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藏第 39 册 No. 1803 佛顶尊胜陀罗尼经教迹义记

与诸大天游于园观又与大天受胜尊贵与诸天女前后围绕欢喜游戏者。

述曰。第二大天游戏也。楼炭经云。此善见大城城外四面各有一薗。城东者名麁恶苑。城南名众车苑。城西者杂林苑。城北者戏林苑。于城四面有此四苑。言城东麁恶苑者。于中鬪战身即麁大故名麁恶苑。以七宝所成。苑中有树名香树衣树璎珞树宝器树乐树饭食树。若须香时树下索之即得随意多少。若须璎珞向璎珞树下索之即得准前。若须宝器者至宝器树下索之即得准前。若须饭食至其饭食树下索之即得随意。然诸天食有其三种。上福德者饭色即白。中福德者饭色即赤。下福德者饭色即变所青色也。须乐器时即于乐树下取之随意。苑中有池。以七宝庄宝。有二金鼓。是三十三天游喜城南众车苑者。于中众车游戏。马车一千。亦以七宝庄严。亦有香树衣树璎珞树。亦有七宝池。亦有三金台。以为庄严倍胜于前。城西杂林苑者。庄严如上倍胜于前。城北戏林苑者。有诸树亦有宝池。池中亦有三金台。种种庄严倍胜于前。如是四苑。是帝释及三十三天子与诸彩女于中游戏受快乐。自余小天不得辄入。故云与诸大天游戏于园观也。自余小天于四苑外受天快乐。

种种音乐共相娱乐受诸快乐者。

述曰。第三受诸快乐也。楼炭经曰。此天于乐树下取一切乐器而相娱乐受快乐也。

尔时善住天子即于夜分闻有声言善住天子却后七日命将欲尽者。

述曰。第四空声告期文中有二意。初定时。后告限。言定时者。即于此日初夜分也。告限者。却后七日命将欲尽。问曰。此天自有光明不藉日月。云何经云初夜分时。答曰。此天当有光明。昼夜无异不要日月。但以华开鸟鸣为昼。以华合鸟静为夜。言初夜分时者。即是华合鸟静之时也。言告期者。即是却后七日命将欲尽也。问曰。诸天欲死有何相貌。答曰。有其两种。一者小五衰相现。二者大五衰相现。言小五衰相者。俱舍论云。一者衣服皆出非爱之声。二者身光昧劣。三者水滴沾身。四者情滞一境。五者眼睛瞬动。若此小五衰相现未必定死。若大五衰相现必当定死。大五衰相者。大因果经曰。一者头上华萎。二者腋下汗出。三者臭气入身。四者不乐本座。五者眼睛瞬动。此相现时必定当死。此经虽无文准义合有应更详之。

命终之后生赡部洲者。

述曰。第五示所生界。言赡部洲者。依俱舍论云。在须弥山南度山有香醉山。香醉山南有大雪山。雪山北香山南有无热恼池。池侧有林曰赡部。其树高大。其菓甘美。依此林故故名赡部洲。楼炭经云。须弥山南名南阎浮提。山西名西瞿耶尼。山北名北欝单越。山东名东弗婆提。言南阎浮提者。广长二十八万里。上阔下狭。有六万山陵五百大河。人寿一百二十岁。持五戒者即得生人中。其身长三肘或四肘。初时长命。劫末极短下至十岁。言西瞿耶尼者。广长三十二万里。形如正圆。受命二百五十岁。修下下品十善得生其中。身长十六肘言。欝单越者。广长四十万里。地正方。寿命千岁。修下上品十善得生其中。身长三十三肘。言东弗婆提者。广长三十六万里。其地如半月形。寿命五百岁。修下中品十善得生其中。身长八肘。此赡部洲者。即是四天下之一数也。

受七返畜生身即受地狱苦从地狱出希得生人身生于贫贱处于母胎即无两目者。

述曰。第六正显受身文中有四。初受畜生。第二受地狱苦。第三受人身。第四生贫贱。处胎无两目。若欲广说因缘。有婆罗门述善住过去因中于母起瞋得报。如别抄记。

尔时善住天子闻此声已即大惊怖身毛皆竖愁忧不乐者。

述曰。第七善住惊怖。

速疾往诣天帝释所悲啼号哭惶怖无计顶礼帝释二足尊已者。

述曰。第八疾往释天也。

白帝释言听我所说我与诸天女共相围绕受诸快乐闻有声言善住天子却后七日命将欲尽命终之后生赡部洲七返受畜生身受七身已即堕诸地狱从地狱出希得人身生贫贱家而无两目者。

述曰。第九重述前言。

云何令我得免斯苦者。

述曰。第十希垂救济。上来虽有十段不同。总是第一善住天子请世尊说。从此已下即是天帝释请世尊说也。

尔时帝释闻善住天子语已甚大惊愕者。

述曰。第二帝释请。此天帝释请有十段经文。第一闻之惊愕。第二思受何身。第三入定谛观。第四具知所受。第五痛伤心腑。第六师仰如来。第七帝释持供。第八诣圣恭敬。第九广献佛前。第十具闻七返。此即第一闻之惊愕。

即自思惟此善住天子受何七返恶道之身者。

述曰。第二思受何身。

尔时帝释须臾静住入定谛观者。

述曰。第三入定谛观。

即见善住天子当受七返恶道之身所谓猪狗野干猕猴蟒蛇鸟鹫等身食诸秽恶不净之物者。

述曰。第四其知所受。帝释即见善住天子当受七返之身。所谓猪狗野干猕猴蟒蛇鸟鹫等身食诸秽恶不净之物。言猪身者。大智度论云。由邪憍慢故。故受猪身。提谓经云。由痴虚受信施四事供养故。故受猪身。又法华经曰。由谤斯经故。故受猪狗野干等身。又云。由饮酒造痴业故受猪身。提谓经云。恶口悭贪故。故受猪身。为物悭贪。言野干身者。大智度论云。由轻慢善人故受野干身。又提谓经云。由奸猾语故受野犴身。郭朴云。野犴形大于狐。又能缘树。言猕猴身者。大智论云。由轻躁短促故受猕猴身。提谓经云。由游戏放逸故受猕猴身。又蟒蛇身者。亦大智度论云。由瞋恚多故。故受毒蛇等身。尔雅云。蟒王蛇。郭朴云。蛇之大故。故名为王。问曰。由何此等畜生身有毛羽。答曰。大智度论云。由受触乐故身生毛羽。良为善住先造是业故。故受斯苦报也。

尔时帝释观见善住天子当堕七返恶道之身拯助苦恼痛割于心谛思无计者。

述曰。五痛伤心腑也。

何所归依唯有如来应正等觉令其善住得免斯苦者。

述曰。第六师仰如来。

尔时帝释即于此日初夜分时以种种华鬘涂香末香以妙天衣庄严执持者。

述曰。第七帝释持供者。有其五种。一者华鬘。二者涂香。三者末香。四者天衣。五者璎珞。言华鬘者。谓西国以綖贯华名之为鬘。涂香末香者。此天之中有其香树。树上取香随意供养。言天衣者。大智度论云。此天之中有其衣树。天若须衣时树下取衣而受用之。此衣白色由如薄氷。无有文字。楼炭经云。此忉利天衣重六铢半。言璎珞者。楼炭经云。此天之中有璎珞树随意取之。无有众苦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