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藏第 39 册 No. 1795 大方广圆觉修多罗了义经略疏

善男子。一切众生从无始来 未曾悟故。故下有生盲之喻。

妄想执有 无中横计。

我人众生及与寿命 统唯我相但由展转约义。故有四名。四名复有二相。一迷识境。二迷智境。初者谓取自体为我。计我展转趣于余趣为人。计我盛衰苦乐种种变异相续为众生。计我一报命根不断而住为寿者。如金刚两论所说。迷智境者。即此经说。至文当知。

认四颠倒为实我体 真我本有。迷之谓无。妄我本空。执之为有。四皆横计。故云尔也。二明过患滋多文四。一展转生妄。二违拒觉心。三动息俱迷。四结成障道。今初展转者初四句由迷起惑。次二句由惑造业。次二句由业招报。后一句反于五道堕于二乘。

由此便生憎爱二境 谓由执四相为实我体。所以于自生爱于他生憎。顺我者爱。违我者憎。如是爱憎皆由执我。故曰由此。

于虚妄体重执虚妄 四大五蕴迷性妄生。众缘假合已是虚妄。更于其上重执我人。故云尔也。

二妄想依生妄业道 由前二妄故。生起造作种种妄业。业能引至苦乐之果。故名为道。

有妄业故妄见流转 业成即受生死流转。生死流转是所至之果。

厌流转者 厌三界不安皆如火宅。息缘断惑。

妄见涅盘 趣寂耽空志在灰身灭智。然上十句总当二乘宗中生灭四谛也。谓初六句集谛。次二句苦谛。次一句道谛。后一句灭谛。二违拒觉心。

由此不能入清净觉 正是结答前问。前问云何迷闷不入。今答云。由认四相展转生过。纵离六道复堕二乘。是故不入。

非觉违拒诸能入者 前问云因何使诸众生不入。故此答云。非觉违拒使之不入。但由认我故不入也。如梦身未忘不能合于本身。非本身违拒。

有诸能入非觉入故 释成非觉违拒。意云。入时若是觉入。不入即是觉拒。既入者自是信解行等。觉体元无出入。入与不入何责于觉。三动息俱迷文二。一正明。

是故动念 即前苦集八句。

及与息念 即前灭道二句。

皆归迷闷 结成不入二征释文二。初征。

何以故 动念既为背觉。息念即合契真。何故皆称迷闷。二释分一一直释。

由有无始本起无明 最初根本而起。又从本源而起。

为己主宰 由将无始住地无明为我主故。动是我动。息是我息。我相既在动息俱迷。二转释。前是对征之释。此又委细释于前文本起之义。

一切众生生无慧目 未曾悟故。如人若十岁二十始盲。则眼前虽不见物。说之即能了知。若胎中无目生来便盲。则对色之时种种为说终无所益。则先须金錍抉膜然后指示是非。故涅盘经说。如盲人不识乳色。他人为说展转譬喻贝米雪鹤。竟不能得识其乳色。

身心等性皆是无明 前得本起因地。则所修皆是佛因。此用本起无明。一切皆是魔业。又前以觉圆明故根尘普净。结云一切是觉。今以无明为本。故云皆是无明。前如金为千器器器皆金。此如土为千器器器皆瓦。

譬如有人不自断命 由爱故得身。若断身即违爱。如人身纵卑陋病苦亦自保命终不能断。断余或可。自断诚难。认我亦尔。断一切烦恼恶业。容有得者。欲令断我其可得乎。何以故。我终不能还断我故。又有我故必不觉我。如眠不自见故。必情忘想尽与觉一体。觉是真我则妄我本无。方名为断。如梦身纵令至劣至苦梦时终不肯断。必须觉来合于本身方嫌梦苦复无可断。四结成障道。

是故当知 指前意势。直从我体起憎爱已来。乃至不断命等。此都结之以成障道所以云。

有爱我者我与随顺 对顺生爱以明我。

非随顺者便生憎怨 对违起憎以明我。

为憎爱心养无明故 双指上二唯滋无明。故知迷心修道纵令勤苦种种行门。但助无明何成佛果。

相续求道皆不成就 正明障道。言相续者。本从无明而生憎爱。憎爱还熏无明。种子现行相续不断。将此求道毕竟不成。故宝积经云。于身生宝爱。不离于我人。彼作是修行由斯堕恶趣。二别释四相。然此我等行相殊常。常者但约迷执。初果已除。此乃直就修证。罗汉未晓。文中即为四段。一约事验我。二悟我成人。三了迹迹生。四潜续如命。初谓验其任运分自他者是其我相。文中二。一标释麁相。二结指细相。初中二。一征起标示。

善男子。云何我相谓诸众生心所证者 夫我难自见。约事证知。但验自他各殊。即证自中有我。设令修道舍妄证真。但觉有心。总名我相。二约喻以释。

善男子。譬如有人百骸调适。忽忘我身四支弦(紧急)缓 缓慢皆是支体不调手足失度之状。

摄养乖方。微加针艾则知有我。是故证取方现我体 此况道者燕居静室或隐深山。心绝经营境无违顺。习闲成性暂得忘情。不觉自他谓证无我。若违顺所逼宛有心生心。既未平方知我在故下云。若复有人叹谤其法即喜恨等。二结指细相。

善男子。其心乃至证于 上能下所。

如来毕竟了知 于所证中又上是能了知也。

清净涅盘 所了知也。

皆是我相 谓非但了知二乘涅盘为我相。设使了知如来涅盘亦是我相。然涅盘但是觉体。非别有可证。今既证得涅盘不忘能所。即是我相。二悟我成人。悟前非者是此相矣。文二。一麁相。

善男子。云何人相。谓诸众生心悟证者 觉前非也。者字正名人相。

善男子。悟有我者不复认我 不作证心。

所悟非我悟亦如是 同前非也。

悟已超过一切证者 绝所证之过。除能悟之累。

悉为人相 结成也。二细相。

善男子。其心乃至圆悟涅盘 不取能所故。

俱是我者心存少悟 此智不袪为存悟矣。非诸差别故云少也。

备殚证理 无非不尽故曰备。殚尽也。

皆名人相 结成细相。三了迹迹生。谓前二相俱是心迹。总不执之故免我人。然此了心又亦是迹。故云了迹迹生。文三。一征起标示。

善男子。云何众生相。谓诸众生心自证悟所不及者 觉前能悟悟是所觉。悟既成所觉又名能。展转无穷皆成能所。能所及处皆是相待。了此无定。故离前非计所不及。谓免诸过。不觉此计又是众生。众生者不定执一之谓也。二举喻征释。

善男子。譬如有人作如是言 借世人语辞以为义势。显众生相。

我是众生则知彼人说众生者。非我非彼 双标非也。下自释云。

云何非我。我是众生则非是我 以自是众生故非我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