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藏第 38 册 No. 1778 维摩经略疏

维摩诘至乃可得坐四明劝礼。所以礼者身子及诸大弟子未入大道。新发意等虽是菩萨未住不思议解脱。不得自在之力既不能升。若礼彼佛承佛神力乃可得升。又解小乘归向如来即是回心向大。表其至法华当安住实智授记作佛故得升也。诸新发意闻此不思议说即心开悟解。或至大品得入。若至法华闻正直舍方便皆有入义。故得升座也。

于是至坐师子座五新发意等受旨。作礼得升座者承彼佛力故。亦是远表将称大乘空理故得升座。

舍利弗下三正明净名说不思议解脱力用文为二。一身子见此不思议神用叹未曾有。二净名答广明诸佛菩萨住不思议解脱之果有大神用。初文者身子见此神力诸座高广。直置一座八万四千由旬阎浮已不容受。何者阎浮提地止长七千由旬岂能容斯一座。何况三万二千来入小室。于毘耶离阎浮依正无所妨损了不迫迮莫测之。然故身子叹也。问何得小室容诸大座。答世谛有二。一思议则小不容大二不思议小则容大。如尺面之镜大像亦现。

维摩诘言下二正约果地三德不思议解脱而答。所以约果答者。身子覩此叹未曾有。而不测是何等法门。时众未住此解脱者亦莫知然。故净名显诸佛得此解脱答也。菩萨住此解脱即能有大神用。今净名是大菩萨住此解脱故现此事。文为三。一约佛菩萨显不思议之体。二约菩萨住不思议之智三明不思议之大用。此正明三德解脱。显上问疾中明果地法身大悲权疾之用。何者上现空室唯置一床以疾而卧。今还显此所言。诸佛菩萨有解脱者。即显真性。上唯置一床正表此也。菩萨住是解脱者。此是实慧与真性相应。入理般若名为住。住者安静休息也。实慧见理息方便行。上现寝卧正表此也。能以须弥之高广内芥子即是方便。上无疾现疾正表此也。所以净名重显三德解脱者。上虽明权疾正为利物。而未明益物不思议无量方便。时众岂知迹处权疾十方利物无边之事。今因借座入室为证迹处权疾有斯利物不思议之用。初云诸佛菩萨有解脱显真性者。真性乃与众生共有。以诸佛菩萨能得此理故有大用。如得如意珠则能雨宝。

若菩萨住是解脱者二明住不思议之智。即是实慧。以得实慧能以不住法住此真性。藏通不明此理故菩萨不住。别圆地住已上即住此理能有大用。如如意珠无心出物。今净名后心住理功用无等。

以须弥下三明不思议之大用。即是实慧与真性合有斯莫测。大论云水银和真金能涂诸色像。功德和法身处处应现往。文为二。一略别明不思议用二总广明不思议用。初文正出八双相对初一双山海相对亦是依正相对。以须弥等者其得不思议解脱遂居依报得自在也。此义不易。有师言神力能尔。今谓不思议性非天人修罗佛之所作神力何能。有师言小无小相大无大相故得入也。今谓小是小大是大是自性。小大不得相入者小大大小既是他性何得入也。今解华严明一微尘有大千经卷。观众生一念无明心即如来心。若见此心则能以须弥入芥无相妨也。下诸不思议事穷劫说不能尽皆是此意。故文云诸佛解脱当于众生心行中求。若观众生心行得佛解脱。住此解脱者能现如是不思议事。何者诸方便教明二乘偏真解脱。是思议解脱。如得颇梨不能雨宝。圆教中道圆真真性。即是不思议解脱。如得如意雨大千宝。见众生心行真性。即得芥子须弥真性。一如无二。若得芥子真性之小能容须弥之大。得须弥真性之大不得芥子之小。举此一意可以例诸。言其中众生等者。众生既不见小大真性。岂能觉知有得度机。神力加之即见此事。若能观此真性。入观行相似。因此必得如来灭度。故言乃能见之。故法华明六根清净云。唯独自明了余人所不见。又以四大海水入一毛孔者。海对须弥入一毛孔者。正报自在。若会海水真性即是一毛真性者。即能以海入于一毛。于正报身无所妨也。

又舍利弗至本相如故。二掷世界去还相对。若菩萨住世间真性。即能如此。

又舍利弗至七日。三延促相对。若菩萨住时节真性者。即能如是如一念梦见三世事。若言其短见三世事。若言其长只一念梦。

又舍利弗至本处四彼此相对。

又舍利弗至见之五国土所有相对。

又舍利弗至为害六风火相对。

又于至所娆七上下相对。但经略不将上着下。义推必有。

又舍利弗至得闻八身声相对。上来诸事例如山海。住其真性即能如是。权疾变现利物难思。其见闻者皆已得度。

舍利弗至不尽二总略结。广明不思议大用无量。若住真性即诸法性。法性无量无边。则不思议大用。无量无边。岂是穷劫之所能说。即是三土垂迹权疾。利物与虚空等。显果地大悲权疾其义孱然。

尔时下四大迦叶称叹。文为二。一自称叹.二语舍利弗说可叹事。初文者迦叶闻说莫测之用。二乘所得无如此事。昔所未闻叹未曾有。

谓舍利弗下二语舍利弗说可叹事。又为四。一小乘闻不能解.二劝智者发心.三自责声闻无分.四庆菩萨得利。初文者以小乘人无大乘三无漏根故。虽闻不解。迦叶自设盲譬以显斯义。即为二。一开譬二合譬。于盲者前现色像者。盲虽不见非不闻色。此譬二乘无大乘三无漏根。闻说神力既不见理不知神用意趣因由。如盲不见色虽闻异说莫知因起。故言不能解了为若此也。何者二乘虽得慧眼以取证故法眼根坏。虽复闻说不能发识得见其事。如世盲人肉眼根坏。虽对众色不能发识有所见也。

智者至三菩提心。二劝智者发心。除正位二乘。余五乘人有智之者。皆可发心学此法门。

我等至世界三迦叶自责声闻无分。一切声闻永绝其根者。种子不生芽也。闻此皆应号泣。声震大千者。无三界之有因。于大千界永无斯事。故伤叹自责。迦叶此意为折诸正位令。成生苏入大品成熟苏。至法华成醍醐。

一切下四迦叶庆诸菩萨。为二。一庆劝顶受如文。二得此真法大士住此法门。即知魔幻。故言菩萨信解法门者。一切魔众无如之何。

大迦叶至三菩提心五时众得益。天人得益正由闻说不思议土之用。亦是迦叶自叹奖劝故皆发心。

尔时下六述成大迦叶。上迦叶云此法门者魔不能坏。今述成此意为二。一述魔不能坏。二明住不可思议菩萨能成就行人。初文一切魔不能坏者。夫作魔王多是住此法门。击诸初学方便菩萨。及修圆道初学之者。若是真道如金刚宝鉼无能破者。亦如猪揩金柱转益光色。若其魔来更增福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