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藏第 39 册 No. 1788 金光明最胜王经疏4-6卷

经。世尊若有苾刍苾刍尼邬波索迦邬波斯迦持是经者时彼人王随其所须供给供养令无乏少我等四王令彼国王及以国人悉皆安稳远离灾患。

下劝供给得乐有三。初明行法人。次时彼人王下令供给。后我等四王下明王臣得乐。

经。世尊若有受持读诵是经典者人王于此供养恭敬尊重赞叹我等当令彼王于诸王中恭敬尊重最为第一诸余国王共所称叹。

下劝敬重他附有四。初举所敬者。二人王于此下劝应敬赞。三我等当令彼下明其敬赞。四我当令彼下明敬者得尊他附。

经。大众闻已叹喜受持。

下第四时会依学。

金光明最胜王经卷第六

唐三藏法师义净奉 制译

四天王护国品第十二

四天王护国品三门分别。一来意。二释名。三解妨。言来意者。前品赞经胜妙劝他弘持。此下三品明经可尊行者得护。初一天护后二呪护。又前品四王劝他。此品愿自守护。前品令他行二利。此品明自行二利。前品自意劝持。此品佛劝广护。故前品后有此品生。释名者。自在光洁神用名天。众天所归为君统摄称为王也。天之王故依士释。方城不同统领分四。复带数名。护谓防御摄养防御为彼除灾摄养增其福慧。四天为能护。国者是所护。能所合称。此广明彼名四天王护国品。解妨者。问。此品守护亦通人王并余神众。何故但云四王护国。答。人王行法护国因彼四王。余神是四王臣故但说四王护国。问。行法四王守护则是护人。何名护国。答。人为国本。如说有情名为佛土。故虽护人则名护国。问。三乘圣众释梵诸天见行法人咸应卫护。何故但说四王护国。答。理应皆有。且说宜闻人。复四王标名。护世为显名行相符。故标四王不说余护。问。天人敬重四众弘经亦护正法。何故唯言四王护国。答。护法意为益物。法住能令国安。为彰利他大悲偏言护国。非法。

经。尔时世尊闻四天王恭敬供养金光明经及能拥护诸持经者赞言善哉善哉。

赞曰。就此品中大分为六。初世尊赞叹令修。二四王奉教愿护。三时四天王下四王荷恩叹佛。四佛更劝护结成。五闻是颂下四王庆喜护持。六大众闻经得益。初段分二。初赞成后劝护。赞中初总赞后别赞。此总也。一赞护法。二赞护人。又一赞劝他。二赞自护。又一赞宿世善因。二赞今护人法。故重言善哉。

经。汝等四王已于过去无量百千万亿佛所恭敬供养尊重赞叹植诸善根修行正法常说正法以法化世。

赞曰。别赞。初赞福业。次修行正法等赞智业。后汝等长夜下赞悲业。此初二也。于诸佛所修于三业。供养恭敬身业。尊重意业。赞叹语业。依仁王般若经。以一僧祇供养诸佛得至初地为四天王。

经。汝等长夜于诸众生常思利益起大慈心愿与安乐以是因缘能令汝等现受胜报。

赞曰。行悲业。初赞。以是因缘下结。

经。若有人王恭敬供养此金光明最胜经典。汝等应当勤加守护。令得安稳。汝诸四王及余眷属无量无数百千药叉护是经者。即是护持去来现在诸佛正法。汝等四王及余天众并诸药叉与阿苏罗共鬪战时常得胜利。汝等若能护持是经由经力故。能除众苦怨贼饥馑及诸疾疫。是故汝等若见四众受持读诵此经王者。亦应勤心共加守护。为除衰恼施与安乐。

赞曰。劝护有三。初劝护人王。汝诸四王下劝护正法。是故汝等下劝护四众持经之人。劝护法中初护法汝等四王及余天众下明护法益。护法益中初降自胜怨。汝等若能下除他三难。一怨贼。二饥馑。三疫病。护四众文可知。

经。尔时四天王即从座起偏袒右肩右膝着地合掌恭敬白佛言世尊此金光明最胜经王于未来世若有国土城邑聚落山林旷野随所至处流布之时。

赞曰。第二四王奉教愿护有二。初愿以身护法。后尔时世尊复若四天王下愿以呪护。愿身护中有二。初愿身护人。后尔时四天王下愿身护法。法藉人以弘宣。故先护人。人由法以成德。次须护法。护人之中虽亦护法。意明护人故赞护法。或可。初愿双护人法。后重校量重劝护法。法是佛师故更重劝。且依初释。护人分四。一四王愿护。二尔时佛告下世尊赞成。三尔时四天王下教人王弘法之仪。四尔时四天王下明人王依法修行得护。初愿护有二。初标愿守护。后世尊若彼国王下正愿守护。标中一愿护之仪。二明所护法。三明所护法时。四明护法处。五明所护人。六明拥护相。此初四也。

经。若彼国王于此经典至心听受称叹供养并复供给受持是经四部之众深心拥护令离衰恼。

下明所护人。初明所护人。于此经典下明护所以。

经。以是因缘我护彼王及诸人众皆令安稳远离忧苦增益寿命威德具足。

下明拥护相。

经。世尊若彼国王见于四众受持经者恭敬守护犹如父母一切所须悉皆供给。

赞曰。正愿守护有三。一所护之人。二见于四众下明得护所以。三我等四王下广明护相。得护因中有二。初明王得遇胜缘。二恭敬下明正修胜行。

经。我等四王常为守护令诸有情无不尊敬是故我等并与无量药叉诸神随此经王所流布处潜身拥护令无留难。

赞曰。广明护相。初护法后护人。此护法。令他敬法必须自尊。自若不行何以劝物。是故我等潜护斯经。

经。亦当护念听是经人诸国王等除其衰患悉令安稳他方怨贼皆使退散。

赞曰。后护人有二。初标守护。若有人王下重成护人。初也。

经。若有人王听是经时邻国怨敌兴如是念当具四兵坏彼国土。

赞曰。重成护人有四。一邻敌心念兴兵。二经威彼自溃。三此王命师讨罚。四神助令彼归降。初也。

经。世尊以是经王威神力故是时邻敌更有异怨而来侵扰于其境界多诸灾变疫病流行。

下是第二彼溃有二缘。一他寇来侵。有锺鼓日侵。二自境灾疫。

经。时王见已即严四兵发向彼国欲为讨伐。

下第三命师讨罚。讨者除也诛也。伐者征也败也。欲败去之。今经作罚。说文罪之小者曰罚。广雅罚折伏也。今既兴兵应为伐字。或彼但兴念未集兵戈。此王兴师欲折伏之。故为罚也。

经。我等尔时当与眷属无量无边药叉诸神各自隐形为作护助令彼怨敌自然降伏尚不敢来至其国界岂复得有兵戈相伐。

下第四神助令彼归降有二。初兴念则降。二尚不敢来下永无相讨。

经。尔时佛告四天王善哉善哉汝等四王乃能拥护如是经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