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藏第 38 册 No. 1782 说无垢称经疏

经。从修慈悲(至)愿力智生。

赞曰。此有二句。初四无量。佛为实观。次十婆罗密多。调伏寂静。皆唯净戒。静虑解脱等持等至。皆唯是定。余如自名。前已说故。

经。从修一切(至)修止观生。

赞曰。此有五句。从修一切到彼岸生者。菩萨所修二利方行。皆令行者能到彼岸。皆名波罗蜜多。十六胜故。偏得其名。今显通义。故余万行。皆名到彼岸。旧云方便。六通方便六通之义。如威力中已略分别。三明者。一宿命明。二生死智明。三漏尽明。此即三通。除摧障故。妙用难测。作用弘广。立以通名。此除三际愚。照深远故。复立为明。菩提分法。止观定慧。并如前说。

经。从修十力(至)善法生。

赞曰。此有四句。十力无畏十八不共。并如前说。断恶集善。圣道能故。

经。从修谛实(至)清净业生。

赞曰。此有三句。一谛实生。证实谛理。或行实行。或谛实语之所生故。不放逸生。防恶修善之所起故。清净业生。广运三乐所生起故。

经。诸仁者(至)发心求证。

赞曰。下结成劝有二。一劝证果。二欢修因。或初劝证佛法身。后劝修报化因。此初文也。皆应发心求当果证。或理不可生。但求证会。旧文唯一。无此二殊。

经。汝等欲得(至)三菩提心。

赞曰。此劝修因。因即菩提心。或劝修报化因。报化因者。菩提心是。欲得此身断诸有情烦恼业病。乃断四大违损病者。当发无上正等觉心。正等觉心。二利因故。得佛身者自利。断他病者者利他。

经。是无垢称(至)三菩提心。

赞曰。此下第三明利益。

声闻品

此下二品。别叙昔权。权有二。一权化声闻。二权化菩萨。权巧示疾。希问济生。佛命声闻。令慰大士。彼皆词退。昔屈高人。今辨彼事。故名声闻品。旧云弟子品。形同佛相。偏得其名。佛知声闻识非彼子对。乃显彼高德。所以命之。欲令二乘有取舍故。

经。时无垢称(至)来问我痴。

赞曰。此品有二。初巧权心念希佛垂哀。后大圣悲慈别问令往。此初文也。寝者眠。顿者因。示卧危茑招问疾故。

经。尔时世尊(至)哀愍彼故。

赞曰。下大圣慈悲别问令往。大文有三。初票令问之意。次命十德。皆词不堪。后结类。声闻皆辞不散。此初文也。十大声闻。略为五对。内寂身心。外彰词理。偏济贫苦。等现慈悲。训示初机。教成先学。随通御善。令悔息愆。赞说出家。规乞供侍。彼随对折。若便缄言。道迹既殊。权方遂异。由此十圣词屈。为五对以区分。

经。告舍利子(至)问安其疾。

赞曰。下命十德。皆词不堪。文皆有二。一命。二词。此命也。

经。舍利子(至)诣彼问疾。

赞曰。下调也。文各有三。初总陈道屈。次别显理穷。后结答由词。卑躬请退。此初文也。鹙子虽寂身心。不能亡形三界。除嚣入静。不能即寂而用。因斯被屈。故答无堪。

经。所以者何。

赞曰。下显理穷。文皆有二。初征。后显。此征也。

经。忆念我者(至)宴坐树下。

赞曰。下显穷词。文皆有二。初陈已事。后显他词。此初文也。若作晏(乌间反)默也。今为晏(乌见反)安也。入灭尽定。以有漏六识起必劳虑。厌患彼故。今令不行。已无漏七。故唯说六。就二乘者。入非想定无漏心位。令心心所。渐细渐微。微微心时。所熏成种。能令六识不行之用。即说此用为灭尽定。依种子立。如别章说。或宴坐者。入无想定。安寂身心。非灭定也。

经。时无垢称(至)而作是言。

赞曰。下显他词。文皆有二。初陈至轨。后正陈词。此初文也。无垢德望虽高。形随凡俗。声闻道居下位。貌像如来。故随类以化群生。来仪稽首。罗什。词屈姚主。景染欲尘。入俗为长者之客。预僧作沙弥之服。不能屈折高德下礼僧流。遂删来者之仪。略无稽首之说。准依梵本。皆悉有之。

经。唯舍利子(至)为宴坐也。

赞曰。下正陈词。有三。初总非。次别非。后结非。此总非也。唯者敬诺之词。宴者安寂之义。二乘灭定。止息劳虑之心。绝攀想于情田。安身形于林野。名为宴坐。非大乘之寂定。故总非之。非全非。故言不必。

经。夫宴坐者(至)是为宴坐。

赞曰。下别非。有六理。此初理非。夫宴坐者。总举宴词。瑜伽义者。应理义云。法门有四。一因缘。二唯识。三无相。四真如。后三法门。理均可解。因缘法门。是最为难。已下偏依因缘门解。余三易解。故不多申。声闻宴坐。不现显三界之心。如来灭定。有漏之身亦灭。所以舍无常色。获得常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其入寂定。名真宴坐。佛教初学。但灭其心。身相不亡。非真寂定。半许半非。故言不必。中百义旨。空理义云。二乘不得色心相空。故隐身于林。灭定。虽欲隐灭。返为显现。大士知色心即空。未必要须安寂故。不于三界现身心。名为宴坐。

经。不起灭定(至)是为宴坐。

赞曰。此第二非。空理空云。二乘局见。寂用两分。故息用入寂。名为宴坐。大士弘通。即寂起用。故能灭身心于寂定。起妙用方威仪。应理义云。二乘入寂。加行智微。寂身心。无能动作。用而不寂。寂而不用。菩萨入寂。方便智强。先击本识。而发威仪。起利生之妙用。后时六识。方入灭定。外彰身语。乍类有心。内息攀缘。真既入灭。即寂而用。名真宴坐。

经。不舍一切(至)是为宴坐。

赞曰。第三非理。已下宴坐。非必灭定。空理义云。二乘不能即净为垢。故息垢入净。而为宴坐。大士善恶济旨。故真俗一观。应理义云。二乘位省。智用有殊。观真智而现前。俗用便息。起俗智而为用。真智不行。菩萨方便久修习用齐洽。故内宴真境。外现异生之法。所证得相。真如理也。异生法者。烦恼等也。第五地后。正智证真。后智起俗。八地已上。任运双观。故能内息攀缘。外彰凡法。名真宴坐。旧云不舍道法。内所证相。文别意同。

经。心不住内(至)是为宴坐。

赞曰。第四非理。空理义云。二乘之人。观心性有。内住六根。外攀六境。为息此故。入于寂定。菩萨知心性而非有。而达根境皆空。而名息分别之心。故不住内外。名真宴坐。应理义云。二乘观境。不过内外。内谓六根。外谓六境。此十二处。摄一切法。缘此之心。能为厌患。至都尽位。名为入定。故诸教云。作非想相而入灭定。菩萨入寂。但观无相真理而入。不缘内外。而成灭心。名真宴坐。故诸教云。依无相界相而入灭定。又云住真空。止息攀虑。不游内外。离安立相。名真宴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