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藏第 38 册 No. 1782 说无垢称经疏

经。知我无我(至)无我义。

赞曰。空理义云。知胜义谛本相皆无。我无我体。由来不二。为遮我倒。故说无我。是无我义。应理义云。知于真如本离言说分别之相。我与无我。由来不二。为遮我故。因无我显。名无我义。

经。无有自性(至)是寂灭义。

赞曰。空理义云。其一切法。胜义谛中。无自作用。故无自性。无他作用。故无他性。因缘生法。皆说空故。由此说无炽燃生死。生死既无。亦无涅盘。今时无息灭。涅盘既无。故无寂静之体。亦无烦恼。毕竟寂静所显之灭既尔都无。究竟寂静之事故。圣教云。设有一法过涅盘者。我亦说为如幻如化故。此空理是寂灭义。无有实涅盘而得。由此中百论有破涅盘品。应理义云。胜义谛中。有为诸法。不自生故。无自实性。不从他生故。无他实性。不从其生故。无二实性。虽无于此作用之缘。唯有功能缘可得故。由此故无炽然生死。生死既无。亦无实灭。真理本灭。非今始灭。亦无有实寂静自体。烦恼毕竟寂静之位。能令行者究竟寂静。此方名为实灭义。名大涅盘。非如小乘假涅盘也。

经。说是法时(至)心得解脱。

赞曰。此明益也。得阿罗汉。义如前释。

经。时我世尊(至)诣彼问疾。

赞曰。此显结词由卑躬请退。

经。尔时世尊(至)问安其疾。

赞曰。自下第七。命大无灭。初命。后词。此初命也。梵云阿泥律陀。此云无灭。相传释云。八万劫前。曾为供养一辟支佛。所得善根。于今不灭。故名无灭。又譬喻经云。毘婆尸佛入涅盘后。阿泥律陀。曾入佛堂。以为劫贼。见灯将灭。遂抽一箭。挑灯便明。见佛威光。面色毛竖。念言他尚施物求福。我云何盗。遂舍而去。以此善根。九十一劫。常生善处。今得值我。得是天眼。所获福果。曾无灭尽。故言无灭。是佛当弟。又传经云。世尊父叔。总有四人。一名净饭王。有二子。大名萨缚曷剌他志陀。此名一切义成。即是佛也。二者难陀。二名斛饭王。亦有二子。大名天授。即是提婆达多。小名阿难陀。三名白饭王。亦有一子。大名阿泥律陀。小名摩诃。果。四名甘露饭王。亦有二子。大名拔提。小名提沙。此之八子。皆悉出家。彼阿泥律陀。仙处听法。坐下睡眠。如来呵责。咄咄何为睡眠。螺蚌之类。无灭惭愧。闻法悲泪。多日不睡。遂便丧眼。后问耆婆。耆婆问其初患因缘。彼便具报。耆婆答言。眠是眼食。多时不睡。眼便饿死。求差甚难。遂修天眼。得见大千。人得天眼。应成二眼。人眼虽无。天眼见物。半见半无。因有说言半头天眼。今命之也。

经。时大无灭(至)诣彼问疾。

赞曰。下辞有三。此总陈道屈。其得天眼。有漏无记。有相非真。既被双征。便不能报。故初辞也。

经。所以者何(至)一处经行。

赞曰。下显理穷。初征。后显。显中复二。初陈已事。后显他词。陈已事中。有三。初明已经行。次梵天来问。后申其正答。此征及明已经行也。西方地湿。所食难消。迭砖为道。拟行消食。来而复往。如世经物。故言经行。因此亦得说法诵经。诸学禅者。亦修光明。及举等相。

经。时有梵王(至)能见几何。

赞曰。下梵天来问。天眼居禅。梵王皆得。见无灭之克证。谓顺已而来询。然地有上下。修有弱强。故得天眼能见几何。旧文颠倒。

经。时我答言(至)阿摩洛菓。

赞曰。此申其正答。一佛所化三千大千。无灭声闻。故唯见此。西方菓味。众色不同。阿摩洛菓。人多爱重。故以为喻。显见分明。

经。时无垢称(至)而作是言。

赞曰。下显他词有二。初明至轨。后正陈词。此初文也。

经。尊者无灭(至)为无行相。

赞曰。下正陈词有五。初征诘。二默然。三梵问。四彼答。五利益。初征复三。初总征。次别征诘。后结难。此初文也。为有行相者。空理义云。所得天眼。为是体有差别行相。为是体无差别行相。初问世谛。后问真谛。应理义云。为有虚妄分别之行解相状。为无虚妄分别之行解相状。此中论者。乍似猛浪。无心缘境而无行相。若无行相。如何缘境。如唯识说。今问虚妄。故无有失。

经。若有行相(至)不应有见。

赞曰。此别诘也。空理义言。若是体有之行相者。即与外道五通无别。云何名内。等者相似无别之义。以执为有世俗谛故。若体是无之行相者。即是无为。无为真谛。性皆空故。如何有见。应理义云。若有虚妄分别之行相者。即与外道五通无别。彼从虚妄分别生故。三界心心所。皆虚妄分别故。若无虚妄分别之行相者。即是无为真如之类。不应有见。真如虽有。无行相故。不能有见。观其此问。且问声闻佛之天眼亦应双问。佛天眼通心心所故。非无行相。非是虚妄分别心故。非有行相。不同前问。故无有失。

经。云何尊者(至)能有见耶。

赞曰。此结难也。此理皆非。云何有见。

经。时世尊默无能对。

赞曰。二默然也。词理无加。故默无对。

经。然彼诸梵(至)真大根者。

赞曰。三梵问也。孰者谁也。梵闻希法。便得未曾。屈已尊人。便问世间谁得最胜真天眼者。

经。无垢称言(至)及种种相。

赞曰。四彼答也。有佛释迦。久修善本。得真天眼。空理义云。释迦真智。内契真空。不舍寂定。不是有为。外随世俗。见诸佛国。不是无为。名真天眼。不同外道见于二相及种种相。二相者。总有空相。种种相者。别有空相。应理义云。无灭天眼。用而不寂。先入本定。后起天眼。天眼散心有漏无记。名非真眼。唯见大千。如来天眼。无分别智。正观真如。不舍寂定。后得智中。起于无漏。善性天眼。见诸佛国。广尽十方。能无二相及种种相。二者有行无行。总差别相共相之类。种种相者。别差别相自相之类。此虚妄分别相也。

经。时彼梵王(至)歘然不现。

赞曰。五利益也。闻希妙法。便发胜心。听问既周。歘然不现。

经。故我不任诣彼问疾。

赞曰。结答词由卑躬请退。

经。尔时世尊(至)问安其疾。

赞曰。自下第八。命优婆离。初命。后辞。此命也。梵云优婆离。此云近执。佛为太子。彼为近臣。执治故事。故云近执。即守库藏之官僚也。诸释出家。留所著衣宝冠及象。而皆与之。后便思念。释子豪贵。尚舍出家。我何人也。而犹安住。以冠挂树。象系树间。愿言取者我当奉施。往释子所。具述来情。释子咸喜。便来白佛。请先度之。为我上座。自舍慢心。我当敬事。佛便许之。释子致敬。礼拜波离。大地震动。空声遥赞。是诸王子。我慢山崩。屈己先尊。今礼卑足。为持律之上首故今命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