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藏第 39 册 No. 1788 金光明最胜王经疏1-3卷

经。黄鸟「作白形黑乌变」为赤。

赞曰。明无变异相故无舍利。黄鸟者旧本云??枳罗此云黄鸟。应是此间黄戾娄鸟。又解。无正相翻。西方有此鸟形如鸲鸽。黄鸟形小。喻色蕴老不遍三界。分段老不遍无漏地。乌形稍大喻四蕴老遍三界故。喻变易老遍无漏地故。今此法报二老俱无。故无舍利。

经。假使「赡部树可生多罗果朅树罗枝中能出庵」罗叶。

赞曰。明法身等无灭相故无舍利。赡部树者此洲北临大海多有此树。树子极大。亦复堪食。树下海内多有好金。旧云阎浮檀金者讹。瑜伽论云。无热池侧有大赡部树。此洲因树而以立名。多罗树者传云。形大叶狭长。即贝多罗叶。西国书此树叶。朅树罗者此亦无翻。旧云佉受罗树子。如汉苽。内有小子。子大如蒜。食之甘美。传西国说。摩揭提国着子。余处不多着子。庵罗(传云此云甘子子小)如是异类虽有生灭。尚无此类果等灭已而生彼等。云何无为法得有前灭而留舍利。若据自性法身。般若论云。三相异体故离彼是如来。

经。斯等希「有物或容可转变世尊之舍利毕竟」不可得。

赞曰。法合。彼等有为设可转变故云或容容彼不定。如来法身必无生灭留骨舍利。若报化身义准可知。

经。假使用龟毛「织成上妙服寒时可披着」方求佛舍利。

赞曰。此下三行明具三德故无舍利。初一行明般若真实离虚妄故。龟毛本无喻实性。般若无有骨分。织成妙服喻因舍利而修胜行。寒时可披着喻望当得常果。若妄计心谓佛真身实有骨等。有漏身分如毛。执我能依修得实果如衣。是遍计妄。妄等即无。故自性般若据实无舍利。或可。计用血肉筋骨集成法身。如以龟毛集成衣服用以御寒。此事既无。故无舍利。离前生相。

经。假使蚊「蚋足可使成楼观坚固不摇动方求」佛舍利。

赞曰。喻法身真实微细之法。不可转异成有为麁血肉舍利。离前异相。

经。假使水「蛭虫口中生白齿长大利如锋方求佛」舍利。

赞曰。喻解脱自性不可得有有漏血肉系缚之法。如蛭生齿而为缚碍。既不有生故定无灭。离前灭相。或复初喻地前真如。非客尘染故不生故经云不生不灭。十地真如虽分澄净。非转染成故不异故经云不增不减。非随功德生增。非随烦恼灭减。后喻道后解脱之身。已离缚故故无舍利。又解。前三行喻生无自性性。次三行喻相无自性性。后八行喻胜义无自性性。如次即于依他遍计圆成三性令修观行。

经。假使持「兔角用成于梯磴可升上天宫方求佛」舍利。

赞曰。下四行明四人有障不得四德。此意即明法身是常乐等。今此中以兔喻法身。常作无常想如依兔求角。为梯天宫者喻涅盘常德。以无常想梯悕得入涅盘宫。无有是处。由此故知无有舍利。准此即明。欲求法身舍利毕竟不得。此初即除缘觉舍心。由此世尊作无常想故。欲舍心入大涅盘必定不得。故知法身必无无常。为无常观如依于兔求角作梯望升天宫。必定不得。故二乘云得者是方便说。如胜鬘经云。去涅盘界近言得涅盘。实不得也。今使观常修大悲故。除舍心障能为常因证佛常德。又依法身观有无常骨肉舍利。望求供养为法身因。亦必不得。如依于兔求角成梯磴以升天。故不可得。上约倒观障自不得法身常德。此约邪观求佛舍利不得。既无舍利。依何修行能为常因。

经。鼠缘「此梯上除去阿苏罗能障空中月方求佛」舍利。

赞曰。除声闻畏苦障。声闻之人观佛法身有漏苦想。如似于鼠。依法身乐德上无如兔角为梯。计此苦想能除诸障。能降诸魔得大涅盘。如鼠缘兔角上天。除怨必定不得。或鼠喻声闻。兔角梯喻于乐德作真苦想。实无苦故计为有苦。有苦故即有无常。谓有骨肉舍利故今求之。即用此因希得乐德。如缘兔角梯除阿修罗不令障月。月喻涅盘既不称实。明定不得。令修大定为能证得大乐德因。

经。若蝇「饮酒醉周行村邑中广造于舍宅方求佛」舍利。

赞曰。除外道着我障。由除世尊于余有漏观有我乐以颠倒故。如蝇饮醉当处便卧。不能飞历村邑造于窟宅。因中十地法如城择灭如村邑。涅盘乐德如舍宅故智度论引。有一外道为舍利子说一颂云。我饮粳米酒窃持一瓶来。山地诸草木视之如金色。此喻外道于有漏法作不空有相有愿。今据无为。不得云造作舍宅。但云造诣。或依了因假喻造舍者。今除妄执倒故修于般若智慧明觉。能得如来涅盘大我。或如外道。虽计我常然有舍身受身之义。故谓世尊常我之身有其舍利。既是颠倒。故无舍利。

经。若使驴「唇色赤如频婆果善作于歌舞方求佛」舍利。

赞曰。除阐提不信障。由痴不信法身四德。以愚闇故喻驴唇黑。以不信故不得如来涅盘大净。如驴黑唇不可令赤如频波果。阐提不信不可得于法身之上谓有舍利故。令修信能为净德因证得大净。此之四德各据增障增因而说。准修行位此逆次第。据四德次故先说舍心等。善作于歌舞者歌喻说法。即利他。行舞喻自利行。准此经文似总喻第四。据真谛本即善作下通结前四。故彼经云。凡夫及二无能说及能行自他无是处故总不能说如来四德及修四因。然此文意或暂不能说及修行。或据定性二乘及无性阐提外道。然可得云为不定姓及有种姓以令除障。修四德因证四德故。或可。定姓不愚法者亦得。为说令知故少化他故。或可。此文但喻结第四影前三人。

经。乌与「鸺鹠鸟同共一处游彼此相顺从方求佛」舍利。

赞曰。明真实法身具足四德故无舍利。亦分为四。此初明常实德不与无常虚妄同处故无舍利。又无常观不得常德。设若得者可求舍利。既不可得故不可求。

经。假使「波罗叶可成于伞盖能遮于大雨方求佛」舍利。

赞曰。明大乐德。若谓为苦如波罗叶。波罗叶传云各分三道。不可为盖而遮大雨。大雨喻变易苦。声闻谓苦故不能破变易四魔大雨之苦。二乘作无常及苦观不能得常乐。

经。假使「大船舶盛满诸财宝能令陆地行方求佛」舍利。

赞曰。明大我德。以法身我如大船舶。具恒沙德如满财宝。令陆地行喻外道我见。外道我见心不能见真我。真我如舟。不于外道我见陆地心行。

经。假使「鹪鹩鸟以嘴衔香山随处任游行方求佛」舍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