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藏第 39 册 No. 1788 金光明最胜王经疏4-6卷

经。答言梵王若水中月行菩提行我亦行菩提行若梦中行菩提行我亦行菩提行若阳焰行菩提行我亦行菩提行若谷响行菩提行我亦行菩提行。

赞曰。答也。行相难知举喻以显。此有四喻。一水月喻。喻无外境而定心所行境得成。如水为缘虽水中无月有月影起。我今亦尔。从定愿心现诸境界。虽无实身等为利众生而似身境生。月影既不行我身亦不行。此除遍计性。谓定所取境离心实有故举水月喻。虽无月境而似月生。二梦境喻。喻无心外爱憎之境而有爱憎境增生。如虽受彼三界六道爱非爱身行菩提行如梦所见。爱非爱身行菩提行不取为真。三阳焰喻。能取心心所迷乱故缘所取境。虽非是实而有似境生。非真实有。菩萨以无分别智于三轮境应如是知。无有真实。四谷响喻。所起语业化众生时如谷响声。谷实无声但自出声似彼谷响。故知菩萨为他说法观如谷声。由他缘现但似谷声。说法利生实非出声为他说法。如是行菩提行如无性摄大乘第四说。如经所说。于依他起自性说幻等喻。于依他起自性为除他虚妄疑故。云何无义而有实取诸三摩地所行境转。为除此疑说水月喻。云何无义有爱非爱受用差别性。为除此疑说所梦喻。云何无义心心法转。为除此疑说阳炎喻。云何无义种种戏论言说而转。为除此疑说谷响喻。如次配四。彼论更有四喻。此经文无。不须具引。大庄严论第四八喻大意相似。何故无余。略故无也。又释。此中除有无相执。似幻不无故。辨中边论颂云。于不动无倒谓知义非有非无如幻等。有无不动故。释云。前说诸义离有离无。此如幻等非有无故。谓如幻作诸象马等。彼非实有象马等性。亦非全无。乱识似彼诸象马等而显现故。如是诸义无如现似所取能取定实有性。亦非全无。乱识似彼所取能取而显现故。此中意说。如水中月非实月性故。非有而有似现故不无。我行菩提行亦如是。因缘和合假故非有。然有假和合相故不无。五蕴不有故能现法界。不无故。法界即五蕴。即前所说得安乐住者不动不为有无动故。但总相喻离有无相不别配蕴。又依见觉知闻如次喻四所取境界性离有无。准下问答约见闻辨故。

经。时大梵王闻此说已白菩萨言仁依何义而说此语。

赞曰。第三问依何道理如是而说。前问问修此问问说。或前问答自行修说但且说修。此后问答为他说修起说但且问说。前后互影二利各具。于中有四。一问二答三难四通。此问依何道理能离有无而起修说。或问。既如水月等非实有者依何修说。

经。答言梵王无有一法是实相者但由因缘而得成故。

赞曰。答也。依因缘道理。由假因缘故离有无。如因净水有月影生故不无。非如所现真实之月故不有。余准此知。如水月等无有一法是实有相者。但依假因缘故得修说。

经。梵王言若如是者诸凡夫人皆悉应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赞曰。三设难也。若由因缘假合之法能修说者。诸凡夫人皆因假成。悉应得菩提。此意若有实能修之者可有得不得既皆假有。凡亦应得。如维摩诘以真如门令一切皆得记。此以因缘门难应皆作佛。

经。答言仁以何意而作是说。

赞曰。为通有三。初总非。次通释。后梵王是诸圣人下结成。或分为二。初总非。次通释。释中有四。法喻合结。今且依初科。此初也。

经。愚痴人异智慧人异菩提异非菩提异解脱异非解脱异。

赞曰。为通有三。初法。次喻。后梵王愚痴异生下合法中有二。初凡夫执有无异。故不成佛。次圣者知不异故得菩提。此初。即执愚智等或定一异。此虽言异亦应有一。有无生灭等不了实无因缘心有。不称境知不得作佛。菩萨翻此。故作佛。或依俗谛即有愚智能行异。菩提非菩提即善不善因异。解脱非解脱果异。

经。梵王如是诸法平等无异于此法异真如不异无有中间而可执着无增无减。

赞曰。圣者了知有无愚智等皆非定异。以于此中法界真如等法平等故皆不定异。无有中间者。诸法非定异非定一非亦一亦异。不言非一影第二句说。第三句名无中间不说第四句。但是遮三更无别法。此一异等皆不可执。如水月无实离增执。如似有月离减执。由称境知故得作佛。此或第一义即不异。然准下喻据愚智解别。

经。梵王譬如幻师及幻弟子善解幻术于四衢道取诸沙土草木叶等聚在一处作诸幻术使人覩见象众马众车兵等众七宝之聚种种仓库。

赞曰。举喻也。有三。初缘生幻境喻。次愚人执实喻。后智者知幻喻。此初也。于中有六。一幻主。二幻资。三幻处。四幻缘。五起幻。六幻相。譬如幻师喻八识心王幻主。及弟子者喻心所幻资。善解幻术能了别境总别等相能变起用。于四衢道喻四谛幻处。取诸草等即是名色幻缘。聚在一处或随起依苦集等处。作诸幻术者此起幻因缘业力起种种事业不同。使人覩象马等者幻相。初喻四生内处。七宝之聚喻外境。又释。幻师喻第八识。幻弟子喻余七转识。依第八起故。故经论云识如幻事。衢道喻四识住。故八十六云。有取之识依四识住发起种种自体随转。相似法故沙土草木喻种子识。随在一处者喻随于一识住及四识住。作诸幻术者喻四缘力能起五蕴。又释。幻师是佛弟子菩萨僧等。四衢道者在四生处。解幻术巧方便智。取诸沙土等随彼机缘所乐之法。随在一处随所受根熟生处见象等为现身。七宝等为说法。准下合意此释为好。余同前解。

经。若有众生愚痴无智不能思惟不知幻本。

赞曰。下愚人执实喻有三。初不知幻本喻。次初见执实喻。后终亦不思喻。初也。言幻本者幻人幻缘皆名为本。喻无智故不知五蕴从缘假生。

经。若见若闻作是思惟我所见闻象马等众此是实有余皆虚妄。

赞曰。次初见执实喻。不知假。随所见闻分别妄执将为实有。言空无我等皆虚妄无。不离有无增减之执。

经。于后更不审察思惟。

赞曰。后终亦不思喻。亦不审观思量惟忖名义皆假虚妄缘生。

经。有智之人则不如是了于幻本。

赞曰。后智者了达喻。文有其二。初自能了知喻。后随为他说喻。初文亦有二。初了知幻本喻。了从缘生非定有空。

经。若见若闻作如是念如我所见象马等众非是真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