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藏第 39 册 No. 1796 大毘卢遮那成佛经疏01-10卷

经云。初第一我身。即毘卢遮那位。以五佛当共置一坛。第二诸救世者。即是诸佛菩萨。亦分为二位。第三彼同等。即是佛母也。如来名为无等。而般若波罗密与无等等。故云彼同等也。第四莲华手。第五金刚部主。第六云不动尊。则降三世可知。此即皆是成辨诸事持明。当知举此六位。则摄一切诸尊也。如是作竟。当布列香花供养具。准同供养次第仪式。然后观作宝莲花台宝王宫殿。于中敷座。座上置白莲花台。以阿字门转作大日如来身。如阎浮檀紫磨金色。如菩萨像。首戴发髻犹如冠。形通身放。种种色光被绡谷衣此是首陀会天成最正觉之摽帜也。彼界诸圣天众。衣服轻妙乃至无有铢两。本质严净不复假以外饰。故世尊俯同其像也。若作深秘释者。如来妙严之相。法尔无减非造作所成。故不以外宝为饰。乃至十住诸菩萨。犹因承佛神力。得见加持身。其于常寂之体如在罗谷。故以为况也。阎浮金。亦是自然性净。色又最深。明佛金刚智体最为深妙。通身放种种光。即是普门开示大慧明也。次于四方八叶之上。观四方佛。东方观宝幢如来。如朝日初现赤白相辉之色。宝幢是发菩提心义也。譬如军将统御大众。要得幢旗。然后部分齐一。能破敌国成大功名。如来万行亦复如是。以一切智愿为幢旗。于菩提树下降伏四魔军众。故以为名也。色如朝日。亦彼相应义也。南方观娑罗树王花开敷佛。身相金色普放光明。如住离垢三昧之标相。始自菩提心种子。长养大悲万行。今成遍觉万德开敷。故以为名。离垢即大空义也。证此大空时。犹如真金百练垢秽都尽故。佛身相亦然。此是世间上妙之金。若比阎浮提金。则色浅而稍浊。不得如彼自然镜彻清明。以花叶上佛从心量因缘生故。有差降也。次于北方观不动佛。作离热清凉住于寂定之相。此是如来涅盘智。是故义云不动。非其本名也。本名当云鼓音如来。如天鼓都无形相亦无住处。而能演说法音警悟众生。大般涅盘亦复如是。非如二乘永寂都无妙用。故以为喻也。次于西方观无量寿佛。此是如来方便智。以众生界无尽故。诸佛大悲方便亦无终尽。故名无量寿。梵音尔尔名为仁者。又以降四魔故名为胜者。故偈具翻其义。谓之仁胜者。此二佛亦作真金色。稍闭目下视。作寂灭三昧之形。诸佛例如是也。花台四维有四菩萨。如下文说之。其一切如来位。但观一佛在金坛中。即同一切佛身。余各依经中像位。皆应转字成身。使一一明了也。凡漫荼罗转字之法。一一诸尊皆用本种子字。或以诸余部通用字。如三部阿娑嚩等。若恐浅行阿阇梨。不能如是速疾旋转者。但观阿字门生无量光。光所至处即现彼尊身也。至法事夜。亦皆放此。凡修观行时。先当以五字持身。如供养法中说。即观自心作八叶莲花。阿阇梨言。凡人污栗駄心状。犹如莲花含而未敷之像。有筋脉约之以成八分。男子上向女人下向。先观此莲令其开敷。为八叶白莲花座。此台上当观阿字。作金刚色。首中。置百光遍照王。而以无垢眼观之。以此自加持故。即成毘卢遮那身也。以此方便观毘卢遮那身。令与我身无二无别。而在二明王中间。名为住于佛室也。至画漫荼罗竟时。阿阇梨移座位出檀门外。当于此佛室之位。置意所乐尊或置般若经。以金宝盘盛严饰供养。或置所持数珠若金刚杵金刚铎等。又凡欲择治地时。当自观心莲花上。如意宝珠内外明彻。彼谛观察时。所有善恶之相悉于中现。阿阇梨即当以慧方便而择治之。令得坚固平正。观弟子心亦如是。此中深秘之趣可以意得耳。行者住于佛室。如上谁观圣尊竟。当转阿为嚩。金刚萨埵加持自身。奉涂香花等如法供养。皆如次第法中广说。然后兴大悲心至诚殷重。诵请白阿利沙偈。如经文也。

今存梵语如左。

三漫嚩(引)诃囒(存念也)覩迷(我也)萨啰鞞(二合一切也) 尔曩(引仁者也即诸佛)迦卢拏怛莾(二合)迦(悲者)部迷钵[口*履]薜啰(二合)诃(请受持地)迦(引)??也(二合作也)娑补怛?(二合并佛子也)湿务(二合)儞那[口*底](丁结反)曳(平明日也)

此偈意言。诸佛悲慜者。唯愿存念我等。我今请白。当作受持地法。并诸佛子。明日当共降临为作证明。梵音于存念声中。即有请赴之意也。

○(三)一切菩萨○(五)(火)金刚手○(七)圣不动尊○(二)(东)(木)一切佛位○(一)五如来位○(九)(西)(金)阿阇梨位。

此是白檀漫荼罗位。

○(四)佛母虚空眼○(六)(水)莲花手○(八)降三世尊。

至第五日暮。复当次第具诸法则。好自严身观入漫荼罗位。奉请结护等一一周备竟。当诵不动明王或降三世尊。与密印相应。满一百八遍加持此地。阿阇梨言。从第三日以去。每日三时念诵时。皆诵不动真言一百八遍。用加持地。非独此应一切处用也。又从初日至三日以来。若有留难。即当收摄停止。若已涂白檀位竟。设有种种魔事两不和合。要当勤加方便必使得成也。余如瞿酰中说。其第五夜诵不动真言竟。次当以大日如来身。即诵持地真言及作三昧耶印。说彼真言曰。

南么三曼多勃驮喃 萨婆怛他揭多(引二)地瑟姹(二合)那(引)地瑟祉帝(三)阿者丽(四)微么丽(五)娑么(二合)啰奶(平六)钵啰(二合)吃?(二合)[口*底]钵履输(上)睇(七)莎诃

初句归命一切诸佛。第二第三句义云。以一切如来加持而加持之。此意云。如彼金刚道场。一切如来神力共所加持。今令此地亦复如是也。复次我已平治弟子净心地竟。此是心王如来。图画大悲藏漫荼罗处。我今说诚实言。以一切如来神力而加护之。使得坚固不动也。第四句云阿者丽。是不动义。第五句云微么丽。是无垢义。此意言。以一切如来神力正加持之。令得安固不动。非但不动而已。又令离一切垢也。正以第四句初阿字。为真言体。如来以何法加持。能令毕竟不倾动耶。谓即以此阿字门故。有如是力用也。第六句是忆念持义。犹如比丘作羯磨法。令众僧一心。和合同共受持。今此真言亦尔。用阿字加持竟。请一切如来忆念本誓故同共受持也。第七句是本性净义。此即转释前句。何故诸佛同心念加持。由本性净故。若法入阿字门。即是从本已来无动无垢。十方三世诸佛由此义故。皆同一戒一见。所以同共加持也。末句云莎诃者。如僧羯磨竟。更加忍可印成句。若我所发诚言必定无谬。唯愿诸佛不越三昧耶故。令所作圆满也。此中所有字义。亦当广分别说。时彼阿阇梨。当往东方一切如来坛位之外。东向诵持真言或三遍或七遍。能多益善。次往南方。次往西方。次往北方。皆背白檀座位而诵持之。如是一周竟。次往虚空眼位。当面向东北背坛位诵之。次往东南。次往西南。次往西北。又一周竟。更当至诚作礼种种供养。就阿阇梨座位。东面而坐诵本受持真言。住于本尊三昧。皆如供养次第中说。又次第持白檀位诸尊真言。并结彼印。阿阇梨言。先持部主大日真言一百八遍。所余八位。观彼真言大小持之。若更能诵者。兼持第二院四菩萨。第三院释迦等上首诸尊。乃至都诵诸位亦得也。其白檀位但涂泥干。香水洒竟即得作之。亦不克在第四日。自置了后。皆须依此持诵。至法事夜。亦准此可知也。其受持地夜。阿阇梨如法持诵竟。乃至以金刚讽咏遍叹诸佛菩萨。宴坐疲极。即于此置坛处如法护身。即于东面而卧。当于所度弟子极生大悲怜愍之心。若瞿酰且坦啰。受持地竟。又有结苏多罗受持弟子名号法也。彼安寝时。当思惟心莲华台中么字门一切诸法。我不可得故。即是无障碍菩提心也。亦复如意宝珠。又云。此如意珠只是阿字门耳。彼阿阇梨。当于梦中。或见无量诸佛及菩萨。大名称者示现作诸事业。谓随种种应度众生。三轮化导。或亲自安布建立悲生漫荼罗。或以微妙音声安慰劝嘱言。汝今慜念众生故。造作此漫荼罗。善哉摩诃萨埵。汝之所画甚为微妙。如是种种境界。阿阇梨当以慧心善决择之。当知众圣已共加持是地。可随意作法也。若有障碍者。应作相应护摩方便净除。当发大勤勇心要令所作成就。复次若见谛阿阇梨。则于莲华三昧净菩提心如意珠中。自然明见有障无障因缘了了无碍。心佛现前嘱授为决所疑。如其觉知魔事。当以大智慧大方便。旋转作护摩法。要令所持心不动不退堪建立法界漫荼罗。然后休息也。复次阿阇梨。自初警发地神以来。便不应舍离如是道场之地。恒于是中加持念诵审谛观察。随有未平正处輙修治之。又思惟众缘支分皆令素具。勿得临事阙乏而生疑惑也。自受持地竟。即应规画界域布定方位。至灌顶夜方造诸尊。若不能速成者。持地以后渐次修之亦无咎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