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藏第 38 册 No. 1778 维摩经略疏

时我世尊闻此忙然者。自述迷惑惊疑不解。何者三藏唯说生灭拙度未曾闻佛无作四谛。无智不解是故忙然。不识是何言不知以何答者。不识所说皆诠圆理。不知佛法权实开遮。是故不知以何答也。便置钵欲出其舍者。既不成敬不惬同悲。离此二途更无取法。所以置钵出舍而去。

维摩诘下四净名安慰。善吉自恃解空无所畏难。故因乞食欲观其神智利用。若何彼问忙然莫知自处。然净名诘问。本欲折其滞空示未闻法。非为惜食故以恼之。所以安慰令其取钵。文为三。一慰问二善吉答三重慰解释。初言取钵勿惧者既不顿同六师但有滞空之过。何得心惊自鄙迷闷若斯。言佛所作化人以是事诘者。即是法身起应而以此诘。岂得有惧。化事即空。既解空第一空中无人。何得为惧。

我言不也二善吉答。以解空之心闻如化之说。心小醒悟怖畏稍除故言不也。

维摩诘下三重慰解释文为三。一正安慰。二解释。三重辨。初言一切诸法如幻化相。汝今不应有所惧也。此用通教幻化安慰令不惧。故善吉折法空观入则无忧。出闻异说。心便动变故用幻化即空安慰。所以至所惧二解释者。上来言说同一切法。幻化即空。若得即空文字不着则心无惊惧。何以至法也三重辨文字性离。不在自他四句。即字是性。性本不有故言性离。则是不思议解脱。何得于解脱中而生惊惧。

维摩至眼净五明时众得益。法眼净者悟即空理入于见道名法眼净。须用通教解释意在此也。

故我不任诣彼问疾。四结辞不堪。彼其两问穷斥忙然不知。岂敢传旨诣彼问疾。

维摩经略疏卷第四

大正藏第 38 册 No. 1778 维摩经略疏

维摩经略疏卷第五(小卷十四)

天台沙门湛然略

弟子品之五

佛告富楼那五命富楼那文亦二。一命问疾二辞不堪。所以次命者以弟子中说法第一。富楼那是姓从姓立名此云善知识。弥多罗尼即是母名。此云满愿。满愿所生故言子也。所以加母名者恐表异同名也。但法华至下根方得授记。而今先命者或是随近或是机便故先命也。何者既有辨才庄严文辞利用。有所言说悦可物心。若遣传旨众情弥仰。故先命也。如佛说大品唯命身子善吉及富楼那转说般若。大论具有料简深求其致。乃至成前五种利益可知。

富楼那下二奉辞不堪文为四。一辞不堪.二述不堪之由.三正述不堪之事.四结成不堪。初奉辞者。良以往昔说法乖机致被呵折。故不堪传至圣之旨。

所以至说法二明不堪之由。由于往昔树下为新学比丘说法。树下是标其说法处。或有所表类身子可知。新学者是三乘初心。然诸比丘机在于大。不审谛观妄为说小。虽不云说法之语寻经可知。文云欲行大道勿示小径。小径即是小乘所行之处。此乖大机致被弹斥。不堪之由由乖机也。时维摩诘下三正述被弹之事。文为七。一呵说法失机.二结过.三净名入定如诸比丘.四诸比丘心志开发.五净名为说法.六诸比丘得不退转.七富楼那敬摄。初文为四。一呵不观本心.二呵不知心念.三呵不观根源.四呵不观乐欲。此四呵者义推即是用大乘四悉。一不知本心即自性清净心。即第一义。大经云正因佛性众生心是。二不知心念即为人也。人有种种念修不同。故法华云念何事修何事。三不知根源即对治也。根利有遮现不开发。若对治破遮利用即发。四不知欲即世界。若乐闻大即便为说一切法。皆以世间名字而分别之。但四悉次第第一义在后。今反在前者讨本故也。满愿不以四悉故有差机之失。初呵不知本心者。夫欲说法必须审谛。若不入定则不见根缘致有差机之过。所以呵不先入定观比丘心故不见其久已发大妄说小乘第一义也。问入何等定能知根缘。答定有八种。前六不知后二能知。一者外道根本闇证本非照机。若入此定则不能知。二者凡夫外道若断障通无知。虽得他心入定止能知他心念。亦不知根。三者三藏慧解脱人得有作四谛中八种之定。此本缘理亦不能照机。四者此教俱解脱人得根本禅观练熏修。发他心智亦止知他心而不能照机。五者通教慧解脱修无生四谛中八定。此亦缘理不能照机。六者此教俱解脱人得根本禅观练熏修。发他心智亦但知他心。不见根缘。菩萨亦尔。七别教菩萨修无量四谛中八定。若入此定知他心见物机也。八圆教菩萨修无作八定。寂而常照知心所念及诸根缘。今约后二并知念知根呵其不入此二定也。问心之与根有何等异。答知心只是他心智。凡小共有知他根缘即道种智。别教始有通教尚无况复凡小。问若尔净名何得呵不知心。答种智知根必因他心。故下次第约不知欲呵。问无量无作知根何殊。答无量八定从空入假发道种智能知物根。此是缘修为显真修。非是任运普照之定。无作真修寂而常照。不以二相普见诸土。即不二相照诸根缘。若尔何得劝满愿入定。答此语似将别教八定对破二乘不观人根。故言先当入定。圆教无入出相。或为破为助方便说入。复次心心自然流入始是真入。无以秽食置于宝器者。此诸比丘久发大心。大心即是法性真心。出法性外无别真心。宝器者菩提心如宝容佛法如器此即大乘器世间也。秽食置者小乘法喜禅悦。带尘沙无明之秽。满愿以不入定观诸比丘大心宝器。为说小乘法喜禅悦食。此不可也。

当知至水精。二呵不入定不知心念。念即念数。是诸比丘曾发大心修行六度。今生虽忘犹有习因。应用大乘为人发其宿行。云何以小乘为人说其小法。如身子教二弟子之失也。大乘真实以喻瑠璃。小乘不实取喻水精非真宝也。

汝不至之也三呵不先入定观其根源。是诸比丘久种大乘善法名之为根。本所值佛初因发心即是源也。满愿既无无量无作八定。是故不见比丘根源。有障应说大乘对治。云何妄为说小治之。令其厌苦而求于灭。彼自无疮勿伤之也。即是譬显。此诸比丘发大心来。所有善根未有意着小乘法疮。忽为说小令生念着。即伤大乘善法根也。

欲行至萤火四呵不知欲。此诸比丘欲慕于大。应说大乘世界成其乐欲。那忽以小乘世界起其小欲坏于大欲。此根欲性开十力中三力也。根是过去欲是现在性是未来。此中但明根欲。不辨性者以善根未成欲乐犹有可改之义未成性也。故大论云欲名随缘而起。性名深心为事。若过去善根牢固成就今生对缘则起。此是因性成欲。若过去善根未牢今生遇缘起欲数习成性。故云性以不改为义。欲性相关呵不知欲即兼得性。此有三譬。即大乘三种欲乐之心。一欲行大道莫示小径。此譬欲观法身实相无上大道。即智度大道佛善来也。何者此诸比丘已有欲求实相之心。满愿为说半字之法即是示小径也。二无以大海内于牛迹。此譬欲修大乘万行功德。何者此诸比丘欲修大慈万行。大心即是大海。满愿为说小乘道品。即是牛迹。令本大心修小行者。即是大海内于牛迹。三无以日光等彼萤火。此譬用大乘无作四谛一切种智。比于小乘有作一切智也。何者此诸比丘欲求大乘一切种智。满愿为说小乘一切智慧。若言见真是同理须比并。然以日光不可比萤略有五义。一是虫光非宝光.二[日*焱]烁不停.三破闇少.四夜自照.五无所利益。岂得等彼日光。日光者一是宝光.二常照停住.三破闇遍.四自照照他.五一切皆蒙日光恩被。合荧光五譬寻之可知。此诸比丘具此三欲必成三德秘藏。何者大道即法身。日光即般若。万行即解脱。岂可以小乘三欲而比并焉。复次满愿不知此四心者。不能深知往昔值佛已来有此心数根欲。中间废忘四心虽在犹未决定。若闻大乘大心即发。藉前相资至不退转。既是不定。若闻说小便随二地。故不可也富楼那下二结过文为二。一正结过弹呵。二譬显。初文者。过去值佛发前四心中忘此意者。自尔已来经生历死。虽报障所障犹为可发。何得以小乘四悉而教导之令乖昔志。问往昔善根定失不失。答虽忘不失。故法华云不觉。内衣里有无价宝珠。又经言一句染神弥劫不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