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藏第 39 册 No. 1799 首楞严义疏注经

而今更闻见见非见。重增迷闷 和合等义。尚未明白。何堪更闻见非是见。斯则醉更洪饮。孰能醒悟。故云重增迷闷。

伏愿弘慈。施大惠目。开示我等觉心明净。作是语已悲泪顶礼承受圣旨 求法空智。名施大惠目。见实相理。名觉心明净。此明真见离缘绝相言思不及。非二乘境界。故增迷闷。不承决择孰能通晓。故垂泪礼请也 二总告许宣。

尔时世尊。怜愍阿难及诸大众。将欲敷演大陀罗尼诸三摩提妙修行路 陀罗尼此云总持。然有一字多字无字之异。若指下文神呪。即多字也。若显实相妙理。即无字也。今此所明真觉妙心。是诸三昧妙修行门之基址。故若不通达而修行者。皆为邪僻。故指此法为通衢耳。

告阿难言。汝虽强记。但益多闻。于奢摩他微密观照。心犹未了。汝今谛听。吾当为汝分别开示。亦令将来诸有漏者获菩提果 此之妙心。若欲众生生信解者。故可诠辩种种开示。若欲明证亲显此境。应以微密观照奢摩他中现量所得。离诸分别。方为亲证。故起信中说。离言真如是观智境。依言真如是生信境。今斥多闻强记不修理观。故于此境心犹未了。故般若云。以无所得故得阿耨菩提 三举事开晓三。一双标二见。

阿难。一切众生轮回世间。由二颠倒分别见妄。当处发生。当业轮转。云何二见。一者众生别业妄见。二者众生同分妄见 一念心动。名为分别。动故有见。俱无实体。故云见妄。此一念动无别所依。只迷一真忽然而起。故名当处发生。此即无明无始义也。起信云。以不达一法界故。忽然念起。名为无明。即此无明动心。名之为业。动即有苦。果不离因。故云当业轮转。此显无始根本无明亦名为业亦名见妄。如下文云。汝见虚空遍十方界。空见不分。有空无体。有见无觉。名为劫浊也。妄见是一。约人分二。故有同别之名。众生望佛。见无见殊。又众生妄识。缘境有异。故名别业。如下文云。见我及汝并诸世间皆即见眚。性非眚者。故不名见。起信云。若离业识则无见相。应知未离业识。则皆有见。无见即真。有见皆妄。故云妄见。此之妄见。约众生界。彼彼皆然。故云同分。是知。妄见是一。约人名异。故不可将常途二业而得相配。恐失经旨。下文即云。一病目人同彼一国。彼见圆影。眚妄所生。此众同分所现不祥同见业中瘴恶所起。俱是无始见妄所生。问阿难此疑见见非见。故请开示。如来何故不便直答。而却广明二种妄见耶。答若不广示妄见有见。不能显于真见无见。若据阿难所疑。既名真见。合须有见。如何却云见见非见。若见无见。应不名为见精明元。而不知寂而常照故名真见。照而常寂故非是见。故佛广约一人多人。对辩真妄见无见异。应知。未离无明眚病。俱名有见。眚病若亡。彼见精真。故不名见。如下细辩 二双释能喻二。一别业三。一别征略示。

云何名为别业妄见。阿难。如世间人。目有赤眚。夜见灯光。别有圆影五色重迭 目喻真见。眚喻业相。眚因热气逼成。业因无明所动。灯喻法性。夜见喻妄见。圆影喻五蕴。斯则由不如实知真如法一故不觉心动。说名为业。以依动故能见。依能见故境界妄现。以有境界缘故起心分别等 二广破即离二。一别破二。一破即灯即见。

于意云何。此夜灯明所现圆光。为是灯色。为当见色。阿难。此若灯色。则非眚人何不同见。而此圆影唯眚之观 若此圆影是灯上现。无眚之人应合俱见。何以独有眚人自观。余无见者。

若是见色见已成色。则彼眚人见圆影者名为何等 影若从彼眚者见发。其见尔时已成于影。不合名见。见圆影者复是何物。色即影也 二破离灯离见。

复次阿难。若此圆影。离灯别有。则合旁观屏帐几筵有圆影出。离见别有应非眼瞩。云何眚人目见圆影 若离灯外别有圆影。旁见余物何无影出。色若离见别有体者。不合眚眼见于圆影。几案属。筵席也 二总结。

是故当知。色实在灯。见病为影。影见俱眚 色灯光也。灯实有光。不曾有影。今见影者乃是眚病使之然也。以此而推。所见之影能见之见俱为眚病。

见眚非病。终不应言是灯是见。于是中有非灯非见 见无眚病之人。自然无影可缘。说谁是灯是见非灯非见。亦可见是了知义。了知五影是眚所成。则无执影之病。终不说影有生处也。下文云。然见眚者终无见咎 三重以喻显二。一喻。

如第二月非体非影。何以故。第二之观捏所成故 非是真月之体。又非水中之影。但是捺目根识参差。故见二相。其实无体。如彼圆影目眚所成无体可得。

诸有智者。不应说言此捏根元是形非形离见非见 捏犹月也。非形见也。非见形也。智人不言此月生处是形是见离形离见。译人用巧。变其文耳 二合。

此亦如是。目眚所成。今欲名谁是灯是见。何况分别非灯非见 以喻显喻合前可见 二同分二。一通列外报。

云何名为同分妄见。阿难。此阎浮提。除大海水。中间平陆有三千洲。正中大洲。东西括量。大国凡有二千三百。其余小洲在诸海中。其间或有三两百国。或一或二至于三十四十五十 水中可居曰洲。三千总号。阎浮中而复大者是此五天也。括结。量数也。国域也。有限域也 二别示业缘。

阿难。若复此中有一小洲秖有两国。唯一国人同感恶缘。则彼小洲当土众生。覩诸一切不祥境界。或见二日。或见两月。其中乃至晕适 两国二土也。众生秽土以有漏识为体。烦恼造业所共感故。诸佛净土以无漏智为体。真如净用之所现故。晕适谓日月之晕。适近也。近日月也。

佩玦 玉器也。妖气近日月。如佩玦之形。人之所佩或环或琨或玦。今气如之也。

彗孛飞流 此皆妖星。其光似箒。孛孛然起。绝迹而去曰飞。光迹相连曰流。

负耳虹蜺 气负日边。如耳之有珥也。雄曰虹。雌曰蜺。即阴阳之精也。

种种恶相。但此国见。彼国众生本所不见。亦复不闻 所现不一。故云种种。皆是灾恶所表前相。凡夫五浊同业共感。如恶相国。诸佛净土唯一清净。如不见国 三双例所喻二。一总标。

阿难。吾今为汝。以此二事。进退合明 进例于法。退例于喻。互相合显。以明见与无见也 二别例二。一例合别业二。一举喻例法二。一能喻灯眚二。一示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