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2538 大疏百条第三重

  自然外道。

  谓有一类外道计一切法皆自然而有(文)。可云今此自然而有义佛家遮之乎。答。尔也。今付之自然本有之义自宗规摸之实谈诸教超绝之义门也。何强遮之乎。依之以远离因果法然具颂成即身成佛之义。述菩提实义说当知真言果悉离于因果。加之菩提心论云法尔应住普贤大菩提心。释大衍论立非作非造自然意。诚遮显家劣相降缘起因分。叹自宗实义称性德轮圆。此等文理岂以自然而有之义非为规摸至要乎。尔者一且难思。如何。

  答。实于佛家非无自然而有之义。是则不忘因缘生自然也。而外道不知因缘生义。妄认有为事相执本性如然之法。故遮之也。自本自然外道执见遮著相偏执。若融通无碍之观智之上约一相之义门所立法相。三十见计并可非所简。依之他宗释判迷情四句四句皆非悟情四句四句皆是此意也。不可有相违(矣)。

  重难云。如答成。有为事相非因缘不成故非自然有之法。无为理性本性如然故云不简自然之义欤。是相宗分别依圆二性依他事法必定众缘所成也义门也。若性宗意。云有为法实相即是无为故。寻有为诸法至实全以无为理性。事相前因缘虚假不实也。无为自然有法故无为定至实体。可云自然有法也。喻如以风动缘生浪之时似有异水之一物寻波至实性全水故水非风所成浪必非风所成云自然本有水也。而水外云有浪别体时。此浪非风力不成故。必待因缘可云因缘所成也。况一家意。草木丛林悉如来三摩耶身故。即法性具德轮圆妙体也。莲华鲜洁棘刺利端法性具德待何因缘乎。但至云我所立不忘因缘上自然也外道宗计不知因缘成自然也者。外道何一向云不知因缘成乎。故嘉祥大师以震旦三玄中庄子同自然外道载庄周辞云。魍魉问影。影由形有。形因造化。造化即无所由。本既自有。即末不因他。是故无因而有果(文)(魍魉者影外微阴也。郑玄注也)。如此释虽知因缘成之义。根源自然故枝末因缘无其力实云无因也。是岂异真如缘起诸法因缘生义归真如见云自然有乎。释论非作非造自然意立四法熏生上非此意乎。

  答。凡因缘佛家大宗故。更不可有遮之义。故慈行大师释儒宗五常道宗自然佛家因缘(文)。设谈自然。因缘自然相对互不坏之故。因缘自然因缘。自然因缘自然也。取一不可废一。而外道留自然边路忘因缘正道故尤可破之也。但以性宗法性缘起例同之事甚不可尔。彼自然更不及法性位。以有为浅近事相谈自然有故。更不可成例难。约水波言之。如云不知波全水高下粗细波相必不假风力自然有。波自然有见水时事也。见水时不依波相故不云自然波也。于水上且许有异水波时。必可依因缘力也。无自然波故。所诠庄周辞造化若当法性位一分可有同性宗之义。而彼所立造化六识分齐未及三细。况法性乎。六识缘起前谈自然。佛家更非所许。况真言自然义尽八识缘起事相毕法性无相位所立诸法也。显家佛智犹未至。岂比外道小见作对论乎。况又一家所立诸法一向非赏自然。一家诸法言有为皆有为言无为皆无为也。有为边盛谈因缘生义。无为边又存自然本有之旨。因是法界缘是法界因缘所生法亦是法界故。因缘不坏自然自然不坏因缘之旨解释分明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