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藏第 38 册 No. 1782 说无垢称经疏

经。法住实际(至)不依六境故。

赞曰。动者乱动。真实边际。名为实际。无倒所缘义。空理义云。俗有所动。不住实际。真无所动。故住实际。俗依六境。故法动摇。真如不依六。故无动摇。动摇者可坏可毁可倒。应理义云。依他住真际。随于实际。竟不动故。古云诸边不动者。诸边执见不能动故。依他亦无动摇。随于真如。不依六境故。

经。法无法去来(至)增减思故。

赞曰。空理义云。俗有所住。有去有来。真中无住。何去何来。俗有增益之思。故不顺空。执为有故。有损减思故。不随无相不应无愿。拨为无故。真中无增益故。顺法空无损减故。随无相。应无愿。应理义云。依他随真。亦无去来。无所住故。去者过去。来者未来。由无现住。便无去来。若有所住。去来便。依他。不随无相应无愿。以随真如。无增减思。故能顺空。随无相。应无愿。古云。法无增损。乍似别牒。准此新文。乃释上义。古法离好丑。新文所无。理外加之。不知何也。

经。法无取舍(至)身意道故。

赞曰。空理义云。俗有生故可取。有灭故可舍。真无生灭。何取何舍。道者通生之义。根与境为道。俗有六根。为能执藏。故六境之法。成所执藏。真非六根之所藏。故法无所执藏。超六根道故。应理义云。依他随真。无取无舍。离生灭故。亦无能执藏。超过六根。非爱境故。非非所执藏。古云法无生灭。初句可成。法无所归。之者所执藏义。然不释所由。

经。法无高下(至)毕竟断故。

赞曰。空理义云。动转者形待义。戏论有虚妄分别。俗非不动。法有高下。真无动转。何高何下。俗中戏论不断故。是分别心之所行。真中戏论毕竟皆断。故离一切分别所行。应理义云。依他随真。无高无下。住不动故。亦离一切分别所行。分别戏论毕竟断故。古云法离一切观行。此言分别所行。分别。观行也。应理义中。或二十句。皆说真如胜义谛法。不如分别心之所执。亦不如彼所言说性。皆说无。非真如体性亦成空。前且随殊胜义说。不违理也。此二十句。应为十对。一一权思。恐厌文繁。故略而止。

经。唯大目连(至)岂可说乎。

赞曰。此结无我。空理义云。胜谛中。法性空如。是岂可如言说之者乎。应理义云。法体虽有。不如分别及所言说之自性有。岂可说乎。

经。夫说法者主谓(至)增益损减。

赞曰。下明说法道理。于中复二。初泛谈说听道理。后尊者目连下。劝如法说。空理义云。真谛本空。说听为有。皆名增益。俗谛本有。若言无空。便成损减。或总不称真法自性。名为增损。应理义云。法外分别及起言说。名为增益。如长法故。成唯识云。能诠所诠。俱非自相。但依增益。相似而转。似谓增益。非实有相。诸法自相假智及诠。俱非境故。言无法体。名为损减。拨无体故。或增所执减无二性。旧云无说无示无闻无得。俱不正成。无此文故。

经。若于处是(至)诸了别。

赞曰。此成正理。若证法智。证会法体。无增无减。即一切法。都不可说。古云无说无示。若听者智。证会法体。无增无减。亦不可闻。何所了别。言我了耶。此中有疑。若法说者。及与听者。皆有增损。佛如何说。诸大菩萨云何听耶。故释显之。

经。尊者目连(至)乃可说法。

赞曰。下劝如法说。初释疑示说相。后劝应修。譬如能幻化之士。夫为幻。化者。宣说诸法。假人假名。为假听者。假说诸法。都无少实。但为栰喻。故离增减。故佛说法。菩萨能闻。不知分别所说自性而起执故。

经。应善子知(至)大悲现前。

赞曰。下劝应修。有八种事。此中有三。一知生根。二慧达诸法无所罣碍。罣者障义。碍者拘义。三大悲现前。

经。识说大乘(至)应说法。

赞曰。此有五句。四赞大乘。五念报佛恩。六自意乐净。深信胜解故。七法词善巧。于法善巧。法无碍也。词善巧者。词无碍也。或法词者。说法之词。辨才无滞。八为三宝种能绍隆故。具此八种。乃应说法。声闻无此八种事故。不应说法。一一翻之。义可知也。旧经有六。无意乐净法词善巧。

经。世尊(至)正等觉心。

赞曰。第四陈益。当彼诘时。徒众获益。

经。时我世尊(至)诣彼问疾。

赞曰。此即第三。结答词由。卑躬请退。我时不报。故言默也。不能识解此所说解。名无辨也。

经。尔时世尊(至)问安其疾。

赞曰。自下第三。命大迦叶。文亦有二。初命。后辞。此初命也。摩诃迦叶波。此云大饮光。上古有仙。身皮金色。能饮日月之光。迦叶是彼之种。又大迦叶。身亦金光。饮弊日月。故名饮光。说此因缘。如弥勒疏。

说无垢称经疏卷第三(本)

说无垢称经疏卷第三(末)

经。大迦叶波(至)诣彼问疾。

赞曰。下辞有三。此总陈道屈也。迦叶偏济贫苦。不能等施慈。诸相犹存。不能事事无相。因斯被屈。故答不堪。

经。所以者何(至)而循乞食。

赞曰。下文第二别显理穷。初征后显。显中复二。初陈已事。后显他词。此征及陈己事也。游贫陋巷而顺乞者。贫苦不修。所以亦贫。恐当更贫。故劝之。富既不然。故不从乞。富多盈溢。乞乃顺已而丰饶。贫事皆无。随乞乖情而俭得。本以资身利济。不希益已繁握。故游贫巷。盖乃有由。次第行乞。故名修也。

经。时无垢称(至)而作是言。

赞曰。下显他词有二。初陈至轨。后正陈词。此初文也。

经。唯大迦叶(至)从于贫乞。

赞曰。初牒事非。次陈正理。后总结劝之。此初文也。从贫乞时。令当富乐。慈也。拔其贫苦。悲也。此唯济贫。舍于豪贵富豪。故言不普。

经。尊者迦叶(至)应次行乞。

赞曰。下陈正理。文复有二。一陈乞者。二陈施者。陈乞者中。文复有三。初破六相。次防六根。后明证理修因。初破六相者。一破偏行。二陈食想。三遣村坊相。四坏城色相。五趣佛家相。六破着相。此破偏行也。唯从贫乞。贫当可富。不从富乞。富当可贫。故住平等。应行乞食。旧经无六。唯四。阙入城邑及趣佛家。

经。为不食故(至)应行乞食。

赞曰。下除食相。迦叶见有食相。唯以资身为济贫。故次行乞。今以三义而教行乞。非但为资身等。一为至佛位。得菩提时。尚不须食故。而行乞食。资法身也。二为坏昔来生死食执。而应乞食。破生死也。故经说云。食段食时。如旷野子肉等。三为受他施。令他檀度得修满故。而行乞食。此三因中。初自六度因。次除生死缚。后他六度满。为此三义故行乞食。旧文第二为坏和合相。除食执也。食是三尘和合相故。第三为不受故应受彼食。今在空聚相文后。旧经与新次第不同。脱无此中第三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