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藏第 38 册 No. 1778 维摩经略疏

三结。四简邪正如文。

第二舍利弗问者。舍利是起教之人。既知大士法身实相同于诸佛。次显应身随缘化物无方大用之能故问也。此问犹挍三藏之意。若三藏之佛没则不生。若三藏菩萨犹有惑累则有于生。若尔问其何没而来生此。就此为二。一弹折身子二佛发其所居之国。就初弹折为二。一身子问二答。答中为五。一先反质二譬显三问四答五引佛语为释。反质者汝解脱之中尚无没生。我法身中那得没生。汝既不尔何得以此为问。

二譬如幻师幻没幻生。此岂是实若无实录不得谓有没生。

第五引佛语释中云。菩萨虽没不尽善本。不同二乘灰身尽智名尽善本。菩萨不灭智所作功德亦不可灭。以此善本能益众生。不长恶不如凡夫之积集不尽善本。不同二乘之灭没。由善本不灭故能应于垢净之国。俱不长垢净二国之善恶也。

佛答净国中为三。一佛说其所居随缘净国。二身子称叹。三大士释出。就释中为五。一问日共闇合不.二答.三问日何出.四答.五释出齐此。是明人同诸佛有法应二身也(云云)。

第二从大众渴仰欲见妙喜去即是现于净国。是大士所游居处。此有三意。一验大士之净国。二令时众起净国之行。三令发愿往生。是故有此一段文来。就此为七。一大众饮渴欲见.二命令现.三奉命移取.四佛劝时众修行.五大众发心.六利益已还本.七身子称叹。今言大众渴仰欲见者。闻上妙喜之国是大士所居。是故一心渴仰。

第二佛命令现为二。初明佛寂照鉴知知其有念。二正命令现。

第三奉命现为六。一心念欲移妙喜山林世界.二正现神力.三得神通者觉惊怪.四佛称是净名所为.五不得通者不觉.六入于此土无损减。

第四佛劝时众修无动如来之行。就此为三。一劝观彼土严净。二时众对曰已见.三正劝修无动行者。如佛国中答长者子所明。又如入室安慰调伏行于非道通达佛道。如尽无尽门即是净土行也。第五时众发心修行为二。一发心二发愿。有十四那由他即悟者。皆是上来种种说法种种神变。正说将竟。现此净国俱蒙如来劝发。是故一时便有十四那由他得悟也。二发愿者净行深微不易可辨。立誓生彼于彼修行。此中佛记即应当生。得记有二。一远二近。若是立誓之后必定生彼。即是近记。若是修净行因必招净土之果。如彼佛国。即是远记。

第六如文。

第七身子称叹为六。一佛问见不。二奉答唯然.三为一切众生发愿.四自蒙有寄.五叹闻经功德.六况出福深。就况出中约六番往释如文。若依此语意即是流通段。今明身子小乘之人。非是任持大典故不属流通。但为流通作于起发也。

释法供养品

此品正明帝释弘经护持大法。即是第三流通段。凡有二品。流通是从譬得名。如淇源耳释从上被下名之为流。无所壅隔名之为通。今用此无上法宝实相之经被下代众生。使无壅隔。季末有缘皆令沾润。此是慈悲纯厚故也。

此文为二。初从此品明天帝护法。格出月盖法之供养明护持之利深显弘经之德重。二从嘱累品去。明大圣殷懃付嘱郑重当令季像必得宣通。就前为二。一天帝称叹弘经二如来述成其意。初为三。一叹法二叹人三发誓。今言天帝欲护持大典修习胜门。有持此经志存覆育。即是以法供养法身。如释论云。迦毘罗生身生处摩伽陀是法身生处。为报恩故多在二国说法。二国之中为报法身多在摩伽陀国说法。护持即是法供养也。复次天帝共梵王同请说法。如来受请观机知不堪大乘仍开小教。小教既兴次应说大。今此不思议解脱犹是酬其昔请。释论云。说般若犹是酬梵王天帝之请。天帝既蒙酬请欢喜护持。若作是言天主得阿那含不应流通大教者。此是三藏中谓为那含。华严说天主住十不可思议法门。岂不堪弘通此法。复为天主率化群下最为风靡。就叹法中先叹不思议解脱之用。次叹实相之法。非法无以成人非人无以显法。故须双叹百千经者即是初教阿含等经。阿含中亦授弥勒之记。何妨对文殊说法。复次通教别教之中未曾闻此圆教法门具足之道。体用难思昔所未闻。

就叹人中为二。初释闻经功德次况出如法行者。闭众恶趣是止善。开善门是行善。行即是观止即是定。此中约因果两判。为佛护念者明其修止行两因。深契道理是故加于可加。故言护念。但佛普护众生。众生无疮毒不得入。若修此止行之因即是信心疮义。亦得护念。观心者祇止观调心名为觉。一切邪念纷动即用止观二法观之。不令缘念得起。是则常为觉心所护。降伏外道即是伏见思两惑六十二见诸邪计之道。得菩萨道已能降烦恼魔如前说。乃至四魔八魔十魔。故上文云。始在佛树力降魔得甘露灭。觉道成已于诸法无罣碍。志能摧伏诸外道。即是发心修学圆观之人。入初发心时即能八相成道。名之为佛。降魔劳怨度脱一切修治佛道者即是外化。为八相之佛而内心于法身中修治地道满残余佛法。安处道场如光严中辨道场相。履佛之迹行佛所行住佛所住。诸佛如是来我亦如是来。皆是邻果往叹。若有持读者去是第三发愿弘宣。

第二从佛言善哉去。是述成天帝上三段。一述其叹法.二述其叹人.三述其发誓。第一吾助尔喜者明此经是三世佛不思议菩提。即是述其叹法。言三世佛不可思议菩提即是实相之法。佛由此实相得菩提也。

第二从男女受持此经则为供养去来今佛去。是述其叹人。就此为四。初格量功德.二问.三答.四正格量。就前格量中为二。一格现在供养佛二格灭后起塔。第二问如文。第三答为二。一答多矣。二释其不可尽所以。大乘经中多格量供养生身不及法身。何以故。如此正言生身之福不动不出。法身功德能动能出。出离生死故言福不趣菩提。二能趣菩提。于实名了因于余名生因生因是缘因。福德不动不出不至菩提。功德有尽。于实名了因。实即实相了因照了。与实相相应能趣菩提。功德不尽同虚空等法界。岂得与前福德不动不出有限之法为量。供养生身名为生因不趣菩提。供养法身实名了因能趣菩提。是故格量不可限极。金刚般若云。住相布施如人入闇则无所见。不住相布施如人有目日光明照见种种色。东方虚空不可思量。南西北方亦难测度。法供养为最。复次大品云。实相是三世诸佛之母。母若得病诸子忧愁。若实相之法不广被众生。约众生故言实相病。若止供养一佛于余佛无功德。若谤一佛于余佛无罪。若供养佛母实相之相即于三世十方佛所俱得功德。若毁谤佛母则于诸佛为怨。是故述天帝云。诸佛菩提皆从是生。菩提之相不可限量。第四正格量中亦述其上叹信法两行。闻是不思议之经信解。是述成上信行人。修行福多即是述上法行。第三述其发誓弘经护持流布。从过去药王佛去文为四。一明过去法供养之因由。二明王子月盖。三结会古今四结释述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