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藏第 39 册 No. 1788 金光明最胜王经疏4-6卷

下说颂有五十六颂分二。初二颂总标修行。后五十四颂别颂舍身。前长行有十段。今颂大段略不颂第四思应舍命第七虎遂能食第十结示利生。即分为七。初一颂半颂第一陈往眷属。次半颂颂第二述昔欢游。次一颂颂第三遇苦悲生。次一颂颂第五捐身救济。次二颂颂第六瑞感人天。次四十六颂半颂第八眷属号恋。次一颂半颂第九为立制底。初五段准文可知。颂眷属号恋中长行有三。初二兄怪不还下六颂颂兄弟悲啼。细分可知。略不颂侍卫追觅。菩萨舍身时下四十颂半颂父母哀叹。前长行有十一。无先遣臣出。今颂中有。然无第十。第十一母泣陈悲。第三王慰夫人在第四王臣出觅中。故但分十。初十一颂颂夫人惊异。次半颂颂第二王遂悲惶。次因命诸群臣下十四颂颂第四王臣出觅。次王复更前行下五颂半颂第五得子委由。次时王及夫人下七颂颂第六知已悲噎。次我今速可之山下下二颂颂第七诣舍身所。次半颂颂第八覩见崩摧。就夫人惊异中分五。初一颂宫内欢乐。次一颂半感激乳流。次六颂半颂悲泪白王。前长行中寝梦不祥.侍女闻言.走入驰告.母闻愁恼.总在此白王中更不别颂。以文影略离烦重故。次一颂白已闷绝。次一颂婇女忧惶王闻如是语下颂第二王遂悲伤。因命诸群臣下十四颂王臣出觅。前长行有七。今颂分三。初半颂命臣追觅。长行中无。次九颂颂初四散推求。于中初三颂臣佐寻求。次尔时大车下四颂颂前第三王慰夫人。以文便故。又长行中悲泪白王不言闷绝以水洒苏。今颂中有文影略故。后王即与夫人下二颂颂王出推求。初一颂王。次一颂臣。王求爱子故下四颂半颂王臣出觅中第二大臣来白。于中分三。初一颂半颂王见使来。次一颂举手招问。后二颂大臣进白。王复更前行下五颂半颂前第五得子委由。于中分四。初半颂王见臣来。次一颂白二子存。次半颂报萨埵亡。次三颂半述其死由。时王及夫人下颂第六知已悲噎。于中分四。初一颂父母闷绝。次一颂臣佐水洒。次三颂又臣重报。次二颂父母号叹。次二颂第七诣舍身所。次半颂第八覩见崩摧。次一颂半大段第九为立制底。

经。复告阿难陀往时萨埵者即我牟尼是勿生于异念王是父净饭后是母摩耶太子谓慈氏次曼殊室利虎是大世主五儿五苾刍一是大目连一是舍利子。

下品中第二大段会于今古。

经。我为汝等说往昔利他缘如是菩萨行成佛因当学菩萨舍身时发如是弘誓愿我身余骨来世益众生此是舍身处七宝窣堵波以经无量时遂沈于厚地由昔本愿力随缘兴济度为利于人天从地而涌出。

下品中第三大段劝励修学。于中初一颂指昔劝修。后三颂结示制底意。

经。尔时世尊说是往昔因缘之时无量阿僧企耶人天大众皆大悲喜叹未曾有悉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复告树神我为报恩故致礼敬佛摄神力其窣堵波还没于地。

下品第四大段众闻得益文分为三。初牒前所说。次无量阿僧祇耶下明得益多少。次复告树神下答问总结。准前长行。但阿难问佛礼塔由。此中即答树神所问。故前问中应有树神同问礼由。但略不说。后佛摄神力下明塔归故。以事讫故。

十方菩萨赞叹品第二十七

十方菩萨赞叹品三门分别。言来意者。流通有三。谓学行赞重付属三别。令其后代依法修行。获益既多。故申庆赞。故前品后有此品生。释名者。赞者称也。叹者吟也。即称扬吟咏。应言触事美德云赞是理谕扬为叹。初人后法。或通人法俱称赞叹菩萨能赞之人。十方说其来域。欲令有情殷重。故举十方远来。胜人尚自谕扬。劣者何不歌咏。又彰胜者能故非下劣者。欲令慕胜增进修故。故下品云。令未知者随顺修学。释难者。问何故旧经总为一品。今者新翻别为四品。答准梵本经。每一品头书一菩萨。或复点记。今依梵本四人赞叹各别书记。故今分四。旧人以见同是赞佛故合为品。又解。旧文脱无其记。且如赞叹。新经四人。旧经即无大辨才赞。故开合异。问准旧本经。无量菩萨从此世界至金宝盖山如来国土礼赞彼佛。新经即云。各从本土诣鹫峯山。礼世尊已同音而赞。如何乖反。答旧错今是。何者。是处闻经合赞此佛。又准上来即有十方菩萨。何故俱往金宝山国赞彼佛耶。若云说经由其信相。信相后时当得成佛名金宝山。故往赞彼者。此亦不尔。何者。现宝山佛非信相身。彼佛又非说授之主。又后不言此诸菩萨从彼土来。如何得言承彼佛力。故请虽由妙幢能说即释迦佛。闻法来此亦俱释迦力。彼妙幢师故赞释迦。新文为正。文段分三。初菩萨云集。次正申礼赞。后如来叹印。

经。尔时释迦牟尼如来说是经时于十方世界有无量百千万亿诸菩萨众各从本土诣鹫峯山。

下此即初段。初经家序。二于十方世界下菩萨云集。

经。至世尊所五轮着地礼世尊已。

下申礼赞。初身礼后语赞。此初也。能发身语即是意业。三业礼赞表敬深也。

经。一心合掌异口同音而赞叹曰。

下申赞。初标次赞。此初也。于境专念云一心。尊重情深故合掌身殊故异口齐赞故同音。

经。佛身微妙真金色其光普照等金山清净柔软若莲华无量妙彩而严饰三十二相遍庄严八十种好皆圆备光明炳着无与等离垢犹如净满月。

下赞有十一颂分二。初十颂赞三身。后一颂结略发愿。赞三身中初八颂赞化身恩德。次一颂赞报身智德。后一颂赞法身断德。赞恩德中初二颂赞现身。次一颂赞说法。次一颂赞福智。次四颂赞利生。赞现身中初一颂所依总身。次一颂相及随好具如前辨。

经。其声清彻甚微妙如师子吼震雷音八种微妙应群机超胜迦陵频伽等。

下赞说法。八种微妙声者三经不同。依梵摩喻经云。一最妙声。二易了。三深远。四濡软。五不妄。六不误。七尊慧。八调和。二中阴经云。一非男。二非女。三非长。四非短。五非贵。六非贱。七非苦。八非乐。三依十住断结经云。一不男。二不女。三不强。四不软。五不清。六不浊。七不雄。八不雌。初二经小乘。十住断结大乘。见闻异故。迦陵频迦等者妙音鸟也。

经。百福妙相以严容光明具足净无垢智慧澄明如大海功德广大若虚空。

下赞福智。初半福次半智。一一相好各百福严。前赞身光据总身。此赞光明即别相好。言百福者。准大毘婆沙论第一百七十七。云何谓百福。答此中百思名为百福。何谓百思。谓如菩萨造作增长足善住相业时。先五十思修治身器令净调柔。次起一思正牵引彼。后起五十思令其圆满。乃至顶上乌瑟腻沙相业亦复如是。由此故说佛一一相百福庄严。何为五十思。答依十善业道各有五思。一离杀思。二劝道思。三赞美思。四随喜。五回向。谓回所修向菩提故。乃至正见亦尔名五十思。有说。十业各起下中上上胜上极五品善思如杂修静虑。有说。十业各起五思。一加行净。二根本净。三后起净。四非寻所害。五念摄受。有说。缘佛一一相起五十剎那未曾习思。相续而转。不有评家。然准道理。初说为善。若下中上等如杂修静虑。应有相好胜劣不同。若说加行根本后起等五。即应方便后起同感无别。许同感者。应三时何别。若胜劣异。相好亦应尔。若云起五十未曾习思。何因不许或有增减。若依大乘。虽未见文传有二释。云如十善业互相资即为百业。又云如一一业各有十种。谓一自作。二教他。三庆慰。四随喜。五少分。六多分。七全分。八少时。九长时。十尽寿。故为百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