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藏第 39 册 No. 1803 佛顶尊胜陀罗尼经教迹义记 |
大正藏第 39 册 No. 1803 佛顶尊胜陀罗尼经教迹义记

往诣誓多林园于世尊所到已顶礼佛足右遶七匝者。

述曰。第八诣圣呈供。言七匝者。提谓经曰。应七觉分也。

即于佛前广大供养者。

述曰。第九广献佛前。

佛前?跪而白佛言世尊善住天子云何当受七返畜生恶道之身具如上说者。

述曰。第十具闻七返也。上来虽有多文不同。总是第一教起因缘分竟。

尔时如来顶上放种种光遍满十方一切世界已其光还来遶佛三匝从佛口入佛便微咲者。

述曰。此大文第二。如来正答。明圣教所说分。自天帝释迹发宝宫来仪金地。非直现滋善住。乃兼润未来故。得顶放神光面含微笑。为问之答。莫大于斯。然文相既多。开为一十四段。第一现相表奇。第二标名示德。第三释天重请。第四佛答深词。第五重显神功。第六专令授与。第七广陈多福。第八建塔尊人。第九静息护持。第十天王更请。第十一如来正答。第十二略显威严。第十三示轨令持。第十四标功授与。此即第一现相标奇。文中有三。一放光。二收光。三微笑。言放光者。观佛三昧经云。以三度人。一者名字。二者说法。三者光明。今者欲度众生故。所以放光。即是一也。又地持论云。诸佛光明有其八业。一者觉业。二者因业。三者卷舒。四者正业。五者降伏业。六者敬业。七者示现业。八者请业。第一觉业者。为放大光明照诸菩萨如来即放护念故。第二因业者。为有无量阿僧祇光以为眷属故。第三卷舒业者。为诸如来放大光明无量阿僧祇世界以还入常戒故。第四正业者。谓诸如来放大光明普照三途一切恶道悉皆息苦。第五降伏业者。为诸如来放大光明令魔惊怖不能破坏所化众生故。第六敬业者。为诸如来放大光明现不可思议佛神力故。第七示现业者。为诸如来放大光明普照诸大会令见故。第八请业者。为于光中发声说偈故。所以颂云。觉因卷舒正降伏。敬业示现及请业。应知是名八种业。问曰。何故说法华经即放眉间光。今说此经便放顶上光。答曰。所表各异。是故放光不同。依报恩经云。如来有八处放光。各各不同。一者足下。二膝上。三者阴藏。四者脐中。五者胸前。六者口中。七者眉间。八者顶上。言足下放光者照一切地狱。膝上放光者照畜生。阴藏放光者照阿修罗。胸前放光者照大天。口中放光者为照三乘人。眉间放光者为照大乘菩萨。顶上放光者十方六道一切普照。表陀罗尼最尊最上。又大智度论云。如来于其八处放光。一一处中有六百千万亿光。一一光中皆具八业。三微笑者。菩萨处胎经云。如来笑有多种。见生梵天佛亦微笑。见作转轮王佛亦微笑。见作狱卒佛亦微笑。见作饿鬼佛亦微笑。见作畜生佛亦微笑。乃至反以入地狱皆非解脱。何如来微笑。问曰。如来大悲何为闻苦而咲。答曰。众生入道有种种不同。有因苦而修善。有因乐而造恶。今者众生深生世乐后堕恶道。佛则不喜。若见众生虽受诸苦而能进道佛即欢喜。所以法华经云。今世后世如实知之。又地持论云。有法现世受乐他世受苦。有法现世受苦他世受乐。有法现世受乐他世受乐。有法现世受苦他世受苦。言现世受乐他世受苦者。为决定心杀生游猎造十恶业。虽现世受小乐未来必堕恶道故。后受乐报言现世受乐他世受乐者。为乐心持戒。现世安稳未来得乐。言现世受苦他世受苦者。为邪见外道之人。或以五热炙身为现受苦。未来后堕恶道受苦。如菩萨处胎经云。昔佛过去世时为求法故至一山口。见一千个外道集在一处。苦行求法。或有常翘一足随而转。或卧棘刺。或时服沙。或作麞鹿牛马猪狗等观。或投身深谷。或抱石自沈。或五热炙身。或自解支节。或开脑然灯。或投身沸镬。或江左杀生河边发愿。或系父母掷置火中得生梵天。或食粪秽。或噉苽菓。或七日一食。或以树叶为衣。或将髑髅以为璎珞。或用髑髅以为食器。或服针刺心以为持戒。集在一处。互相破膓以水洗膓。言除邪垢。此皆是现在受苦。他世受苦。即是第一现相表奇竟也。

告帝释言天帝有陀罗尼名为如来佛顶尊胜能净一切恶道者。

述曰。第二标名示德也。此天帝释文中有一十四段经文。第一举名显德。第二净除生死。第三破苦回向。第四闻呪灭罪。第五略显胜生。第六忆念增寿。第七三业清净。第八如来观视。第九天神侍卫。第十为人所敬。第十一恶障消灭。第十二菩萨覆护。第十三读诵坏苦。第十四游入胜境。此则第一举名显德。初则举名。后即显德。举名者。即是佛顶尊胜陀罗尼也。言显德者。乃是灭除一切恶道也。

能净除一切生死苦恼者。

述曰。第二净除生死也。此则略举前后苦。若具足说者应云生老病死也。涅盘经云。佛告波斯匿大王言。有四大山。从四方来拥塞国王。当为何计。波斯匿王曰。不可逃避。唯知专心布施持戒。佛言。善哉大王。我说四山者。即众生生老病死当来逼人。云何不修戒施。王曰。布施持戒得何果报。佛言。当生人天多受快乐。法华经云。四面者生为东面。老为南面。病为西面。死为北面。又法华经云。不觉不知不惊不怖。火来逼身者。解云。不觉者不觉生苦。不知者不知老苦。不惊者不知病苦。不怖者不知死苦也。火来逼身者。为无常之火也。何以得知。遗教经曰。当念无常之火烧诸世间。如救头然早求解脱。今更略释生老病死。言生死者。大小乘各自不同。如唯识论。以第八识赖耶受生。若依俱舍论云。第六意识受生。今解者。由第六意识起爱引彼赖耶种子方始现行故所以受生。又俱舍论六道四生皆有中阴之身。由中阴身起爱所以受生。其中身七日一易。极迟七七日。又云。死言受胎须具三缘。一者父母调适。二者父母起欲。三者干闼婆城亦名中阴。问曰。云何唤中阴身作干闼婆城。答曰。为食香故。故名干闼婆城。此中阴身唯食于香不食余物。若是有福德者。以妙香气为食。若薄福德者。以臭气为食。为寻香故。故名干闼婆城。问曰。其大小如何。答。身量大小犹如六七岁小儿。若生天中阴者。头向上足向下。若是地狱中阴。即头向下足向上。问曰。几许时受中阴身。答曰。极迟者七七日。七日一度易身。若其七七日者即七度变身。若其七七日满不得受生。即变于杂畜生之中而受生。若是春时中阴。便于马胎受身。何以故。马春时行欲故。若夏时中阴。便于牛中受身。以牛夏时行欲故。秋时中阴。便于狗中受身。为狗秋时行欲故。若是冬时中阴。便于熊中受身。何以故为熊于冬时行欲。若非四时中阴者。便于野牛野豿野马中受身。及人等为非时行欲故。问曰。生有几种。答曰。有其四种。谓胎卵湿化。凡此四生皆从第六意识起爱。然始受生。问曰。如化生生于地狱。见一苦具。云何起爱而受生也。答曰。由爱处所故。所以受生。为生颠倒妄见一切猛火苦具有大光明。亦生爱乐即便受生。问曰。湿生云何。答曰。爱香气故所以湿生。若有福德者。以妙香为香。或以清净为香。为生爱故于中受身。若薄福德者。以臭气为香。以不净为香。即便生爱于中受身。问曰。卵生云何。答曰。卵生者由众生游戏处所故。所以受卵生身。若有福德者。望见种种园林种种堂殿游戏自在于中受生。若有薄福德者。望见种种逼迫怕怖之事。或见大风。或见大雨。即便入井屋间或草叶间。于中藏避。乃言安稳。即便起爱便即受生。问曰。云何胎生。答曰。由爱欲故所以胎生。若是男于母起爱心。若是女人于父生爱欲心。此中阴身皆有此二相。及想父母行欲不净流出。心生欢喜。作自不净想。仍托此不净于中受身。此一剎那时便即受胎。譬如叶虫依叶粪虫依粪。种子受胎亦复依附精血而受此身。又瑜伽论云。胎中有其五位。一七日羯罗蓝。二七日頞部陀。三七日闭尸。四七日健南。五七日钵罗奢佉。是为胎中五位。初羯罗蓝者。唐云凝苏。为父母妄想精血凝流。由如酪上凝脂。状如稠胶结聚。二七日頞部陀者。汉云胞结。为父母精血之上起诸胞结。状糜粟形如粥皮。三七日闭尸者。汉云结取。为结精血状如烂肉。若是男子在母左边。上阔下狭。面向其母。若是女人在母右边。上狭下阔。面向其父。四七日健南者。此云坚肉。为结或肉团。五七日钵罗奢佉者。此云支分。为但有人形。未有眼耳鼻舌也。至六七日从母脐轮有风吹其肉团。乃至眼耳鼻舌上下手足一切身分在生藏之下熟藏之上。母若受饥寒冷热。孩子亦尔。日月满足。心生厌离。头趣产门。如两山间逼切其身。种种不净与身俱出。其体细濡如新疮不可得触。手若触时如利刀刃。故言生苦也。若言死苦者。依瑜伽论云。由大怖畏一时俱至。亲爱永隔。身屋崩倒。又云。死王至时。如劫尽烧一切都尽。又如金刚霹雳诸山破碎都尽。又云。如大猛风拔倒身树。又五王经云。言死苦者。谓四大分张。六情无主神识离体。风刀解身。眼张口开。白汗流出。两手横空。一切怖至。风断气绝。火灭身冷。地散血流。膖胀烂坏。虫狼食尽。是名死苦。今此陀罗尼。悉能除此等之苦。此即第二得除生死也。

捐赠

页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