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藏第 38 册 No. 1778 维摩经略疏

夫求下三总约四谛呵。所以次约四谛呵者。身子不惬。若三宝不实不应著者。观谛见理岂无三宝。故即呵其有作四谛非究竟也。文为二。一呵二释。一呵云无见等者此呵生灭四谛。若由此见理不进求者。但住化城不至宝所。如呵须菩提云不坏于身。而随一相岂折观苦言见理也。不断淫怒痴亦不与俱。岂定断集以五逆相而得解脱。岂烦恼尽以为证灭。如化城之造作也。有师作造诣之解恐不如前释。不断痴爱起于明脱。即是行于非道通达佛道。岂离非道别有正道之可修也。若执声闻四谛为实即不见大乘三种四谛。所以至非求法也二释者。若执生灭有诤论者。即是界内有为戏论。若实因此见真断于界内爱见论者。犹是界外无为戏论。今身子虽断有为犹在存四谛。即是无为界缘集戏论。非求大乘三谛之法。岂见佛性入王三昧。一切三昧悉入其中。

唯舍利弗下四别约四谛呵。所以更历别呵者恐身子未惬。若言四谛是戏论者。何得佛开以为种种利物之门。又解为未悟者。故须别呵。即为四。初一番约苦次两番约集。次四番约灭。次二番约道。初呵苦谛。云法名寂灭者阴等苦法本自不生。今则无灭即真阴灭义。观阴苦法是见生灭者乃斥生灭。岂见无生一实谛理。若不见理非求法者。如呵迦旃延。无以生灭心行说实相法。既不得真无生还招变易之苦。

法名至非求法也次两番别呵集者。集为习报二因所成。习因约烦恼报因约业。烦恼业合能招苦果故名集谛。初呵集习因云法名无染者。如大经云爱有九种能令生死相续不断。若染世谛即有分段生死名界内集。若染真谛即有变易生死名界外集。次呵报因云法无行处者是呵行业。能观之智为行所观之境是处。故经云说智及智处。心行于境即是行业。凡夫行世谛招果内之苦。二乘行真谛招变易之苦。即是集也。

法无至法也三四审别呵灭谛。法无取舍者实谛真灭本无取舍。而凡夫取世谛舍涅盘。故有界内生死不得真灭。二乘取真谛舍世谛即受变易生死亦非真灭。由取舍故不见中道非真求法。法无处所者此明灭谛。即是有余无余二乘行人归心之处。若着灭谛涅盘之处即有无为烦恼生死。非真灭谛非求法也。法名无相者呵取灭谛无相涅盘。何者凡夫取世间相生于六识。故有界内生死不名为灭。声闻取灭谛相即有七识名随相生识。则有界外生死非真灭谛非求法也。法不可住者是呵住灭谛。何者凡夫住俗分段不灭。二乘住真即有变易岂得真灭。以住真谛有余无余不见佛性。非大涅盘究竟寂灭。岂是真求法也。

法不至法也。四两番别呵道谛。法不可见闻觉知者。凡夫有世俗见闻觉知则有见思。是以流转非无漏道。小乘慧眼见真从闻生解。十六心悟理即是觉知。故大经云须陀洹人以正觉道断烦恼亦名为佛。一切智知即是知也。故于见谛说眼智明觉。此见闻觉知不见一实谛理。非求大乘见思无漏。岂是真求法也。法名无为者。小乘灭谛是无为道谛是有为。无漏大乘道灭皆是无为。故大经云声闻弟子是有为僧。上呵罗云说有为功德之利。非为无为出家意在此也。

是故至所求三结呵身子兴念之失。由念求法致有疲怠则念床座。若真求法无念无求。待水澄清珠相自现。乃是真求此无疲怠岂念床座。

说是至眼净五明天子得法眼净。法眼净者有师云是大乘法眼。今推此文虽不的判比上文恐犹是小乘法眼净也。何者净名含中入真用衍通教。求小乘人闻此巧度即净法眼。又昔分别推求法相道理。心水波动不得见理。今闻此说应无所求。求心既息心水澄清豁然见理。如阿难竟夜策观欲尽残结而不得尽。放心就抌豁然发真。三界漏尽此亦应尔。

尔时下二神力借座。上呵身子但为求座非为求法。因此说法天人得道。未显不思议神力。若不致座如贫无财不能营辨呵啧宾客。今以神力借座用酬身子所念。以为说不思议解脱之由。文为六。一问文殊有好座处.二文殊答座处.三现神力借座.四灯王遣座.五大众叹仰.六净名令众就座。初问处者欲显不思议神力设座。必须称于宾客之心。所以先问胜妙座处。约理解者。文殊所将是机。净名逗机必使称会。是故先问。

文殊至第一二文殊答。知有妙座称众机宜。故指须弥世界有好严饰之座。彼佛身长八万四千由旬。表八万四千诸波罗蜜所成圆满法身。其座高八万四千由旬。表八万四千真空无畏之境。

于是至神力三正明神力借座。若准下文遣化菩萨香积取饭。今此文不见变化之事。当是大士灵通冥感。所以彼佛称其心念遣座来也。或可经家脱落。

实时至维摩诘室四彼佛遣座三万二千入于方丈小室能容不迫迮者。住不思议神力故能尔也。即表果报无碍依土。问神力何由顿尔。答灵鬼志云。千年狐能以车入冢。冢口无损车亦不坏。小魅尚尔况不思议菩萨神力。

诸菩萨至如故五大众叹仰。如此大座入于小室了无迫迮。毘耶等处本相无毁。昔所未覩故称叹也。

尔时下六命就座文为三。一命文殊等就座。二得神通者称座而坐。三新发意等皆不能升。初令就座言自立身如彼座像者。自令身相如彼土菩萨之像而坐。

其得至师子座二称坐而坐。诸得神通菩萨皆为四万二千由旬身者。上明佛身具足八万四千由旬。今菩萨在因让果减半故也。

诸新发意下三明新发意及弟子等皆不能升。文为五。一新发意等皆不能升.二语身子就座.三身子辞不能升.四令礼登王.五新发意等作礼方升。初文可知。

尔时至师子座二语身子就座。上来念须床座今既致座。何以不同诸菩萨坐。

舍利弗至不能升三身子辞不能升。此座高广者法华明诸法空为座。空理深广即其车高广。身子及诸弟子新发意等皆未入佛慧不得不思议神通。宁得同大菩萨而升。故虽见此座而不能升。如人见幻一多互为自不能作。身子等亦尔。虽见室包干像而无此神力故不能升。所以新发意不能升者。若三藏伏结五通既非漏尽。不及二乘岂能升也。通教六地断结与罗汉齐得界内六通。若望圆教犹新发意罗汉既不能升六地岂能升也。别三十心虽得界外五通亦名新发意。未入初地不思议解脱岂能升也。圆教十信虽净六根亦名新发意。未入初住真应二身岂能升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