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藏第 39 册 No. 1796 大毘卢遮那成佛经疏11-20卷

次亦如前舒右掌。而以风空相捻。如持花形。即满意天子印也(余三指相并合之也)以上并净居天子耳。

次地天印。先合掌其十指头。并屈而相捻令圆屈之。空指令入掌内。其形如瓶子即是也。

次如前施无畏状。而曲屈空指令当掌中。即是请召火天印也。

次两手各以空水头相捻。余指端直双掩两耳。遍声音天印也。以火风两指头掩两耳也。此合在地天前。谓其声令众普知也。亦是净居天也。并净居天印合为五天也 作施无畏手。以空捻地指第二节。即一切仙印也。从此下与经列。第二也。此是普一切仙也。先大指捻小指第二节。其三指竖并也。如其次第。先开头指次开中次水。与地少相离。次即放散五指。此是五大地仙也。依经次第也。

次阎罗印。作三补咤二风二地屈入掌。令头聚合。以二空捻二风背节(当第二第三间也)其空指头稍屈令合以二空当火指是也(是坛荼印)。

大毘卢遮那成佛经疏卷第十三

大正藏第 39 册 No. 1796 大毘卢遮那成佛经疏

大毘卢遮那成佛经疏卷第十四

沙门一行阿阇梨记

密印品第九之余

次右手舒指。令如铎形向下垂之。阎罗后印也。

次以左手。握地水指入掌。火风相并而申之其空指如寻常作拳也。此黑夜天印也。阎罗王后也。

次如前印相。但屈头指。以大指头捻头指第二节。噜捺罗后印也。自在天后印也(更问)。

次以左手。犹如执莲华形。梵天后印也(谓舒掌以空风相捻其中指屈当掌内图中直申也)梵天无欲。反如人等身云何言后耶。此是梵王明妃印相义云妃也。

次左手舒掌。而屈地水二指入掌中。回风指捻。着火指之背。空指亦稍句屈。即是娇末离砾底印也(砾底是器物印也图如之)此是大自在之子名羯底迦。此娇末离是其妃名也。

次以左手申地水火三指。令各舒散。以风捻空。此是那罗延后印也(持花印掩胸也今此印向外掘也)。

次以左手作拳。直申空指向上。是阎王七母等印也(以七母皆通用之)。

次舒左手。而令曲如承髑髅之状。当胸前仰之。是遮文荼印也 左手以空。捻地水甲上。而申火风并竖之。即涅哩底刀印也。

次以左手单舒散之。如前转法轮印。但单手不相句绞乃为异耳。此是那罗延天印。

次舒散十指覆之。以二空相绞即一切龙印也。因即以右加左上。是难陀龙。回左加右。是小难陀也。如前九头龙印。直申四指分为羽。是金翅印。凡地居多分单手作也。

次舒竖左手。令指头勿相着。即以空地相捻。捻小指甲也。是商羯罗印也(是骨璅天也)如前印而并合三指。即是乌忙那印。是商羯罗之后也。二印相似。前头指少屈。此直竖而散也。左手作半莲华印一如作观音印法。此不同但一手作之耳。此是梵天印。

次显露合掌。乃屈二风指头。捻火指第三节背上。令与其二水指头相到也。其二水指亦在中指第三节之背也。其月天印。一如梵王无异。但想有白色为异耳。

次合掌屈风地入掌聚合。其火水指令团圆。屈如弓。此是日后社耶印风印。如前者。须申左手侧掌。屈地水指是也。此是风幢印。先仰左手当脐。如承把瑟状。右手风空捻余散申之。向身运动如弹弦之状。是妙音天印也。此即摄干闼婆等。此是天后。亦言干闼婆类。

次如前羂索印(谓作内相叉拳而申风指钩屈相捻是也)但以左手作之。即是缚噜拏龙王印。

次以左手如音乐天印。图中右手屈风指。加大指甲上。余皆散舒之而覆当。临左手之上。阿修罗印也。其真言曰。

伽啰逻演

伽行也。以行不可得故。啰者是无垢故。逻者离相故。演者无所得故。上有点大空也 干闼婆作内掌拳。并舒水指头相到。是本部三昧耶。若事业印。即单作。谓大指加三指甲上。而直申水指。是干闼婆印。真言曰。

肥输(入)驮(清净也)萨嚩啰(音也)嚩酰儞(平声。出也义言出清净音也。皆世间三昧也)

次以左手作拳。屈风如钩。与空指头少许不相着。一切夜叉印也(亦可合作)。真言曰。

药乞叉(药是乘也。句义是噉食义也)湿嚩啰(自在也于食一切烦恼而得自在故以为名也)

次以左手空指。捻地指甲头。而申水火。以风指捻大指节上。一切药叉女印也(亦可合作)。真言曰。

药乞叉(食也)尾驮(大也反明也。句云药叉持明也。亦是缚义谓噉食此缚也)

次左手以空指。捻三指甲。即但申中指。一切毘舍遮印也(亦可但如作拳形而申中指即是也)。真言曰。

毘舍遮揭底(揭底趣也。第一义趣不可得故)

次亦准前而稍屈中指。毘舍支女印也。真言曰。

毘只毘只(毘是第一义。遮是离生死义。以知第一义故离于生死。重呼者言极离生死也)

次二手合掌。二空指亦并。与极磔之。令与余指相离。仡栗何印也(此别是一趣。非人非鬼也。能恐怖人。非人所持者是也。今非此也是曜)。若近宿。即合取九执为定也。真言。

揭栗系(行也垢也因也)湿嚩里也(自在也)钵啰补多(得也)乳底(明也诸曜故为明)么也(是性义也。于性中而得自在也呼彼名言于此中而得自在也)

次先作三补咤。其二火指二空指皆相交右押左。是一切宿印。真言曰。

那乞叉哆啰(诸宿也)涅那(二合谓声也)达儞曳(食也谓食诸声也)

那是空义。乞叉曳是尽义。谓一切除尽也。哆啰如前是垢等义。准言之。谓食诸障垢也。即以清净之声普令流布。所谓无垢声也。凡如上所说真言。皆以义言称彼实德。发觉彼而令欢喜也。

次作三补咤。双屈二水指入掌。余如常。一切宿印。即是罗剎娑印也。凡上来所说地居天类之印。双手作或一手作者皆得也。若持诵作务等因缘不暇两手结。但左手作即成耳(上来经中云左手图上两手者当用此耳)。真言曰。

罗剎娑(罗是垢也。傍有点是阿声。即是行也乞叉是履空也)提阇多(王也。指其德也。令彼闻已欢喜满众生愿也)

次舒左手覆掩口。以舌触掌。即荼吉尼印也。颉[口*履]字离因无垢。上有三昧。傍点示忿也。诃是因义。上有点亦忿也。此等为首者。如上所说诸印。乃至荼吉尼为后。若广穷部类眷属则种类无边。如大本十万偈中所辨。今此品所说。乃是略举其上首。如提纲举目众纲目皆举耳。秘密主。如是等。佛信解生菩萨摽者。如来已证平等法界。以本所愿大悲力故。以神力加持。而现此方便身密之门。为令一切众生皆得信解。同入一切智地。是故如是等印。当知从佛信解生也。当知如是印等。是诸菩萨之摽帜也。谓以此方便示如来内证之德。故云摽也。如印众多。乃至身分举动止住皆是印者。若阿阇梨明解瑜伽。深达秘密之趣。能净菩提之心。以心净通达秘密法故。凡有所作。皆为利益调伏众生。随所施为。无不随顺佛之威仪。是故一切身所有举动施为。无不是印也。何但身业而已。乃至一切所有语言。亦复皆是真言也。以是秘密主。真言门修行菩萨。已发菩提心。当住佛地作漫荼罗。若谓今末世诸真言行菩萨等。同越三昧耶罪。决定堕恶趣者。谓今末世诸真言行菩萨。已发大心者。当住于佛地。然后造立漫荼罗。若不如此而檀作者。即为谤佛也。是故上来所说。阿阇梨当可知彼印真言等法。一一善达轨则。又当久修瑜伽之行。净身口意业。体解平等三业法门之行。由此瑜伽及真言并身印等所加持故。即是同于诸佛菩萨等身。同于佛位。以此相应三昧事理不相违。而建立圆坛乃至方所色像等。一一称理又不错失善知次第。当知必定获大利不虚也。若不尔者。即得越三昧耶罪。三昧耶者是自誓也。一切如来本所立誓愿。为欲普为一切众生开佛知见。令悉如我。以方便故而立此法。是故犹如世间大王之教勅不可过越。为越者必获重责也。是故当与菩提心相应。住于佛地而作之。有不顺教者。徒费功夫虚弃光景。终无所成。徒招罪咎无所益也。是故行者。当审求经法。又访明师开示。勿为自误耳。已广说印品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