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藏第 38 册 No. 1778 维摩经略疏

时维摩诘下此是品之大段第四。明天女室内现身与舍利弗论义。显观众生彻三谛理住不思议。文为七。一天女现身与身子往复。明二解脱惑尽不同。二从身子问天去明二解脱体异。三从身子问天汝于三乘去明二解脱力用不同。四从身子问天不转女身去明不思议法门转变自在。五从身子问天汝于此没去明不思议解脱出没自在真应本迹莫测。六从身子问天得菩提去明法身生身成道不同。七净名述成天女所说。初文为四。一天女闻法现身。二散华供养。三至菩萨皆堕。四至大弟子便着。初文者关河解云。是净名宅神守护方丈闻法欢喜现身供养。今解此是大慈法身影响净名共弘大道。本地同契无生住不思议解脱栖常寂光。而于室内现身者。表隐名如来藏显名为法身。此大慈法身应为女像助弘大道。欲因散华弹呵身子之失。为显不思议解脱之得。又解上明神力空其室内表十方皆空。净名果智栖此空理即是居常寂光实智法身。卧真性床同物有疾即是大悲现应身疾。而室有天女者天是天然。此表净名久远第一义天天然之理。常慈众生有三十二种。故于真空性净现天女形。隐名如来藏现名法身。法身即慈慈即如来。如来即法身。法身应为天女之像以表净名大慈法门。故现女身。

即以至弟子上二明散华供养。华者如大品。诸天子言是华非树生。华是心树生。须菩提言是华非生华不从心树生也。今明是法身菩萨断于别惑起万行之因感得实报胜妙之果。故言三贤十圣住果报。此华即清净果报无生之华。净妙功德无生因华。天女法身菩萨以无分别普散供养诸菩萨及大弟子。

华至至皆堕落三明至菩萨皆堕落者。表菩萨住不思议解脱生实报土。已离别惑彼妙五欲所不能动。故华不着身皆自堕落。

至大弟子下四明华至大弟子便着。文为五。一华至便着.二神力不能去华.三天女问意.四身子答意.五天女弹呵。初文者二乘但断界内五欲。故世间五欲所不能动。别惑未除故为界外上妙色声之所染污。故呵言结习未尽华则着身。如大论迦叶闻甄迦罗琴。不能自安。即云八方风不能动须弥山。随蓝风至碎如腐草。三界五欲我已断竟不能动心。此是菩萨净妙五欲吾于此事不能自安。即其义也。

一切至令去二身子等去华不得去者。良由住思议解脱未断别惑。如迦叶所述。问此经结习未尽华则着身何开别惑。答大论云于声闻经说为习气。于摩诃衍说为正使。即是别惑。问断通惑别惑俱作四住名不。答若约通教界内有四住之名。若别接通界外但有无明之名。无明能障佛性不名见思。若约别教无明即是正使。亦有见思四住之名。故天女呵云。若于佛法有分别有为不如法。既有分别则是见惑。又云结习未尽华则着身。故有思惑。亦得分思以为三住。今言大弟子神力去华者。若依事释。天女散华诸菩萨皆堕。至大弟子便着不堕。身子远嫌避疑。所以去华。理释者明二乘人厌世五欲而取涅盘。此则心有去取。今见菩萨果报五欲亦谓为不如法。舍离推却而不得去。尽其神力者。以罗汉住思议解脱。虽有神力别惑不断。不得不思议解脱自在故不能去。

尔时至去华三天问去意欲呵其非。故先问去意。

答曰至去之四身子答意言不如法者。意谓天有染心故须去之。

天曰下五天女弹呵文为四。一正弹呵。二释出得失.三譬.四结。初正呵云勿谓此华为不如法者。非是世间思议之华。此乃修无生理万行之因。感此如法实报之华。又以如法心散平等供养。何谓不如法也。所以至想故二释出。此华无所分别者。天以无分别心感。还以无分别心散。诸菩萨无分别心华则不着。身子等分别生死涅盘有异。分别即是别见惑也。类如界内因身见分别则有一切见。使不入初果。息见无执诤即见谛得果。别见亦尔。分别生死涅盘为二。是则为见。若离此见入别圣位。汝于佛法出家有所分别。不能出别见惑。可谓出家是不如法。观诸菩萨华不著者以断分别想故。即是法身显出界内外见思生死。是真出家名为如法。故华自落也。此约得失以呵。譬如至为也三譬显。开譬合譬。显舍生死取涅盘即是分别。故有见惑名不如法。其意可解。结习至着也四结呵。此文明非但有习。亦明有别见思即有通见思习气。具如前引智论释也。问定是别结未断。为是通结之习。答若约通教如迦叶是习气。若约别教即别结未断故有习气。如大论明结使二种。一共二乘断二不共二乘断。共者迦叶已断。不共者迦叶未断。已如上说。今此经既明不思议解脱。正用别圆断也。但经无的文者。此方等教犹带方便。不类法华涅盘也。

舍利弗言下二明二脱体别不同。此约但不但空分别。文为四。一身子约事问天以理答。二天以事问身子以理答。三身子重决天女弹呵。四身子称叹。初文为五。一身子约事问.二天以理答.三身子心迷重问.四天还以理答.五身子悟而默解。初文者身子是起教之端。故以就事止室久近而致问也。二天女答。如耆年解脱者。此约理而答。如耆年所得但空解脱之时。真谛之理无久无近。我处此室。是得不可得空住不思议解脱。第一义理本无言说。无有久近。耆年解脱既无久近安问有久近耶。故将耆年解脱以斥答身子。三身子本以事问。天忽将理答。仓卒不解故重问言止久耶。四天重答。耆年解脱亦何如久。汝问止此久如。答如耆年解脱之理无久近。云何重问久耶。若尔仁者所得解脱为有久耶。若仁解脱非久何得重问为有久耶。五身子悟天玄旨默而领解。

天曰下二天以事问。身子用理答。文为五。一天以事问。二身子以理答。三天辨不思议解脱相。四解释.五结会。一天以事问。如何耆旧大智而默者。即是问何故默然。二身子用理答。默然者正以见真谛理得解脱时。言语道断无有言说。今不知所云故默然也。此以理默答事默也。问身子闻阿说示说三谛。是见有得道。即是言说。今何得言解脱无说不知所云。答有是教门岂非言说。此用证答故云无言说。如大集明憍陈如比丘最初得无言说理。此亦因有门无言说也。见有见空皆是教门。无言说理有空不异。若言异者身子见有得道。何得言吾闻解脱无言说也。三天用不思议斥身子等住思议者。天曰至解脱相。二乘于文字生死之法不得自在舍入涅盘。今明文字相离则生死。不碍涅盘。如芥子不碍须弥。即是不思议解脱之相。四解释者。所以至两间。名本名体体即是法。法若内外两间名可如是。今求体法及名皆不可得。俱无内外两间。即是解脱。岂得离此方名解脱。又解诸法无体但有名字。名不可得即解脱相。此即异思议解脱。明二脱相别意在此也。五结会者。是故至解脱相。若不离者何但文字是解脱。二十五有皆是解脱。故天自释言。所以者何。一切诸法是解脱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