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藏第 39 册 No. 1792 佛说盂兰盆经疏

时目连比丘及大菩萨众。皆大欢喜。目连悲啼泣声释然除灭 净业既成必知离苦。观因验果声响不差。故喜而止啼也。如处世刑狱嘱大力人。财赌既行其心已喜。八慈母获益。

时目连母。即于是日得脱一劫饿鬼之苦 目连闻经且是受教施设盆供。合在余时。今说经次。便云脱饿鬼者。译经阙略也。应于正宗终处叙结集家文云。尔时目连闻是。是法已至七月十五。施设盆供。供自恣僧已。其母即于是日得脱一劫饿鬼之苦。则文义俱显矣。故三藏云。孝子既献供于此晨。慈母乃除殃于是日。大哉圣力速疾如斯。其饿鬼受苦年劫时分待检叙之。三流通分。流通分有三。一申请。二赞请。三答请。一申请。

目连复白佛言。弟子所生母。得蒙三宝功德之力众僧威神之力故。若未来世一切佛弟子。亦应奉盂兰盆救度现在父母乃至七世父母。可为尔不 说此语时。亦是设供之后。非一席之事。至毕钵罗窟。方始总集为经也。目连爱其亲而及他人。如颍考叔谏庄公也。二赞请。

佛言。大善快问。我正欲说。汝今复问 初句标赞大善快问者。深契圣心。后二句释所以。以正欲说即遇问词。机感相投潜通密应。故言快问。佛本意者。欲说孝道最大故。拔苦事重故。盂兰法胜故。世尊覩众胜缘机熟可教化故。三答请(五)。一教起行。

善男子。若比丘比丘尼。国王太子大臣宰相三公百官万民庶人行慈孝者。皆应先为所生现在父母过去七世父母。于七月十五日佛欢喜日僧自恣日。以百味饭食安盂兰盆中。施十方自恣僧 虽贵贱品隔僧浴道殊。自非化生湿生。无不有父有母。慈乌鹦鹉尚解思恩。岂况人伦而不济拔。孝之利害已具玄谈。既识是非须依正道。故云应先为所生等也。据制令必为。不为即是违制。故亦当于制教。是以前判亦属律藏。然佛无悲喜。今于此日示现欢喜者。应机缘也。以佛本出世只为劝人修行。见人造恶则悲。见人修善则喜。今比丘九旬加行日满倍更恳诚。三千界中皆同如此称佛本意。宁不欣欢。此日设供其福甚矣。二教发愿。

愿使现在父母寿命百年无病。无一切苦恼之患。乃至七世父母离饿鬼苦。生人天中福乐无极 所修必假行门。所获必繇心愿。愿者心之乐欲。欲得存殁咸安。存者保寿于人间。常无病恼。殁者迁神于天上。永绝冥涂。行愿相资。无所不利。三教常作。

是佛弟子修孝顺者。应念念中常忆父母。乃至七世父母。年年七月十五日。常以孝慈忆所生父母。为作盂兰盆施佛及僧。以报父母长养慈爱之恩 是佛弟子修孝顺者。反明非佛弟子及不孝顺。孝即任不设盆供也。念念常忆者无终始也。长养是事。慈爱是心。故前起行及发心愿以报之也。余文可解。三藏云。父母结爱。既念念不去心。孝子报恩。须年年不绝供。四劝受持。

若一切佛弟子。应当奉持是法 智度论云。信力故受。念力故持。今云奉者。即受之义。应当者。勖此二力。五喜而奉命。

时目连比丘四辈弟子。欢喜奉行 四辈者。僧尼士女。或云。人天龙鬼。疑故两存。然凡厥生灵皆依恃怙。故父母恩均于天地。此虽至孝不得其门。今受神方信知灵验。必能除七世之厄难。报二亲之劬劳。自知心有所之。是以欢喜承命。

佛说盂兰盆经疏下终

盂兰经疏。唐圭峯禅师。会孝道要言以注经。广明释门真孝。令学者得报亲之方。不落异解傍岐。入佛最上乘也。故历代高僧。于自恣日诱诸缁素。设盂兰会作度亲筏。实遵此经疏耳。庆与徐序东孝廉结弘法会集。诸宰官居士续梓方册。三百卷目中。适此疏未镌。李太仆捐资镂板。余检阅南北藏。文句不同。今依云栖大师定本刻之。大师分科节目别出手眼。但南北较讹多不能书。谨跋数语。令观者不独识文句异同。或因指见月。得佛大孝报恩之旨。是所愿矣。 贵州赤水雪山沙门继庆跋

疏主传略(案孝衡钞传灯录二本节要)

终南山圭峯宗密禅师。果州西充县人也。姓何氏。唐建中元年生。髫龀通儒书。冠岁探释典。元和二年将赴贡举。偶造遂州道圆和尚法席。欣然契会。遂求披削。当年进具。传契心印。又遍访名能。广乎知见。著述圆觉华严涅盘金刚起信唯识盂兰盆法界观行愿经等疏钞。并集诸宗禅言。为禅源诠。及酬答书偈议论等。总百余卷。并传于世。文宗太和中。诏入内赐紫。累问法要。朝士倾慕。寻请归山。至会昌元年正月六日。于兴福塔院坐灭。四众哀泣喧野。奉全身于圭峯。茶毘得舍利数十粒。明白润大。藏之石室。世寿六十二。僧腊三十四。宣宗追谥定慧禅师。塔曰青莲。尝有偈云。作有义事。是惺悟心。作无义事。是狂乱心。狂乱随情念。临终被业牵。惺悟不繇情。临终能转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