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藏第 39 册 No. 1793 温室经义记

一心听法。吾当为汝先说澡浴众僧及报之福。佛告耆域。澡浴之法。当用七物。除去七病。得七福报。何谓七物。一者然火。二者净水。三者澡豆。四者酥膏。五者淳灰。六者杨枝。七者内衣。此是澡浴之法。何谓除七病。一者四大安隐。二者除风病。三者除湿痹。四者除寒氷。五者除热气。六者除垢秽。七者身体轻便眼目精明。是为除众僧七病。如是供养。便得七福。何谓七福。一者四大无病。所生常安。勇武丁健。众所敬仰。二者所生清净。面貌端正。尘水不着。为人所敬。三者身体常香。衣服洁净。见者欢喜。莫不钦敬。四者肌体润泽。威光德大。莫不敬叹。独步无双。五者多饶人从。拂拭尘垢。自然受福。常识宿命。六者口齿好香。方白齐平。所说教令莫不肃用。七者所生之处自然衣裳光饰珍宝。见者悚息。佛告耆域。作此洗浴众僧开士七福如是。从此因缘。或为人臣。或为帝王。或为日月四天神王。或为帝释。或为转轮圣王。或为梵天。受福难量。或为菩萨。发意治地。功成志就。遂致作佛。斯之因供养众僧。无量福田旱涝不伤 于中初先勅听许说。一心听法是勅听也。当为汝说是许说也。先说洗僧及报福者。前说发愿治病洗僧福皆无量。三种福中。今此先说洗僧之福。故曰先说。施功于僧。福还归已。故曰反报。下正为说。先开三门。洗浴之法当用七物。是第一门洗僧之具。除去七病是第二门七物之能。得七福报是第三门洗僧之益。下广辨之。广初门中。先门起发。次列。后结。广第二中。亦先牒问。次辨其相。四大安稳是内衣能。衣??形丑故得安隐。除风病者是淳灰能。除湿痹者是苏膏能。除寒水者是燃火能。能除热气者是杨枝能。除秽者是澡豆能。身体轻者是净水能。是为下结。广第三中。初先直说。次以偈颂。后重释疑。前直说中。初先广辨洗僧福报斯之因由。供养已下结叹僧田。前中先明七种福报。从此因缘或为人已下明前七报受之处所。又复前段明七物果。后段明其洗心之果。就初段中。如是供养得七福报总以标举。何谓已下别明七报。七中皆初正辨报体。后举人敬显报殊胜。初一是其燃火之报。第二是其净水报。第三是其澡豆之报。第四是其苏藁果报。第五是其淳灰果报。第六是其杨枝果报。第七是其内衣果报。下总结之。开者名大。士谓士夫。人之别称。故旧翻经名菩萨以为开士。佛告耆域。仰作此七物。洗浴众僧大士。所得七福如是。上明报体。下明七报受之处所。所谓在人天乃至佛身。又复上来明七物果。下次明其洗心之果。洗心有四。得报各异。一为世间五欲果报。二为世间离欲果报。三为出世小乘果报。四为出世大乘果报。初至轮王是求欲心所得果也。求欲之心有下中上。所得各异。下为人臣及粟散王。中为轮王。上生欲天。就下品中。专好自为不欲共他正得为人。见他喜助得为大臣。为首近率得为帝王。中为轮王。无多阶异。回在后说。上心作中。随心升降。有其五阶。始从地天乃至他化。于中独为不欲共他。直为散天日月星等。见他喜助得为天臣四天王等。为首近率为诸天王。谓帝释等。或生梵下是离欲心所得之果。初禅之果名为梵天。就始言之。亦可上界通名梵天。彼是禅果。由洗发禅故得生彼。非洗亲生。第三分中。小乘之果略而不辨。为菩萨下是其第四大乘之果。或为菩萨种性解行。发意初地。治地在于二地已上。彼超修道故曰治地。功成在于八地九地。行报纯熟故曰功成。志就十地。学满名就。作佛在果。上来正明洗僧福报。自下第二结叹僧田。斯由供僧结果属因。无量福田卑涝不伤就田叹胜。生多福故名众僧为无量福田。于中值福余殃不及。故是不为卑涝所伤。此正道其世间卑涝不能伤败。不须异解。下次偈颂。

于是世尊重为耆域而作颂曰。

观诸三界中  天人受景福

道德无限量  谛听次说之

夫人生处世  端正人所敬

体性常清净  斯由洗众僧

若为大臣子  财富常吉安

勇健中贤良  出入无罣碍

所说人奉用  身体常香洁

端正色从容  斯由洗众僧

若生天王家  生即常洁净

洗浴以香汤  苾芬以熏身

形体与众异  见者莫不欣

斯造温室浴  洗僧之福报

第一四天王  典领四域方

光明身端正  威德护四镇

日月及星宿  晃照除阴冥

斯由洗众僧  福报如影响

第二忉利天  帝释名曰因

六重之宝城  七宝为宫殿

勇猛天中尊  端正寿延长

斯由洗众僧  其报无等伦

世间转轮王  七宝导在前

周行四海外  兵马八万四

明宝照昼夜  玉女随时供

端正身香洁  斯由洗众僧

第六化应天  欲界中独尊

天相光影足  威灵震六天

自然食甘露  妓女常在边

众德难称喻  斯由洗众僧

梵魔三钵天  净居修自然

行净无垢秽  又无女人形

梵行修洁已  志淳在泥洹

得生彼天中  斯由洗众僧

佛为三界尊  修道甚苦勤

积行无数劫  今乃得道真

金体玉为璎  尘垢不着身

圆光相具足  斯由洗众僧

诸佛从行得  种种不劳勤

所施三界人  无处不周遍

众僧之圣尊  四道良福田

道德从中出  是行最妙真

以义入偈。要略易解。故下颂之。有何易解。向前文中。七福之外别说人等。人谓定别。故今就彼人身等上颂七福报。令知无别。是以须颂。偈有二十。前十九偈就人天等颂上七福。末后一偈颂颂前文中结叹僧田。前十九中。初偈总举勅听许说。观者如来自言观也。诸三界中。天人显福举其所观。世间福报。修善如形。福似影故曰影福。道德无限量举出世果。此等谛听。次为汝说。下十八偈正为说之。初有一偈。就人身上颂七福报。于中单颂净水之果。余略不论。斯由洗僧结果属因。次有两偈。就彼大臣颂七福报。于中有五。财富吉安是内衣果。勇猛贤良出入无碍是火燃报。所说人用是杨枝果。身体香洁是澡豆报。端正从容是净水果。略无余二。次有两偈。就帝王身颂七福报。生即洁净洗浴香汤苾芬熏身是澡豆果。形与众异见莫不忻是净水果。余略不论。次有一偈。就四天王颂七福报。次有一偈。就日月等颂七福报。次有两偈。颂其帝释颂七福报。次有两偈。就轮王颂七福。次有两偈。就他化天颂七福报。余欲界天略而不辨。次有两偈。颂色界天。于中但明所受梵身。不明七报。初言梵魔三钵天者。除五净居是余色天。此乃胡语名彼梵天为梵摩罗三钵利天。不须汉语。擿字别配。净居已下是五那含。下有三偈。就佛以颂七种福报。于中前二明佛自德由行而成劝物同习。后偈明佛利他之德由行而成劝人同修。此诸偈中。就人天等前颂七报皆不具足。隐显故尔。欲识玄相。准上七报次第求之。下次颂上结叹僧田。众僧圣尊大乘僧也。四道良田小乘僧也。须陀斯陀那含罗汉是其四道。道德从出是行真者。如上所说人天等因是其道德。从僧田出。是洗僧行最为妙真。以从真实福田出故。下次释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