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藏第 39 册 No. 1788 金光明最胜王经疏1-3卷

经。有一婆罗门以杖击金鼓于其鼓声内说此妙伽他。

赞曰。标闻法也。有二。初半见能击鼓人。次半颂闻鼓说法。有一婆罗门表能感教机。以杖击者表闻教者。以善根杖感击世尊能诠教鼓。或婆罗门表当见佛。故俱舍论云。所说沙门性亦名婆罗门亦名为梵轮。真梵所转故。准知世尊亦名真婆罗门。真净行故。以大悲杖击后得智鼓流教法声。声上假立伽陀等故。此即讽诵伽陀颂也。

经。金光明鼓出妙声遍至三千大千界。

赞曰。下广陈所闻有九十五颂。大分为二。初十一颂总标胜利。次八十四颂。别明胜利。初总标中复分为三。初半颂标鼓胜音。次七颂半标别胜利。后三颂标下胜因。此初也。

经。能灭三涂极重罪及以人中诸苦厄由此金鼓声威力永灭一切烦恼障断除怖畏令安隐譬如自在牟尼尊。

赞曰。初标别胜利中下。有三复次说忏愿等。然初二复次影略互明。第三复次忏等俱广。今此标中初四颂半。合标初二略明忏等胜利。次三颂标下第三广明忏等胜利。初段分二。初两颂半标离苦。次两颂标得乐。初离苦中一颂半离苦一颂赞佛。此离苦。中初半颂离苦果。次一颂离苦因。上中恶业招三涂报云极重罪。下品恶业招人中苦。即爱别离老病死等。离苦因中三句离因一句举喻。喻有两义。一喻众生得灭苦因如牟尼尊。二喻金鼓亦如牟尼能说圣法灭众生苦。

经。佛于生死大海中积行修成一切智能令众生觉品具究竟咸归功德海。

赞曰。赞佛有二。初半颂赞自利德。后半颂赞利他德。觉品具者能令众生修大菩提。相应眷属一切功德皆悉满足。即大菩提。究竟咸归功德海即大涅盘也。或觉品具是能令修因满。归功德海是能令得果满。

经。由此金鼓出妙声普令闻者获梵响证得无上菩提果常转清净妙法轮。

赞曰。明得乐也。初一颂得自利乐。后一颂得利他乐。此得自利乐有三。一令得梵音。二证菩提。三得涅盘。准瑜伽论九十五。以转法轮有自他转。自转之中有五种相。第一为得所得之境。第二为得之方便。第三为得所得。第四对他相续。令他于自所证深生信解。第五令他于他所证深生信解。此常转妙法轮即第三为得所得。大涅盘果。前有菩提后有随机说法故。此转法轮即涅盘也。其法轮义如本法华经疏明。

经。住寿不可思议劫随机说法利群生能断烦恼众苦流贪瞋痴等皆除灭。

赞曰。得利他乐。一为众生住寿。二为说法。三断烦恼。众苦流即惑业苦三。此断所缘缚。所缘缚尽能缘贪等皆亦随灭。即断能缘缚。既离诸缚。故得安乐。

经。若有众生处恶趣大火猛焰周遍身若得闻是妙鼓音即能离苦归依佛。

赞曰。下三行颂标下广忏悔等有二。初一颂标有罪闻法解忏离苦。后两颂因闻鼓声得于安乐。此初也。问。此是妙幢自梦金鼓余人不闻。如何得言有处恶趣大火遍身闻妙鼓音离苦归佛。答。此前后说他得益等皆是妙幢菩萨梦见。实非余人得闻鼓音。此意即表若众生类得闻佛说得如是益。

经。皆得成就宿命智能忆过去百千生悉皆正念牟尼尊得闻如来甚深教由闻金鼓胜妙音常得亲近于诸佛悉能舍离诸恶业纯修清净诸善品。

赞曰。标得乐分六。初半颂得宿命智。次一句得正念。次一句闻法。次两句近佛。次一句离恶。次一句修善。

经。一切天人有情类殷重至诚祈愿者得闻金鼓妙音声能令所求皆满足。

赞曰。下三颂标下令余种胜因有三。初一颂标愿遂心。次一颂标得离苦。次一颂标得安乐。此初也。

经。众生堕在无间狱猛火炎炽苦焚身无有救护处轮回闻者能令苦除灭。

赞曰。标得离苦。且据重说离无间苦。或可。初半颂离无间苦。后半颂通离诸处及诸趣之苦。

经。人天饿鬼傍生中所有现受诸苦难得闻金鼓发妙响皆蒙离苦得解脱。

赞曰。标得乐也。初半颂牒所离苦。后半颂辨所得乐。

经。现在十方界常住两足尊愿以大悲心哀愍忆念我众生无归依亦无有救护为如是等类能作大归依。

赞曰。下八十四颂别明胜利。分之为四。初二十五颂第一复次明忏愿等。次唯愿十方佛下十三颂第二复次明忏愿等。次七言下四十三颂第三复次明忏愿等。次若有男子及女人下四颂说胜劝修。然三复次忏愿等中。初复次中多忏烦恼障。第二复次多忏业障。第三复次多忏报障。其中略广有此不同。忏悔正云说罪。应以善悔及所起善语业为性。若兼能起亦有意业。若申礼敬亦有身业。具足应以善悔及所起三业为性。初复次中有三。初二颂请求加护述正归依。次十四颂明忏悔。后九颂明发愿。初中分四。初二句举所归投。次二句请垂悲念。次二句申无救护。次二句请作归依。有情之中有无足多足四足二足。人天二足于余为胜。佛于二足更复为尊。哀其有苦慜彼无乐。体即慈悲。愿记不舍名为忆念。投起名归恃怙名依。拔苦为救与乐为护。

经。我先所作罪极重诸恶业今对十力前至心皆忏悔。

赞曰。下十四颂明忏悔分三。初一颂标。次十二颂辨。后一颂结。此初标也。罪者毁责过失之名。极重恶业亦毁责过失语。设轻小罪亦名极重作罪恶业。通论三业悉忏云皆。

经。我不信诸佛亦不敬尊亲不务修众善常造诸恶业。

赞曰。下别辨为十二。初一颂明忏不信无惭等所造恶业。不敬即不崇贤不务修善。即不重善。由此造恶。

经。或自恃尊高种姓及财位盛年行放逸常造诸恶业。

赞曰。第二颂忏由憍慢等造恶罪业。一恃德尊高。二恃种姓贵胜。三恃多财。四恃官位。五恃盛年及长寿无病。自举陵他即因慢起恶恃此醉傲。即由憍造恶复行放逸不能防修。故造恶业。

经。心恒起邪念口陈于恶言不见于过罪常造诸恶业。

赞曰。第三颂忏心口二业所造恶业。

经。恒作愚夫行无明暗覆心随顺不善友常造诸恶业。

赞曰。第四颂忏由痴造恶业。

经。或因诸戏乐或复怀忧恼为贪瞋所缠故我造诸恶。

赞曰。第五颂忏因贪瞋故造恶业。戏乐即贪忧恼即瞋。贪嗔即种子。缠即现行。或八缠等举二摄余。

经。亲近不善人及由悭嫉意贫穷行谄诳故我造诸恶。

赞曰。第六忏由近恶友及小随惑畜积不舍鄙悋称悭不耐他荣妬忌称嫉为罔羂他曲顺彼意称谄心怀异谋矫现有德称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