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藏第 39 册 No. 1794 注四十二章经

若与言者勅心正行 若不护己为缘事故须至言语者即默自诫如下文。

曰 默语也。

吾为沙门处于浊世当如莲花不为泥所污 若欲发言。先正其心自诫之曰。我持净戒处兹浊世。当如莲花虽在淤泥不为所污。

老者以为母长者以为姊少者以为妹幼者予敬之以礼 凡见女人当作此观想仍皆接之以其礼。

意殊当谛惟 谛审也惟思也言当审思之。

观自头至足自视内 意殊者谓情炽盛用前观想未能息者即想自己头至足。收视于内也。

彼身何有唯盛恶露诸不净种。以释其意 既内视当想身中盛诸不净秽恶之物露泄不止。即邪意当息彼身自谓此身也。

佛言人为道去情欲。当如草见大火来已劫道人见爱欲必当远之 佛诫修道之人去其情欲。当如枯草已被大火焚劫。言急切速避之。

佛言人有患淫情不止踞斧刃上以自除其阴佛谓之曰若使断阴不如断心心为功曹若止功曹从者都息 功曹主者之称。从者谓功曹之从人。在上位者若严率其下。则从者自然凛惧故以心喻功曹。欲情喻从者。若自净其心欲情岂得生也。

邪心不止断阴何益斯须即死佛言世俗倒见如斯痴人。

有淫童女与彼男誓至期不来而自悔曰欲吾知尔本意以思想生吾不思想尔即尔而不生佛行道闻之谓沙门曰记之此迦叶佛偈流在俗间 过去诸佛知众生罪业皆从。妄想生起。妄想若息即无诸恶。故迦叶佛曾作此偈流传于后。及释迦佛因行道闻。此女自悔而诵故令沙门记之。

佛言人从爱欲生忧从忧生畏无爱即无忧不忧即无畏 夫为前境所诱乃起爱欲。既为爱欲所惑忧畏从之而生。若本无爱欲。即忧畏何由而至矣。

佛言人为道譬如一人与万人战 夫一人敢敌万人者。勇猛之极也。譬修道之徒发精进果决之志矣。

被甲操兵出门欲战意怯胆弱乃自退走或半道还或格鬪而死 意怯胆弱乃是退走以至半道而还。皆喻修行之人中路退心也。格鬪而死。譬学道之人无坚刚之志毙于诸魔也。

或得大胜还国高迁 夫将兵者。或立殊勋而施则。爵赏自然超于众也。

夫人能牢持其心精锐进行不惑于流俗狂愚之言者欲灭恶尽必得道矣 夫被精进甲。仗智慧剑坚持戒行。魔障尽灭证无漏智。乃得道矣。

有沙门夜诵经其声悲紧欲悔思返佛呼沙门问之汝处于家将何修为对曰常弹琴佛言弦缓何如曰不鸣矣弦急何如。曰声绝矣急缓得中何如曰诸音普调佛告沙门学道犹然执心调适道可得矣 佛闻声悲将施诲诱。乃询其在家所为既对弹琴。故佛因以琴声急缓喻之。夫修行之人必使妄念不生。身心虚寂则自然调适可得道果矣。

佛言夫人为道犹所锻铁渐深垂去垢 垂字当作尽字垢乃铁中滓也。

成器必好学道以渐深去心垢精进就道异即身疲身疲即意恼意恼即行退行退即修罪 异者谓不能尽去心垢精进成道故。使身心疲倦则烦恼。烦恼则戒行退。戒行退则翻成罪。

佛言人为道亦苦不为道亦苦惟人自生至老自老至病自病至死其苦无量心恼积罪生死不息其苦难说 夫求道之人不惮众苦。寻师访道不避寒暑。不惮驱驰昼夜不卧修习禅定。或舍身判命救一切苦。此则学道之士虽有此苦。及证果之后乃出没三界逍遥自在。若尘世之徒惟恣三毒不思出离。轮回六趣无有休息。生老病死常在盖缠。罪业报应其苦无量。

佛言夫人离三恶道得为人难 三恶道。谓地狱饿鬼畜生。故言免此三恶而得人身知其难也。

既得为人去女即男难 女人之业经中具载得转男身斯为难也。

既得为男六情完具难 既得男身六根具足免诸残癈之疾。亦为难矣。

六情已具生中国难 边鄙之地多诸障难。生在中国实为难也。

既处中国值奉佛道难 夫人得生中土而能奉道勤修者鲜矣。

既奉佛道值有道之君难 既勤修奉而时值明主则自在精进无诸障难。故为难也。

既值有道之君生菩萨家难既生菩萨家以心信三尊值佛世难 得生正见之家复有信心乃值佛世诚哉难矣。

佛问诸沙门人命在几间对曰在数日间佛言子未能为道复问一沙门人命在几间对曰在饭食间去子未能为道复问一沙门人命在几间对曰呼吸之间佛言善哉子可谓为道者矣 此佛诲诱学者令知念念无常在于呼吸。自然绝诸妄想密密精进若谓命在数日或在食顷则自宽其限妄念随生涉于懈怠安得成道也。

佛言弟子去离吾数千里意念吾戒必得道 佛劝弟子若忧生死事大坚持戒行虽别师数千里其心如一必得道也。

若在吾侧意在邪终不得道其实在行近而不行何益万分耶 若学者虽在师左右。而其意染邪必不成道。何者其要在闻而行之虽常近师而不能修习。无益于万分之一也。

佛言人为道犹若食蜜中边皆甜吾经亦尔其义皆快行者得道矣 佛言我所说经由如蜜味若人食之中外尽甜更无二味。慕道之士。若悟经深旨身心快乐当证道矣。

佛言人为道能拔爱欲之根譬如擿悬珠一一擿之会有尽时恶尽得道也 夫欲出生死苦得大自在必须坚持戒行断尽爱欲。如高处悬众珠一一擿之。苟心无懈怠即珠必有尽时。若修行之徒销其众恶。积诸善行久而不退。即诸恶断尽。乃得道也。

佛言诸沙门行道当如牛负行深泥中疲极不敢左右顾趣欲离泥以自苏息沙门视情欲甚于彼泥直心念道可免众苦 言沙门直心行道欲出生死苦海。须念念相应勿起妄念。如牛负重于深泥中求避泥淖。以自苏息亦念念忧惧不敢左右顾也。

佛言吾视王侯之位如尘隙视金玉之宝如瓦砾视纨素之服如弊帛视大千世界如一诃子视四耨水如涂足油视方便如筏宝聚视无上乘如梦金帛视求佛道如眼前花视求禅定如须弥柱视求涅盘如昼夜寤视倒正者如六龙舞平视等者如一真地视兴化者如四时木 夫至圣圆通道无不在。岂于世谛而有分别哉。益以大慈利生随机悟物。谓王侯之贵不可恃金帛之宝不足贪故。兴尘隙瓦砾之喻。以制其欲心。又以方便之门无上之乘佛道。禅定之名涅盘平等之类。可循而不可致滞。可习而不可迷方。因广去就之喻以防执缚之蔽也。闻道之士可以叩寂而悟之焉。

诸大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佛说四十二章经

题焚经台诗

唐太宗文皇帝制

门径萧萧长缘苔。一回登此一徘徊。青牛谩说函关去。白马亲从印土来。确定是非凭烈焰。要分真伪筑高台。春风也解嫌狼藉。吹尽当年道教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