文非无用乎。

  重难云。凡思三问三问悉亘能所。答寻求菩提等。何能所俱会之乎。加之寻求问答自心寻求。谁为能求分虽被答。谁为所求问不被答。第二问问能觉人所觉体也。而以菩提一言可为何答乎。况又菩提言名能求所求。第二问全非能求所求义边。何设菩提答乎。第三问问起源以自心为一切智故。依之生起三问也。而答自心即一切智智。岂散问者疑殆乎。可知可局第一答云事。但至云一切智智文无用也者。第一问既亘能求所求之两边故。自心寻求菩提答能求边。自心一切智智答所求边故。读自心寻求菩提及一切智智。能求所求俱自心也显为第一问答。更无相违也。尔者如何(矣)。

  答。如难势尤治定三问可得此答义也。第一问先立既显毕。第二问问能觉智所觉法也。经谁为菩提者能觉智也。菩提智故以自心为能觉以一切智可为所觉法。自心即一切智无能觉之法。问以何为能觉之菩提体也。又问所觉法为能觉所觉也能觉既无何为所觉也。是第二问意也。虽疑能所之两边。以疑能觉为本故。以菩提言答之也。但问谁为觉者者。强非疑人。理智相对判人法之时。以智为人故。菩提云觉者也。第三问经疏意颇似异。经直问发起一切智。疏云谁发起此心令至妙果故。发起言不被一切智。若从疏见经。发起言含两边。谓发起心发起一切智也。若尔经疏影略互显欤。所诠第三问以疑果为本。问意云。一切智果以心修行所可得果体也。而以自心为一切智。无能到心故。问不可有所到果也。答意云。能到心自心也。所到果自心也。心自证心道理故。是则经当知真言果悉离于因果者此意也。然第三问疑在所到果边故。答自心即一切智智也。但至云自心依云一切智智生疑问又用同辞何为彼答乎者。成问答事不可依同辞。例如长水子璇以首楞严本性湛然云何忽生山河大地文问琅瑘觉觉朗声答云本性湛然云何忽生山河大地(云云)。此时子璇大悟。是岂非问答同辞证据乎。但此例证禅机缘故不可为教相问答例证。所诠领解自心即一切智智之旨。云不可有所得之果疑不可生也。而不达彼旨生疑殆故。再举自心一切智辞示之也(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