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藏第 39 册 No. 1795 大方广圆觉修多罗了义经略疏

善男子。彼新学菩萨及末世众生。欲求如来净圆觉心 标指当机。

应当正念远离诸幻 指前征释离幻。以为起行之本。若执法定实。即观行不成。故须蹑前为方便矣正念者。则无念也。故智论云。有念是魔业。无念是法印。论云。离念相者等虚空界。又云。一切众生不名为觉。以从本已来念念相续未曾离念。故知无念是正念也。然正念与离幻反复相成。由离幻故正念。正念故离幻。何以故。外存有法则内起缘念。内有缘念则外见有法。由此双指在诸行初。第二观行成就文二。初戒定。

先依如来奢摩他行 奢摩他此云止。止是定义。下文释云。至静为行。定有浅深。故标如来简非麁浅邪小之定。若乱心持戒。不堪入此观门。故先定后戒。亦可文虽先后修无先后。

坚持禁戒 一向绝缘的不拟犯。名曰坚持。防禁根门诫约身口。故名禁戒。戒品虽多统为三聚。一摄律仪。二摄善法。三摄众生。今意说律仪。义通余二。律仪戒者。谓十无尽。取要而言。即唯四重。此四清净则一切枝叶不生。

安处徒众 即同行同见人也。行业既同。互相雕琢迭共商量。为长道缘。故须安处。故宝积经七十二云。得人身者。彼应依善知识听三世佛平等法。闻已应发勤精进。依城邑聚落。与大众共居具四部处。更互相疑论量佛法。学问难答。三世佛法平等得现在前。解一切法无有自性。修此解故烦恼渐除。

宴坐静室 宴默也。坐为摄身。身住则心安。心闲则境寂。欲住身心故须静室。静室处众岂不相违。此有二释。一根性不同。故或多昏沈籍众策。发或多掉举宜自息。缘非为一人而行二事。二定慧等学故。谓圆通观行。要止观相资。须依善友。或同见同行终日议论法门。无令用心差错。差之毫厘失之千里。故净名云。不必是坐为宴坐也。虽同众住。不妨在自房室。初中后夜或除论法转读。便须静坐思惟闻思修慧圆明。岂但申申夭夭故无违也。此依定持戒处众静坐答住持问。二观慧文二。初明二空观。后明法界观。初二空者。众生旷劫漂沈。或堕邪小不成种智者。良由二障。一障不断由于二执。欲除二执必假二空。故于法界文前。先作二空观智。执亡障尽。即圣性现前应用尘沙。名之为佛。文中二。一破执。二显理。初中二。一我空。二法空。我空又二。一观身无我。二观心无我。夫计我者。既皆因五蕴。五蕴自相唯身与心。今且大段开之。然始别别分析。如此驰逐妄计何逃。若约身为总。则色心为别。今约我为总。故身心为别也。今初观身。身为诸爱根本。了之虚妄。则一切烦恼自除。如其耽着。则起无量过患。故净名因疾广说无常苦空无我。劝令患厌。涅盘喻以四蛇亦令舍离。金光明经智度论皆云背恩。文中二。初寻伺观。后如实观。先因寻求伺察。方见如实之理故。今初。

恒作是念 行住坐卧一切时中。当如是观也。

我今此身 执受既坚故遍观也。

四大和合 坚湿暖动假和合也。故宝积经云。此身生时。与其父母四大种性。一类歌罗逻身。若唯地大无水界者。譬如有人握干麨灰终不和合。若唯水界无地界者。譬如油水无有坚实即便流散。若唯地水无火界者。譬如夏月阴处肉团无日光照即便烂坏。若唯地水火无风界者。则不增长。净名亦云。四大合故假名为身。四大无主身亦无我。故此经文还分四大各归来处。

所谓发毛爪齿。皮肉筋骨。髓脑垢色。皆归于地 坚碍为地。

唾涕脓血。津液涎沫。痰泪精气。大小便利。皆归于水 润湿为水。

暖气归火 可知。然气是四大之本。不唯是风。故水火大中亦云气也。

动转归风 净名云。是身无作风力所转。谓迷性起心。心运风力转余三大。而有动作。作无自性。故云无也。四大皆云归者。此身既合四大所成。今推身无主故还归四大。

四大各离 正观之时各有所归。即名为离。不说命终方名为离。故庵提遮女了义经说生死义云。若能明知地水火风四缘毕竟未曾自得有所和合以为生义。若知地水火风毕竟不自得有所散是为死义。此意正明即合而散即散而合。故合散之文。皆为不自得。

今者妄身当在何处 且地有形碍而沈滞。风无形碍而轻举。敌体相违。水火亦互相陵夺。故知四大相违各各差别。未审我身属于何大。若总相属。即是四我。若总不属。即应离四别有我身。故云尔也。后如实观。

即知此身毕竟无体。和合为相。实同幻化 谓因前寻伺。见如实之理。定知四大非我。但约和合假名为身。亦无实体。智论十四问云。若自身无我而计我者。他身无我亦应计我。答亦有人。于他物中计我。如外道坐禅入地观时见地即是我。水火风空识亦如是。又如有人远行独宿空舍。夜见一鬼擎一死尸来。复有一鬼来争等。又秖缘计我而为自身。即以余身为他故生难也。后观心无我。夫心无自相。托境方生。境性本空。由心故现。根尘和合。似有缘心。内外推之。何是其体。长轮生死。由不了心。苟能了之圆觉自现。故首楞云。狂性自歇。歇即菩提。胜净妙明。不从人得。文中二。一寻伺观。

四缘(四大)假合妄。有六根 四大和合成于一色。于此色上方有六根。离此色身根元无体。各分四大。色尚不存。窍穴六根更何依附。

六根四大中外合成 四大为中。六根为外。内外和合假成此身。

妄有缘气于中积聚。似有缘相假名为心 由依四大六根和合成身。即有六尘妄现。由此内外根尘。引起妄心缘虑不绝。念念生灭剎那不停。缘合即有。缘散即无。推其自体了不可得。故曰假名为心。此虚妄心虽假缘生。不离真心气分。故曰缘气。言似者。明非实有。缘相者。缘虑之相。后如实观。

善男子。此虚妄心。若无六尘。则不能有。四大分解。无尘可得。于中缘(四缘)尘(六尘)各归散灭 心托六尘。尘依四大。四大无体六尘即空。故云散灭。

毕竟无有缘心可见 缘尘既灭心体即空。故决判云。毕竟无有。言缘心者。则前缘气之心也。问无尘可得。下三句亦说法空。何得一向判属人空。答此指缘尘各散正显心空。故结云无心可见。身之与心总属我执。第二法空。

善男子。彼之众生幻身灭故。幻心亦灭。幻心灭故。幻尘亦灭 前于身心之中推求无我。故名我空。此则身心及境一一自空。故名法空。然身等本空非今始灭。故经云。色即是空非色灭空。但以迷时执有。今执尽始无。义言灭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