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藏第 38 册 No. 1778 维摩经略疏

就因缘由籍中为三。一明有佛。二明有王勅示诸子令兴供养。三明诸子奉勅宣行。

第二从其王一子名月盖去文为九。一王子独坐思惟求胜供养.二空中惊觉.三仍问胜法.四天劝问如来.五往请于佛.六佛为解说.七闻法得顺忍.八佛记其护法.九出家为道为法供养。

就第六佛为说文为二。初明胜妙之法。二从若闻是等经信解者明供养之心。就胜法中为四。一从佛言去明最妙之法。二菩萨法藏者约法论因。三从能令众生坐于道场去是约法论果。四从诸佛贤圣去是为佛所叹印其因果。今释第一所说深经者。然实相之理非深非浅为深浅两缘。于非深浅之中作深浅二说。浅者即是三藏通别之经。深者即是圆极之教。故言深经。深经相貌即如大士上来所说观身实相之义。即是清净之深经也。难信者如一微尘中有大千经卷。人无信者。实相之理止在心中无劳远觅。近而不识说之不信。故云难信。难受者若有所受则有所行。若无所受则无所行。信受实相则能修行。若不信受不能修习。微妙者即是不思议解脱之异名。亦是三德微妙我法妙难思。清净无染者不为三种见思所染。犹如虚空无诸净秽。非思量分别能得者动念运想所不能契。无念无分别自然流入萨婆若海。亦非三藏通别方便之人所能测度。二明因。菩萨法藏所摄者明菩萨法藏闻持前行。三德秘密之藏不纵不横无所积聚乃名为藏。含受诸法悉入其中。陀罗尼印者陀罗尼名为能遮能持。持善不失遮恶不起。不起不失名之为印。至不退转者即是遮持诸善无有退者。亦是无生法忍不退之位。成就六度者(云云)。善分别顺于菩提。即是善能分别诸法相。于第一义而不动。众经之上者在三藏通别教诸经之上故。入大慈悲即是起无缘之慈。如上三十二种慈。离众魔即是离八魔十魔等。亦是离三种之爱。天魔属生死为爱流转。菩萨离此故名离魔。及邪见者亦是三种方便中一切诸见。自此之前皆名邪见。实相之中皆离此等诸见。顺因缘者因缘之性即是实相。顺此实相深观诸法。具生法二空因缘即法空也。缘实相修二空三昧。三约果明。坐道场者若能如此圆观实相入涅盘。般若名为住。住发心住时即能八相成道随缘作佛。故云初发心时即坐道场。转法轮者是圆顿渐三教。故言转法轮。天龙共叹者既坐道场为佛利益一切人天敬仰。入佛法藏者安处诸子秘密藏中也。圆教摄四十二贤圣。偏教摄二十七贤圣。皆佛法藏也。一切智慧者皆令禀偏圆之人得入佛慧。法华云如是之人我今亦令入于佛慧。说众菩萨所行之道者。菩萨以实相为道。虽复禀余教终引归实相。依实相义者若因若果无得离于实相。约此实相辨于偏圆之教。故法华云若深智者为说此法即说于实相。又云若不解此法于如来余深法中示教利喜。即是说偏渐之教。宣说无我住空寂灭等也。能救毁禁者方便教中皆乖圆极名为毁禁。若入圆中无复方便之过。亦是小乘中毁重之者无忏悔处。若是大乘能有无生正观洗浣。故言救诸毁禁。诸魔外道怖者断除爱见两种之心。故无五怖。第四诸佛称叹即契于实相。初心即能作佛。故为诸圣之所嗟叹。背生死者背三种生死也。示涅盘者即是示百句解脱也。十方佛所说者一切佛道同皆共说此实相也。

第二从若闻如是等经者是明供养之心。就此为二。一明信行二明法行。若闻说实相之法即于闻中生解。通达无碍名信行供养之心。若闻不闻如法修行观因缘空断诸妄见。见实相理得无生忍是名法行供养之心。复约四依释之。于法了不可得是名依义。诸佛之教本为逗物根宜。不可定执故不依语。识是具烦恼法不可依识。不了义经是三方便。教非实故不可依。了义是可依。人是生身故不可依。达无明源底者知本来不生。故毕竟无灭。观因缘无有尽者即是痴如虚空不可尽。

第七闻法得柔顺忍者即为二。初得顺忍之益二解宝衣报恩供养。若作圆教明柔顺忍者。柔是柔伏即是十信。铁轮之位六根清净。若发真明入理即得无生忍也。解衣供养为二。一供养二发愿行法供养。请威神加被使得降怨宣通大法。

第八佛记者。但记其后代是弘法护持之人。与物有缘能兴立大法。未见记作佛之文。远而为论亦应即明出我齐文未有。

第九明出家修道行法供养。就此为二。一明出家护法。二明化人多少。百万发菩提心是用圆教所说。十四那由他发二乘心是用方便诱引。用此圆偏两法导利众生。故是法之供养。

第三结会古今如文。

第四述成上发愿弘经护持宣布。亦护行经之者悉使和安。

释嘱累品

此品流通文中第二。前明天帝发誓弘经。此辨如来金口所嘱。嘱是付嘱为义。以无相之实法付嘱弘护之人。累是烦劳荷负之义。今将此大法专为己任。令外难消转内行宣通。故称嘱累也。

就文为三。一佛付嘱弥勒.二付嘱阿难.三大众闻经欢喜。付弥勒中为二。初佛付嘱.二弥勒受旨。就佛付嘱为三。一正付嘱此经.二释.三简得失。正付嘱中为二。一付嘱尊经.二命神通守护。以无量僧祇所集付汝者。若按迦旃延所解三藏中。明三阿僧祇习学佛法。百劫种相佛道现前。此是三藏小乘浅近之法。修学研行劫数为少。若按释论弹于此义。佛法无量岂是三祇所学能遍。乃经无量亿僧祇习尘沙佛法诸深法门。乃可圆满大乘深妙。是故学劫亦多。今言无量劫所习。故知是大乘妙典付之弥勒。

第二当以神力广宣令无断绝。即是命令守护。但以此大法付嘱弥勒者。正明次绍尊位。智断方圆与物有缘。神通具足堪能弘护令不断绝。若末代众生去圣既久非唯神根闇浊。亦乃障碍多兴。如多宝处必饶怨贼。道高魔盛妨难则生。若不得圣力冥扶则外难侵逼。若蒙神光加被亦使心解开通。内因外缘既整法宝则无断绝。是故命以神力加诸众生堪闻之者。此中应引优波毱多为魔所恼。令无数人不得悟道。遂令受化之者为魔所惑。用神力缚于魔。一切闻经得益不可称计。亦恐是用神力弘经之意。

第二释者从所以者何未来世去。即为二。初明末代亦有得道之机。次明不闻斯经则失善利。前明末代有得道之机者。但凡夫缘悟不同。或见法王面前得益。或因去世渴仰生悟。故经言应以灭度得度者而现灭度。如为治狂子故实在而言死。留诸香药色味芬芳悔懊心生。服药即愈。若不见佛克责精进愧不值佛世。因是入道得出烦惑。故佛去世后一百年十万出家九万得道。当知佛后之机亦复无量。此应引毱多佛在之时求出家。觅智齐身子。佛言不得。即退还外道法中。佛因记之。此人得道之机在佛灭后。后为阿难弟子度人无量。得道恒沙时人敬誉为无相佛。即是释未来世中天人龙鬼有发心之缘。乐于大法必得度脱。不可不弘如此胜教使其闻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