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2536 秘钞问答 09-17 卷

金小塔一基。笼紫檀小个中。以祖卷其上。

金银琉璃虎魄(已上各一果)真珠三粒(已上裹以纸捻结之)金一裹(最少分)丁子抹香一裹。五谷香药粒一裹。

此外(缤榔子一果。水精一破。桂心一折。人参一切。郁金一果。已上不里也)。

一。银莳蛮绘小筥一合(口三寸许有锦折云云深盖角入丸筥也。以糸卷之)麝香脐一银(乌羽折)麝香(抹香)人参。桂心(已上各里纸。以纸捻结合之)。

一。檀纸一裹。金琉璃虎魄水精真珠(已上各一裹)物实一裹(其势如槏领平其肤似牛玉不知何物)物骨一折(其毛赤不知何物)。

已上本纳也(此外金铜筥裹檀纸纳之)今加入胜贤僧正注文一遍加封毕。

件金铜筥。以赤袈裟裹之。纳八角赤唐柜也。本胜贤僧正付封无勘封。又无目银。

去元历之比。大夫尉源义显谋反之时。醍醐座主权僧正胜贤。奉法皇诏赐件宝珠于本寺勤仕御祈。其后不及纳。送以崩御。粗依得其告。建久三年四月八日已酉。遣藏人头中宫亮胜原宗赖朝臣于彼僧正宿坊(清净光院)奉请之奉安置于内里。同十日于大炊御门富小路亭。胜贤共奉开之(僧正依为腊僧不仕参内也)即如本奉纳(僧正相共纳之)付愚封返奉内里同十四日乙卯。于二间奉开之备睿览。即于御前书此目禄加纳唐柜毕(敕付之外又愚封之云云)关白兼实。

建久六年八月一日。仁和寺宫(守觉)中宫御产御祈。被行如宝爱染王法之时。被取出之间。十三日御产。同十四日暂宿纳莲花院宝藏。秽限以后来二十日。如本可奉纳胜光明院宝藏之由御藏人少将公定毕。

建久六年八月十四日。关白(在判)。

本记里书云。月轮殿被入胜光明院宝珠唐柜日记案。

遍知院云。宝珠三宝院流二颗习也。一者惠果付属珠也。二者大师于吾朝能作性珠也。彼惠果付属珠。室生笼之。能作性珠。长者付属之珠也。而劝修寺一颗习也。惠果付属珠。此门叶相承珠也。室一山不笼此珠。只法许安置也。仍一果习也(同口云。凡此珠法身之珠也云云)报恩院御口决云。宝珠相传事。当时与劝修寺其习各别也。此事殊不可混乱矣。当寺二果习之一果。自大日相传至惠果。自惠果大师御相传。为镇护国家令埋室一山给毕。一果大师御作能作性珠也。自大师相传至范俊。范俊进白河院。令埋法胜寺圆堂坛给。后自圆堂坛堀出。被纳鸟羽胜光明院宝藏。以彼珠代代被行宝珠法也。而故觉洞院僧正时。自后白河院赐件宝珠被行彼法。其后法皇崩御。仍不能返纳。而故九条殿摄政之时。彼事有御寻。仍被进彼珠毕。其时有疑。然而被注进子细之间。件宝珠记录云。银筥慥以备睿览毕。此事宗大事也。劝修寺彼宝珠不被埋名山。惠果御相传秘口传等被埋之宝珠。自大日至范俊相传宝珠唯一果也(云云)宽信法务记云。大治二年法皇以权僧正(胜贤)被作法也。法皇御所持珠(故范俊僧正被献之)并去年自筑紫所献珠等。裹赤色袈裟被置坛上。不令见他人。伴僧等在户外(云云)又云。范俊僧正副遗告书进故院。天承元年夏。予于院见之。上皇被仰僧正云。圣武天皇。东大寺宝藏虽纳珍宝。既无别物。况于余帝玉哉。朕集得一天宝物已。此珠之令然也(云云)觉禅云。胜光院宝珠。实范俊僧正所造也。长者相传之宝珠。在法胜寺圆堂(云云)此事建久六年八月三日。于三条御坛所慥所承也(云云)仁济云。东寺长者大阿阇梨。代代秘密相承难得宝心肝不传。其能作体范俊被进白河院(云云)是末代长者难安置之故欤(云云)又云。佛隆寺东峰也。寺一丁许去三峰东西习。其中西岳件宝所也(云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