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藏第 39 册 No. 1799 首楞严义疏注经

而阿那律。见阎浮提。如观掌中庵摩罗果 阿那律此云如意。亦云无贫。过去以食施辟支佛。九十一劫天上人中受如意乐无所劣少。未入道时。为性多睡。为佛所呵。因是不寐。遂失明耳。佛教修天眼用见世事。因是修得。见三千界如观掌果。大论所明。大阿罗汉见小千界。大辟支见百佛界。诸佛见一切佛土。那律独见大千者。以彼遍修作意数故。于诸声闻天眼第一。今言阎浮者。以大千皆有阎浮。以别显总。亦不相违。

诸菩萨等见百千界 初地见百佛土。二地见千世界。乃至十地见无量不可说佛剎微尘数世界也。

十方如来。穷尽微尘清净国土无所不瞩 佛具五眼三智。所见穷尽法界。已上四位。阶级所见。浅深不同。盖真见之用。随证所得。渐明渐远也。

众生洞视不过分寸 隔纸瞙不见外物。隔皮肤不见五藏。岂同前圣真见之用。斯则真见妄见前后五重。条然可辨。而云云何得知是我真往。胡不察焉 二约体非物以广辨二。一正辨见体非物三。一标尘。

阿难。且吾与汝。观四天王所住宫殿。中间遍览水陆空行。虽有昏明种种形像。无非前尘分别留碍 分别者差别也。或可前尘留碍即是所分别之境 二勅拣。

汝应于此分别自他 此标劝也。汝应于此所缘境中。试分自他令其差别。自即见性。他即物像。

吾今将汝。择于见中。谁是我体。谁为物像 将请也。谁何也。我今请汝。于所见中详而择之。何者是汝见体。何者是其物像。此正劝令拣 三正辨二。一明非见之物是前尘。

阿难。极汝见源。从日月宫是物非汝。至七金山周遍谛观。虽种种光亦物非汝。渐渐更观。云腾鸟飞风动尘起树木山川草芥人畜。咸物非汝 极穷也。研穷汝之见性。自远至近。所见无非物像。非是汝之见性。芥小草也 二明非物之见是真性。

阿难。是诸近远诸有物性虽复差殊。同汝见精清净所嘱。则诸物类自有差别。见性无殊。此精妙明诚汝见性 物类虽殊。见性常一。不随境异。即是汝真。此显真见平等无差。汝前问云。云何得知是我真性。今明。境自差别。见性无殊。由是得知是汝真性 二广破展转执情二。一师资能见互缘破三。一正破。

若见是物。则汝亦可见吾之见 汝若执言。汝能见心同所见物亦有差别。斯则见即是物。佛之见性亦合是物。应被汝见 二转破。

若同见者名为见吾。吾不见时。何不见吾不见之处 汝若执言。我与世尊同缘物时。世尊之见既着彼物。我见物时便是见佛之见。经文省略。但云见吾。此牒所计也。即便破云。吾不见时何不见吾不见之处。意云。我若不缘彼物之时名为不见。此不见体汝应合见。为何不见也。

若见不见。自然非彼不见之相 此破转计也。汝若执言。我亦见佛不见之体复有何失。故云若见不见。即便破云。自然非彼不见之相。意云。不见之体既被汝见。此则何成不见之相。不见之体已被见故 三结破。

若不见吾不见之地。自然非物。云何非汝 此文之意。展转结归都有五重。以显阿难见性。经文存三。而隐二意。若具论者。合云。若不见吾不见之处。亦不见吾见处。既不见吾见处。吾见自然非物。吾见若非是物。汝见亦非是物。汝见既非是物。云何非汝真见 二心境更观杂乱破三。一正破 又则汝今见物之时。汝既见物。物亦见汝。体性纷杂。则汝与我并诸世间不成安立 又若汝执见性是物。亦应彼物即是于见。如是则应汝见物时。物亦见汝。斯则人物如何分辨。物体见性自然杂乱。物即是汝。汝即是物。世间一切俱不成立。如何名为安立谛耶 二显是。

阿难。若汝见时是汝非我。见性周遍。非汝而谁 若汝现见物时。宛然分辨。阿难非佛。佛非阿难。此则世间显然安立。皆汝见性周遍了知。此周遍性若非汝真。复是何耶。故结云非汝而谁 三斥疑。

云何自疑汝之真性性汝不真。取我求实 责其不认也。此是汝之真性能性于汝。谓性一切心也。前云。汝身汝心皆是妙明真精妙心中所现物。而不自识。却从他求。岂不迷倒。此之大意。明真见离缘周遍法界。湛然常住妙用无边。平等清净体非差别。用释前文云何得知是我真性 四就疑难广释四。一见性缩断疑三。一伸疑。

阿难白佛言。世尊。若此见性必我非余。我与如来。观四天王胜藏宝殿。居日月宫。此见周圆遍娑婆国。退归精舍秖见伽蓝。清心户堂但瞻檐庑 叙见近远也。因前开示虽了是真。洎观远近不无疑悔。四天宫殿与日月齐。同四万由旬。娑婆此云堪忍。大千界之都名。今举总显别也。僧伽蓝摩此云众园。庑堂下也。

世尊。此见如是。其体本来周遍一界。今在室中唯满一室。为复此是缩大为小。为当墙宇夹令断绝。我今不知斯义所在。愿垂弘慈。为我敷演 一界初天也。一室讲堂也。借力见宽。自力见狭。宽狭既着。缩断堪疑。犹豫在怀。故云不知斯义所在。以阿难未证真如。未发真用。佛随外相对物辨真。既未亲证。故难领会。此之疑意。亦约外相以明缩断。乘前起难以洗物情 二正破三。一总斥其非。

佛告阿难。一切世间大小内外诸所事业各属前尘。不应说言见有舒缩 大小内外对待假立。俱属前尘。能见真心何舒何卷。故此总责令知其非 二举喻释义四。一双问。

譬如方器中见方空。吾复问汝。此方器中所见方空。为复定方。为不定方 器喻前尘。空喻见性。空之方圆喻疑见舒缩 二双破。

若定方者。别安圆器空应不圆。若不定者。在方器中应无方空 方器中空若定方者。除去方器别着圆器。此处虚空应无圆相。若言虚空不定方者。显是方器无方虚空 三合显。

汝言不知斯义所在。义性如是。云何为在 汝疑见性缩断。要在一义决定。见性之义犹如虚空。虚空岂有方圆而可在耶。此明真见周遍无有方所如彼虚空。故涅盘云。有常之法遍一切处。虚空常故无处不遍。如来亦尔。遍一切处。是故为常。无常之法此有彼无。如来不尔。是故为常 四会释。

阿难。若复欲令入无方圆。但除器方。空体无方。不应说言更除虚空方相所在 入达解也。若欲达解无方圆义。但去器之方圆不可更除虚空方相。若欲达解无大小义。但去尘境大小。不可说言见性宽狭 三就疑难破二。一以延破缩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