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藏第 39 册 No. 1795 大方广圆觉修多罗了义经略疏

究竟 竖穷三际始终常然。

圆 遍周虚空。

满 众德具足。

遍十方故 无边际故。良由如来藏性本自如斯。岂须减旧添新灭惑生智。是以三重泯绝冥合觉心。将此为本修行始得正名因地第四结牒问辞。

是则名为因地法行。菩萨因此。于大乘中发清净心。末世众生依此修行。不堕邪见 但结前文更无别义。此下偈讽文二。一标举。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 然偈有二种。一伽陀。此云讽颂。谓孤起偈。今非此也二祇夜。此云应颂。颂长行也。或为钝根重说或为后来之徒。或为增明前说故。今此经偈皆祇夜也。然凡言长行偈讽相望。有五对之例。谓有无广略离合先后隐显。今经问目皆长有偈无。答皆长广偈略。余随相当对文当指。二正陈。然此段中五偈。但重讽长行。更无别义。故如次依前四段科之。但经文增减故科段名亦小殊。四者。一讽了悟本觉。

文殊汝当知  一切诸如来  从于本因地

皆以智慧觉

义不异前。二讽推破无明。

了达于无明  知彼如空华  即能免流转

又如梦中人  醒时不可得

上二段皆长离偈合。三讽拂迹成因。

觉者如虚空  平等不动转  觉遍十方界

即得成佛道  众幻灭无处

上二句长先偈后。

成道亦无得  长无偈有

本性圆满故  四讽结牒问曰

菩萨于此中  能发菩提心  长隐偈显

末世诸众生  修此免邪见

大方广圆觉修多罗了义经略疏注卷上(之一)

大方广圆觉修多罗了义经略疏卷上二

唐终南山草堂寺沙门宗密述

自下大段。第二令依解修行随根证入。谓创因法镜照心。顿能信解。至于长久修证。则节级不同。良以障有浅深根有利钝。习气厚薄心行依违故须处处随根引令得出。然其修证阶降虽殊。必籍本因。故云依解。前则信解。此则行证故华严一部亦唯此四矣。文中二。初征释用心。后广明行相。所以然者。以悟修之理一异难明意实相符言而似反。故须征释令解用心。然后随性随缘。广为明其行相。今初征释文中大科四段不异初门。申请中三亦同前列。今初进问威仪。

于是普贤菩萨在大众中。即从座起。顶礼佛足右绕三匝。长跪叉手而白佛言 普贤是行中之体故。标首为下所依总别观门不离此故。二圣表法已具前文。次正陈中文四。一就当根征起。

大悲世尊。愿为此会诸菩萨众。及为末世一切众生修大乘者。闻此圆觉清净境界。云何修行 信解圆觉即是当根。虽达天真未明缘起。大士悲悯接下垂方。反复征问用心解行如何契合。二问解行相违。于中复二。一幻幻何修问。

世尊。若彼众生 指前当根。

知如幻者身心亦幻(解也)云何以幻还修于幻 行也。谓一切如幻正解方成。幻法非真复何修习。故解与行进退相违。征释用心实由斯矣。此问从前知是空华即无轮转等文而来。意云。身心既如幻。能知亦是幻。将幻还除幻。幻幻何穷尽幻者谓世有幻法。依草木等幻作人畜。宛似往来动作之相。须臾法谢还成草木。然诸经教幻喻偏多。良以五天此术颇众。见闻既审法理易明。及传此方翻成难晓。今依古师解华严如幻之文。法喻各开五法。喻中五者。如结一巾幻作。一马。一所依巾。二幻师术法。三所幻马。四马有即无。五痴执为马。法中五者。一真性。二心识。三依他起。四我法即空。五迷执我法。下诸幻喻皆仿此知。二断灭谁修问。

若诸幻性一切尽灭则无有心。谁为修行。云何复说修行如幻 此问亦从前拂迹中来。谓若以幻故一切皆空。能所总无。遣谁修习。云何复说修行如幻。金刚三昧亦云。众生之心性本空寂。空寂之心体无色相。云何修习得本空心。三遮不修之失。

若诸众生本不修行。于生死中常居幻化。曾不了知如幻境界。令妄想心云何解脱 意恐惑者又云。一切如幻无不是空。觉性无生本来清净。知之即已何有修行。故此遮云。本空本不修。多生生死苦。今空今不修。云何则脱苦。不了如幻境界者。未达缘起事相也。从来不达事妄想不解脱。今还不了知。如何得解脱。溺斯意者近代尤多。但恃天真不观力用。四请修之方便。

愿为末世一切众生。作何方便渐次修习。令诸众生永离诸幻 上。遮不修之失。已知决定应修故。问对治之门。如何永离诸幻。论云。若人唯。念真如。不以方便种种熏修。终无得净。对于暂离故言永离。谓初观一体虽觉全真。后遇八风纷然起妄。行如穷子。解似电光。何法修治。永除病本。然经云。一切众生作何方便。两句之间文意断绝。译之太略。应添分别演说等言。意则连续。达者详焉。后亦频尔。此下三唱经文。仿前科段。

作是语已。五体投地。如是三请终而复始。尔时世尊告普贤菩萨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等乃能为诸菩萨及末世众生。修习菩萨如幻三昧 此云正受。由达身心如幻。则冥本觉真如。如镜受影非受非拒。故名正受。

方便渐次令诸众生得离诸幻。汝今谛听。当为汝说。时普贤菩萨奉教欢喜。及诸大众默然而听 正说长行中四。一标幻从觉生以为义本。二明幻尽觉满。以释前疑。三令离幻显觉。正示用心。四辨幻觉不俱。结酬其请。今初第一云义本者。以普贤但征修幻。不问幻之所生。佛说生于觉心。未为正答所问。且要标之为本。凭之显幻尽觉圆。故得修幻义成。幻尽元非断灭。故论云。自性清净心因无明风动。乃至无明灭智性不坏。如风止动灭湿性不坏等。

善男子。一切众生种种幻化 有漏五蕴十二处十八界等。偈云。幻无明故。

皆生 诸有漏法皆从性净真心而生也。依真起妄故。

如来 此心虽凡圣同依。唯佛圆证故。约佛标之。

圆 离相故。

觉 非空故。

妙 染而不染故。

心 中实神解故。梵云干栗驮。是坚实之心也。不同缘虑集起之义。言皆生者。本觉心体为因。根本不觉为缘生三细业识为因境界为缘生六麁。故楞伽云。大慧。不思议熏不思议变是现识因。取种种尘。及无始妄想熏。是分别事识因。是知诸法皆无自体。无自体故。必假所依。依圆觉心而生起也。如幻马无体必依于巾。巾喻真心。马即蕴界。配前五法本末应知。问既真能生妄。真是妄源。何故前云无明无体。答妄托真起说真为源。现且迷真真本无妄。如二月托本月而起。说本月为起二之依。本月实无二轮。即是二无其体。故经说种种生于觉心。不是心生种种。然诸经论俱说万法一心三界唯识。宗途有异。学者罕知。今约五教略彰其别。一愚法声闻教。假说一心。谓实有外境。但由心造业之所感故。二大乘权教。明异熟赖耶名为一心。遮无境故。三大乘实教。说如来藏以为一心。理无二故。四一乘顿教。泯绝染净但是一心。破诸数故。五一乘圆教。总该万有即是一心。理事本末无别异故。此上五教后后转深。后必收前。前不摄后。然皆说一心。有斯异者。盖以经随机说论逐经通。人随论执。致令末代固守浅权。今本末会通。令五门皆显诠旨。相对复为三门。初约所诠。逆次顺法从四至一展转起末。谓本唯非染非净。一法界心。由不觉之名。如来藏与生灭合成阿梨耶识。复由执此为我法故。转起余七成八种识。各由识体起能见分。由能见故似外境现。执取此现为定实故。造种种别业共业。故内感自身。外感器界一切诸法。二约能诠。顺文逆法从一至四展转穷本。谓佛对下劣根性未能顿达万法所起根本者。且言从业所感。此则初声闻教。次为机稍胜者。说能所感。一切唯识展转乃至唯一真心名顿教等。皆由根有胜劣故。令说有浅深。若执前前即迷后后。始终通会方尽其源。三能诠所诠逆顺本末皆无障碍。由称法性直谭不逐机宜异说故。即圆教也。唯心之义经论所宗。迷之则触向面墙。解之则万法临镜。况此标为义本。如何不尽源流。达者审之。勿嫌具列。此下第二明幻尽觉满。以释前疑。然上说幻从觉生。染缘起也。此明幻尽觉满。净缘起也。故论云。有四种法熏习义故。染法净法起不断绝。染法者。以依真如法故有于无明。无明熏习真如故则有妄心。妄心熏习无明。不了真如法故。不觉念起现妄境界。妄境界染法缘故。即熏习妄心。令其念着造种种业。受于一切身心等苦。故胜鬘云。不染而染。法身不增不减经云。法身流转五道。名曰众生。华严云。心如工画师等。净缘起者。论云。以有真如法故。熏习无明。则令妄心厌生死苦乐求涅盘。以厌求故。即熏习真如。自信已信知心妄动无前境界。修远离法。种种方便起随顺行。不取不念。乃至久远熏习力故。无明则灭。无明灭故心无有起。境界随灭。心相皆尽。名得涅盘成自然业。然净缘起翻前染缘。缘无自性。染净俱融合法界性。起唯性起故无断尽。如华严说。依此方名幻尽觉满。文中分三。一举喻该释前文。二法合唯谭本义。三兼拂同幻之觉。今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