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藏第 39 册 No. 1799 首楞严义疏注经

销我亿劫颠倒想。不历僧祇获法身 初句断障。即前身心荡然得无罣碍也。下经云。从无始来颠倒沦替。今言亿者。举大数耳。妄认四大六尘缘影为身心相。迷己为物。观大观小。皆为颠倒虚妄乱想。今闻开示。不执不认故名为销。下句悟道。即获妙本心常住不灭也。阿僧祇云无数。劫波云时分。方便教说一切诸佛皆于无数劫中修波罗蜜然后成佛。今于此会言下顿悟。获妙本心常住不灭。何历僧祇之有乎。故下文云。歇即菩提。不从人得。何藉劬劳肯綮修证。又云。弹指超无学。又圆觉云。知幻即离不作方便。离幻即觉亦无渐次。皆此义也。然据今文。且叙解悟。如文云各各自知心遍十方。知即解也。叙虽论解。不无证悟。以随人入位浅深不同。且如两教二乘禀权菩萨圆教根性未发信者悟此境界。即是解悟。若曾已入信解行位闻法开悟。即是证悟。更有已入地住。即增道损生。乃至妙觉。破惑证理。发真妙用。皆随位浅深而论广狭。此则一会之众皆得妙益耳 二愿得果度生二。一正陈所愿二。一陈愿。

愿今得果成宝王。还度如是恒沙众 初句叙智。即佛道无上誓愿成也。即于此身期获证故。故云愿今。次句叙悲。即众生无边誓愿度也。下云除惑。即烦恼无尽誓愿断。悲智二法即菩提心。正是道体。复以要誓总而持之。即三法周备四愿具足。发菩提心毕于此矣。依圆觉疏。顿教因地总有三重。初了悟觉性。即前获妙本心得法身也。二发菩提心。即今悲智二愿也。后修菩萨行。即向下问修行方便也。谓若不了自心。云何知正道。故多劫修行非真菩萨。次不发大心无由起行。故善财先陈已发方问修行。圆顿修证莫过此矣 二述意。

将此深心奉尘剎。是则名为报佛恩 上句同佛化。上求下化悲智二心。一一先悟妙觉明性。从深理生。故名深心。以此二心。承顺尘剎诸佛化行。无二无别。故名为奉。下句结报恩。大论云。假使顶戴经尘劫。身为床座遍三千。若不传法度众生。毕竟无能报恩者 二重请证明。

伏请世尊为证明。五浊恶世誓先入。如一众生未成佛。终不于此取泥洹 我愿成道本为度生。度生之心非暂时尔。尽未来际众生界尽我方入灭。斯愿至重。故请证明 二乞除惑速成。

大雄大力大慈悲。希更审除微细惑。令我早登无上觉。于十方界坐道场 初句叹德。威德猛盛如狮子王。故名雄。十义具足不可屈伏。故云力。慈悲谓拔苦与乐。无缘普救。皆言大者。显无上也。次句乞除惑。自乘修惑大乘所知。俱名微细。下二句乞速成。前文已愿得果。今再言者。以度生心切愿早得也。上句真身。下句垂应。登成也。道场现八相也。前云未成不灭。约时竖论。今云于十方界。约处横说。即释成上求下化也 四喻道心无动。

舜若多性可销亡。烁迦罗心无动转 舜若多云空也。虚空之性不可销灭。今尚可灭。上求下化菩提之心终无移动。故不动转。烁迦罗云竖固不坏也。又翻为轮。轮有摧碾。谓悲智之心自利利他。皆能摧碾惑业苦故。

首楞严义疏注经卷第三(之二)

大正藏第 39 册 No. 1799 首楞严义疏注经

首楞严义疏注经卷第四(之一)

长水沙门子璇集

二破满慈执相难性显如来藏四。一致请三。一总述未了三。一展敬伸叹。

尔时。富楼那弥多罗尼子。在大众中。即从座起。偏袒右肩。右膝着地。合掌恭敬。而白佛言。大威德世尊。善为众生。敷演如来第一义谛 如来说法。大众咸坐。欲有所问先起展敬。展敬之仪不离三业。胡跪合掌身也。恭敬意也。白言下口也。如来藏心不空不有即性即相。名第一义。是佛所证决定无妄审实名谛 二引喻述迷。

世尊常推说法人中。我为第一。今闻如来微妙法音。犹如聋人逾百步外聆于蚊蚋。本所不见。何况得闻。佛虽宣明令我除惑。今犹未详斯义究竟无疑惑地 满慈子善说法要。众推无上。今闻佛说。未尽领解。犹坏耳者对微细声远逾百步。讵能明辩。第一义谛微妙寂灭。微细声也。闻而不解与不闻等。犹聋人也。言语道断心行处灭。逾百步也。说斯等法令我除惑。犹拘疑网未尽悔结。故引比也 二比论得失。

世尊。如阿难辈。虽则开悟。习漏未除。我等会中登无漏者。虽尽诸漏。今闻如来所说法音。尚纡疑悔 开悟者。如前获妙本心常住不灭也。小乘有学方断分别俱生全在。名习漏未除。满慈无学断尽俱生。此约小乘烦恼障说。问何故无学尚纡疑悔。初果之辈解悟不疑耶。答烦恼所知二障差别。人执法执轻重不同。故正理论云。或有于境智不及愚。所谓凡夫善通三藏。罗汉不识赤盐。以所知障障法界理。罗汉虽得无漏烦恼轻故。尚纡疑悔所知重故。阿难虽得开悟所知轻也。习漏未除烦恼重也 二别叙所疑二。一藏性生相疑。

世尊。若复世间一切根尘阴处界等。皆如来藏清净本然。云何忽生山河大地诸有为相。次第迁流终而复始 前五句引所闻。即同圆觉刚藏云若诸众生本来成佛也。云何下五句叙疑难。即同彼云何故复有一切无明。彼反难云。若诸无明众生本有。何因缘故如来复说本来成佛。今经无此难者。意已含故。复有牒而纵之责无穷过。即同下文别答违妨也。然刚藏所问。反复成难。文聚一处。钩锁相连。如来答释亦总示云。世界始终念念相续一切对待。皆由分别生死垢心轮回妄见。未离妄见而辨觉性。遂令觉性成诸轮转。乃至结云。如是分别非为正问。今经问既前后。答亦随问。二经答意。广略虽别大旨攸同。如彼经云。种种取舍皆是轮回。未出轮回而辨圆觉。彼圆觉性即同流转。若免轮回无有是处等。此即责刚藏。不了圆觉自性绝诸对待生死涅盘犹如昨梦。遂引无明生死有为。反复成疑。以难众生本来成佛。故佛斥。此正是生死垢心分别妄见。遂令圆觉成轮转也。由是举喻。云驶月运舟行岸移等。今经即以常说本性觉体妙明明妙。反而责之。以辨满慈解惑之心。解则已知觉体本妙无明本空山河大地如空华相。夫何致疑。惑则能所妄分强觉俄起。三细为本四轮成界。遂有世界众生业果相续。斯皆未出轮回而辨圆觉彼圆觉性即同流转。故二经之意。问答并同也。然此是法空门下疑难大节。最障修证。满慈迹虽小圣。今经圆通述悟无非大途。故所陈难刚藏无异。学者至此请细观之 二大性俱遍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