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藏第 39 册 No. 1799 首楞严义疏注经

以是俱非世出世故 谛缘观智及道灭六度已下。皆出世法。苦集十二缘三科七大。皆世间也。此上总非诸相者。即约真如门。显真谛义。一切皆空。凡所有相皆是虚妄。以相待故但有名字。名字即空。今次第非者。初由无明故有妄识。妄识所变即有空界。空界现故结成四大。四大起故即有根尘。根尘合故遂有诸识。根境识三为业性故。乃成十二因缘流转生死。为对治故即有出世观智诸法。出世利钝不同。遂分三乘次第。会三归一即有佛果。果有能证所证。即分菩提涅盘。涅盘具德即有常乐我净。是故展转相由以立名字。各无自性。一切皆空 二约即相以明俗谛。

即如来藏元明心妙。即心即空即地即水即风即火。即眼即耳鼻舌身意。即色即声香味触法即眼识界。如是乃至即意识界。即明无明明无明尽。如是乃至即老即死即老死尽。即苦即集即灭即道。即智即得。即檀那。即尸罗。即毘梨耶。即羼提。即禅那。即钵剌若。即波罗蜜多。如是乃至即怛闼阿竭。即阿罗诃三耶三菩。即大涅盘。即常即乐即我即净。以是即俱世出世故 前约真如不变绝相。此约随缘成生灭门。显俗谛也。此即不离一真。随染幻差别成种种相。非相现相。非名现名。随世建立。不坏假名。故名为即 三约遮照以明中道。

即如来藏妙明心元。离即离非。是即非即 此约二门不二唯是一心。双遮真俗。故曰离即离非。双照真俗。故云是即非即。三谛一体。是故皆云即如来藏。且法界一如。本无名相。因迷有妄。对妄说真。真妄相形名言不息。随名执相颠倒何穷。是故因言遣言以至无遣。初且以非遣相。次乃以即遣非。终带名言。未极一真之旨。离即非即。无非不非。言语道断心行处灭。方显一真法界如来藏心。故维摩经。三十二菩萨。说不二法门。皆以言遣相。文殊师利以言遣言。维摩大士无言遣言。方为究竟。此之三义亦复如是。又如天台释法华十如是义。以一心三观释之。初言是相如乃至本末如。如名不异。即空义也。次言如是。相等点空性相即假义也。若言相如是等。即如于中道实相之是。即中义也。举一即三。言三即一。诸法性相微妙如是。唯佛与佛乃能究尽 二举法喻结责四。一总责。

如何世间三有众生及出世间声闻缘觉。以所知心。测度如来无上菩提。用世语言入佛知见 境界微妙。心言叵测。凡夫着事。偏小滞空。俱所知心。莫及斯境。故圆觉经云。但诸声闻所圆境界。身心语言皆悉断灭。终不能至彼之亲证所现涅盘。何况能以有思惟心。测度如来圆觉境界。如取萤火烧须弥山。终不能着。以轮回心生轮回见。入于如来大寂灭海。终不能至 二举喻。

譬如琴瑟箜篌琵琶。虽有妙音。若无妙指终不能发 琴等众生也。妙音藏性也。妙指实智也。发起用也 三合显。

汝与众生亦复如是。宝觉真心各各圆满。如我按指海印发光。汝暂举心尘劳先起 汝与众生合前琴等。宝觉真心合前妙音。按指约喻指法。即无生智。合无相理。大用现前。即前云。我以不灭不生合如来藏。而如来藏唯妙觉明圆照法界。乃至于中一为无量等。汝暂举心等合前无妙指也。即前云。汝以色空相倾相夺于如来藏而如来藏随为色空等。言海印者。大集经云。阎浮所有色像。大海皆有印文。喻佛如来法身性海普现一切妙用之光也 四结斥。

由不勤求无上觉道。爱念小乘。得少为足 无上觉道如宝所。小乘涅盘如化城。但恋权乘。不求究竟。得少为足。故发尘劳 二释别疑二。一释满慈疑妄因二。一伸疑。

富楼那言。我与如来。宝觉圆明真妙净心无二圆满 显体不二也。

而我昔遭无始妄想。久在轮回。今得圣乘犹未究竟 指己犹迷。

世尊诸妄一切圆灭独妙真常 明佛障尽。

敢问如来。一切众生何因有妄。自蔽妙明受此沦溺 障尽者必知妄始。故此问也。由满慈最初致疑。既是清净本然。云何忽生山河大地。如来遂举性觉妙明验其迷解。满慈既迷性明为所明。佛遂斥云。性觉必明。妄为明觉。所既妄立生汝妄能等。由是展转相续流浪。皆由虚妄之所生起。虽知能所妄立。又疑妄从何生。故此伸问妄所因也 二答释二。一总告。

佛告富楼那。汝虽除疑。余惑未尽。吾以世间现前诸事。今复问汝 虽知诸法皆妄。犹惑妄有所因。故云余惑未尽。现前诸事现见之事也 二别释二。一明妄本无因三。一举事问答二。一举事。

汝岂不闻。室罗城中演若达多。忽于晨朝以镜照面。爱镜中头眉目可见。嗔责己头不见面目。以为魑魅。无状狂走 演若达多此云祠授。本头与镜俱喻性觉。照面喻强觉忽生所相妄立。爱喻坚执不舍认相为真。既喜有相。反恶无相。故嗔己头不见面目。真无形相。不顺妄情。便生惊怖。执相迷性轮回不息。故云狂走。魑魅山泽之怪也 二问答。

于意云何。此人何因无故狂走。富楼那言。是人心狂更无他故 心狂而走。无别所以。故无他故。琼森分别。故称为妄。岂别有因 二约法正明三。一就名责因。

佛言。妙觉明圆。本圆明妙 唯一真心本无妄法。

既称为妄。云何有因。若有所因云何名妄。自诸妄想展转相因。从迷积迷。以历尘劫 直明妄无因也。妄必无因。有因不妄。妄之一字甚好思量。若了此名。自无法起。复疑有因。岂非迷倒。如初一人忽然妄说。递递相承从妄说妄。及推其本。递递皆虚。乃至初人及与后人。二俱是妄。何者为因。故历尘劫递相诳妄莫之能悟 二引悟释相。

虽佛发明。犹不能返如是迷因。因迷自有。识迷无因妄无所依。尚无有生。欲何为灭 此文释有二重。初约佛自悟释。发明犹开悟也。佛虽开悟诸妄圆灭。尚不能返觉至妄本。以妄无因而可觉故。故云犹不能返如是迷因也。复将如是迷因一句连下句牒。应云如是迷因因迷自有。意云。若约妄法展转生起而说因者。此即因妄说因。非谓妄有初因。故云因迷自有。既识迷之无因。则知妄无依处。说何为生而复有灭。此释约佛自悟。无妄因之可返也。次约佛为他说不能返迷成悟也。发明犹宣辨也。虽佛广为满慈宣辨。尚自不能返迷令悟。故云犹不能返。如是下释意如前。良由此理难明。人多惑甚。如为病眼说无空华。孰能领悟。为妄执者说无诸妄。谁肯信从。忽若了悟自知无因。将何为妄而有生灭耶 三贴喻况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