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2536 秘钞问答 09-17 卷

宽算(年四十七腊二十七)。

湛然(年四十八腊三十七)。

圣珍(年四十六腊二十七)。

遍空(年四十三腊二十二)。

妙鉴(年四十三腊二十一)。

兴好(年四十二腊二十一)。

传灯归位僧承圆(年三十九腊二十)。

行事传灯僧庆湛(年三十二腊十一)真言宗元兴寺。

右依。仰旨始自去月二十八日半夜。至于今月六日日中一七个日夜之间。天变怪异兵革之事为未然消除。致诚专慎勤修供奉如件。谨奏。

天历五年五月六日。阿阇梨圆照。

问。太元帅法缘记如件。答。竉寿注申缘记状云。太元宗第二阿阇梨传传灯大法师位宠寿谨言。

注申太元帅法缘起之状。

右宠寿谨检故实。先师律师法桥上人位常晓。承和五季奉诏入唐。随使赴道暮湖解缆秋风飞帆。同年八月到淮南城。住广陵馆。爰本朝沙门灵宣之弟子有两三人。始逢律师陈曰。吾等大师灵宣和尚。此日本国人也。为望佛日早入唐朝。戒珠全莹惠镜恒照。专为国土之卫护。亦为人天之归依请益究功。拟还之际。官家惜留敢不许。遂垂没之时。命吾等曰。求法之志。为思本国。而大国留我微志未遂。意徒若苍浪之途绝。告素怀之旨毕。方今佛像圣教皆渡本乡。但未传者太元帅之道而已也。斯尊则如来之肝心。众生之父母。冲国之甲胃。防难之神方也。此亦唯为国王专行宫中。辄为黎广不及城外。是所以秘重密法也。次待得本国求法之人。将属此深密之法多。故乡之恩以此为报。汝辈莫共努力。努力者吾等深守此言。久待其人。今得遇子。先满愿足矣。因太元帅明王诸身曼荼罗法文道具等授与祖师谛。于是律师适传此法未详用修。便遇栖灵寺灌顶阿阇梨文际和尚。始学法仪。渐究尊道。授以太元帅法。许以阿阇梨位。又逢华杖寺座主元照大德。重问家义。得此文道具等。并习学金界大法自余诸尊法决毕。以同六年归本朝矣。乘林回棹虚往实归。爰承和圣主闻斯法之神验。深以崇重之。同七年仰所司依法造作一百利剑一百弓箭。法坛种种道具等被庄严也。同年十二月。始修之于常宁殿。迄于嘉祥三年。行来总历十一个年也。至于仁寿元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列赐官府。准真言院。每年正月永修于宫中之由。已载新式以为国典矣。同月三十日。以山城宇治郡法林寺。永为修法院。具者在官府也。始自同二年正月。更以常宁殿为修法堂被行件法。然则此法。汉土渴伽不出城外。日州相承专修禁中。承和宝历始遵行。仁寿圣代。更尊重佛法之显验皇德之使然者也。抑贞观七年八月。储君从东宫移内里。仍后町所纳尊像道具等。可移他前。于时大臣诸卿奉敕议申。以件尊像等可移置之处。若拟置于白虎楼下。纳御齐会调度。仍六宣兹矣。若欲移之。于翔鸾楼。彼机只有左右事。又将纳之冷然院。此??虽所广水清。已非宫里。可乖法旨。仍件所所都不应也。但真言法未定修定。修法院之前。其法于治部省次移纳件道具等。于彼有令修法御愿。此有便宜欤(云云)依此议定。始自此年永修彼省。十三个年于今矣。然上件三个所皆有起火交。斯尊之灵像得免其难。盖灵验之所致也。于是有人讪此尊道。谗于公家。是才智之不广愚痴之至深也。因其辈当山己身。此愚虑甚之所为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