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藏第 38 册 No. 1778 维摩经略疏

诸法至相生三明体相待假入空待有二种。一异时二同时。此约异时故云乃至一念不住。以四句捡不可得。即得入空。言相待者皆虚妄见。又从诸法下或是总譬三假成一切法。皆无所有而分别生一切法者皆是妄见。故云如梦炎水月以妄想生。体假即空妄想不起。心无罪故即是清净。故净名云当直除灭。

其知至善解七结成奉律。佛教本令断恶入道。若深得佛意赴机判断。能除罪垢得入道者则不乖佛教。是直奉律。其知此者是名善解者。知轻重相皆如幻化。善解轻重入无轻重第一义谛。即是善解巧度之毘尼也。

于是下二比丘心得清净文为三。一二比丘称叹净名二波离惬伏述成。三二比丘心净发心。一二比丘叹波离拙度奉律净名巧度奉律拙巧之殊。故叹言上智者哉。波离拙度之所不及所以不能说者。但于三藏明律之上不能用衍。通别圆教赴机判断。故言而不能说。

我答至此也二明波离惬伏述成二比丘之所叹也。自舍等者禀三教行人及圆下位皆不能判净名权实乐说之辨。其智慧明达为若此者。体法见理照机分明。知病识药随病授药通达无碍。

时二至是辨三明二比丘发心。疑悔除者疑淫杀之罪除也。悔者一犯罪悔除。二重增悔除。菩提心如前分别。作是等者愿令得衍无碍辨才如大士也。

故我不任诣彼问疾四结成不堪。波离自惟拙度奉律昔所不能除二比丘罪。致彼大士所弹。尔来揖敬是故。不堪传旨问疾。

佛告罗睺罗九命罗睺罗文为二。一命问疾二辞不堪。所以次命者以其弟子中密行第一。罗睺罗是佛菩萨时子。亦言罗云此云覆障。以其在胎六年故名覆障。昔塞鼠穴今得此报。大论明罗云往昔为王期看仙人。王着乐遂忘仙人六日在外不得饮食。故六年处胎因名覆障。有翻宫生。悉达太子将欲踰城出家以指指其妃腹语言。却后六年汝当生男。耶输因觉有身。国人皆疑太子出家太妃在宫。何得有身。将非邪通。佛共净饭王于后证是太子之子亲。是宫之所生因名宫生。罗云当是从思数入道。故密行第一。深求其致乃至成前五种利益。具如身子章。

罗睺罗下二奉辞不堪文为四。一正辞不堪二述不堪之由三正述被呵四结成不堪。初文者良以往昔为长者子说出家功德被呵无答。岂堪传旨。

所以下二述不堪之由。由往昔为诸长者子说出家功德被呵弹也。文为二。一长者子问二罗睺罗答。初文者佛若在家应作轮王。既出家成佛。罗云在家亦作轮王。而忽出家有何胜利。必有深见故请问也。

我即至之利二罗云为说。有师言如贤愚经明格量度人出家功德。今谓不尔。长者子问罗云出家功德。岂论度人得福多少。乃是为说三藏出家得十智三三昧三明六通八解脱等。出离生死得二涅盘等。出世功德岂同轮王生死流转未有边也。

时维摩下三正述被弹之事文为五。一正弹呵二为解释三广示出家功德四结真出家五劝诸长者子出家。初文弹呵不许说者此有三意。一既是密行何得更说出家之利。乃是自显何名密行。二叹小乘出家功德狭劣。不称长者子大乘根缘。三若说形服出家功德。诸长者子既各有碍。终不得此形服出家。有此三失故被弹云不应为说。

所以至功德二解释。三藏教明覆戒定慧有为无为功德名为密行。今大士弹呵有事有理。一事弹者若是密行不应自说出家功德。若为利生非自显者。既不知根说不赴机何有利益。二约理弹者无利无功德是为出家。无为即是虚空佛性。若见佛性出二死家方是真出家也。若见佛性得大涅盘则无所积聚。乃名为藏名真密行。此即对枯显荣之密行也。有为法者可说有利有功德。此呵罗云见偏真智断是有为法。有为法者有利有功德。既是有为不得出离变易生死。何名出家。故大经云空者即是生死不空即大涅盘。

夫出家者为无为法。无为法中无利无功德。此呵罗云出家心非。夫出家者本为出生死家求真无为。真无为者如下文云。佛身无为不堕诸数。若未免生死而住有为者此求出家心非。何者小乘见真得数缘尽有余涅盘谓是无为。若依大乘得见中道无变易生死。乃是真无为法即是平等。真法界佛不度众生。故云无为法中无利无功德。故大经云声闻僧者名有为僧。菩萨僧者名无为僧。问净名正用无为破有为。无为只是虚空佛性。何得言用大乘真密行破罗云不真密行。答罗云既着有为所有密行皆是有为。今净名一往将无为破。若了真无为如如意珠无所不有。故前说无为次即广明出家功德。

罗睺罗下三明广为罗云说大乘出家功德。即是无为法中具一切行名真密行。文为二。一自行二化他。一自行者即是正观中道以破小乘彼此中间无为涅盘。何者声闻经明涅盘为彼岸。生死为此岸。烦恼为中流。是则彼此中流皆是大乘此岸。若观中道得真无为。则不见彼此中流即见佛性名真无为。离六十二见者正观中道得真无为。离界内外一切诸见。故地持解清净禅云离一切见清净净禅。即其义也。处于涅盘者若观中道即见佛性。住本有涅盘成不思议三德秘藏。如世伊字。智者所受者此即举果成因。智是一切智人虽无所受而心冥中道。名之为受。圣所行处者中道即是圣所行处。故大论云智度大道佛从来。又智者所受即观中道证果。圣所行处是观中道修因。中非因果能成因果万行功德。即真密行。

降伏下二明大乘出家化他功德文为二。一降众魔二摧外道降魔即破爱论。摧外即破见论。但爱见有二。界内即波旬六师之徒。界外即二乘及通菩萨。一约降魔。明化他功德者。大集明得菩萨道破烦恼魔。得法性身即破阴魔。得菩萨道及法性身即破死魔。得不动三昧破他化天子魔。大经明八魔谓常等四及无常等四。前四界内后四界外。约前烦恼魔开出此八。常等起烦恼等四即是界内。无常等起烦恼等四即是界外。若正观中道得真无为法是自行破八魔。若化他者说中道非有破常等四。若说中道非无破无常等四。故言降伏众魔。度五道者五道皆是魔之眷属。菩萨慈善根力而生五道示现其身同事说法能度五道六道。开六道出二十五有。菩萨观中双照二谛。即得三谛三昧成二十五三昧。十番破有能度界内五道及界外二乘大力菩萨三种意生身。净五眼者菩萨修真无为圆观三谛。观俗麁境破诸恶业名净肉眼。观俗细境破诸乱心名净天眼。若观真谛破界内惑名净慧眼。观界内外俗破恒沙无知名净法眼。观中双照圆除无明是净佛眼。得五力者若净五眼即得五力。谓得四种道品中之五力也。何者若折体净慧眼得生无生五力。从空入假净法眼得无量五力。若观中道圆照法界净佛眼得无作五力。三权一实。立五根者菩萨知平等法界犹如虚空非权非实。而能成就权实五力。化四众生各生五根。即是立五根也。不恼于彼者用四悉檀赴四根缘。终不差机坏他善根。是则不恼于彼。离众杂恶者菩萨自成四种五力。离界内外一切杂恶。能立众生四种五根。离四邪疑等不善烦恼。即是令众生离众杂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