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藏第 39 册 No. 1799 首楞严义疏注经

得菩提者。如寤时人说梦中事。心纵精明。欲何因缘取梦中物。况复无因本无所有 梦寤之人记梦中事。说虽可尔。取必不可。以所梦境毕竟无故。得菩提者。返观因时灭诸妄惑。说虽可尔。毕竟无体可断灭故。将何为妄而推其因。起信云。觉心初起心无初相。又云。以四相本来平等同一觉故 三提喻合显。

如彼城中演若达多。岂有因缘自怖头走。忽然狂歇头非外得。纵未歇狂亦何遗失。富楼那。妄性如是。因何为在 狂故怖头。因缘何有。头无得失。狂自复行。惑性妄有灭生。真性何曾出没。汝观如狂之妄。今指何处为因 二显真元无得二。一正明二。一劝息妄缘。

汝但不随分别世间业果众生三种相续。三缘断故三因不生。则汝心中演若达多狂性自歇 烦恼为缘。能润业故。杀等为因。正是业故。分别是识。能生烦恼。三种相续是所分别。分别此三故云三缘。三即缘也。或杀盗淫三之助缘。故三之缘也。分别既亡。业因不作。于三界中狂心自歇。故起信云。一切众生不名为觉。以从本来念念相续未曾离念故。说无始无明。又云。以远离微细念故。名究竟觉。念即分别也。由是一念不生即名为佛。即斯义也 二显自真体。

歇即菩提。胜净明心本周法界。不从人得。何藉劬劳肯綮修证 分别不生前后际断。故名为歇。菩提云觉。起信云。所言觉义者。谓心体离念。离念相者等虚空界。无所不遍。法界一相。即是如来平等法身。依此法身说名本觉。故云胜净明心本周法界不从人得。既云不从人得。即显不由他缘本自觉耳。劬劳修证本息分别只为显觉。今分别既亡觉性自显。故云何藉。然非谓全不修行兀然空坐。苟妄想宛然自谓即是者。误之甚矣。言肯綮者。骨边细肉也。庄子云经肯綮之未甞。而况大觚乎。若执惑有实体。不能达妄即空四相平等一切唯觉。便谓从麁至细断尽无明方至妙觉者。何异解牛不能游刃于大窾。不能亡见于全牛。但解皮肉以至着骨。岂曰妙得牛理哉 二喻显。

譬如有人。于自衣中 五阴盖覆也。

系如意珠 圆明觉性也。

不自觉知 无明不了也。

穷露他方。乞食驰走 五道流浪轮回不息。

虽实贫穷。珠不曾失 虽流生死觉性常然。

忽有智者指示其珠 佛为开示。

所愿从心致大饶富 大用现前。

方悟神珠非从外得 始觉合时。本不曾动。今无始静也。法华中亦有此喻。彼约结缘。此约本有。意不同耳。

首楞严义疏注经卷第四(之一)

首楞严义疏注经卷第四(之二)

长水沙门子璇集

二释庆喜难缘起二。一伸疑四。一叙所闻。

实时阿难。在大众中。顶礼佛足。起立白佛。世尊现说。杀盗淫业三缘断故三因不生。心中达多狂性自歇。歇即菩提。不从人得 如文 二正生难。

斯则因缘皎然明白。云何如来顿弃因缘。我从因缘心得开悟 由无三缘方尽三因。因缘俱灭。菩提始显。故云皎然明白。小乘开悟皆由因缘。故引昔悟以并今说成此难也 三引他例。

世尊。此义何独我等年少有学声闻。今此会中大目揵连及舍利弗须菩提等。从老梵志。闻佛因缘。发心开悟。得成无漏 老梵志者。并是年长。从外道来。闻佛因缘。翻邪入正。得成无学也 四结同邪。

今说菩提不从因缘。则王舍城拘舍梨等所说自然成第一义。唯垂大悲。开发迷闷 因缘自然依假建立。菩提真性众相都亡。恐相滥失。故此再疑。以洗物情 二答释二。一正破疑情二。一推破三。一标质所疑。

佛告阿难。即如城中演若达多。狂性因缘若得灭除。则不狂性自然而出。因缘自然理穷于是 若狂性因缘得除。不狂自然而出。所计不出斯意。故云理穷于是 二就疑互五破二。一双破因缘自然二。一以因缘破自然。

阿难。演若达多头本自然。本自其然。无然非自。何因缘故怖头狂走 初二句牒。本自下二句定。自本也。然是也。头本如是。无有如是之头不是于本。故云无然非自。何因下破。可知 二以自然破因缘。

若自然头因缘故狂。何不自然因缘故失。本头不失。狂怖妄出。曾无变易。何藉因缘 初二句牒。次二句破。若自然头由因缘故得成狂走。亦应自然不失由因缘故而失其头。本头下四句结也。今既本头无失。狂自妄出。狂之与头了不相触。何曾变改。而假因缘 二单破转计自然。

本狂自然。本有狂怖。未狂之际狂何所潜。不狂自然。头本无妄。何为狂走 若汝执言。既非因缘即属自然狂亦自然不狂亦自然者。初破狂自然。初一句牒。次一句定。未狂下二句破。如文。不狂下破不狂自然。初句牒。头本下破。此显一真之体尚无真妄之异岂立因缘自然。斯则亦显妄无因也 三结归悟旨。

若悟本头识知狂走。因缘自然。俱无戏论。是故我言。三缘断故即菩提心 本真不动。妄自琼森。说谁因缘及自然性。若知因缘自然俱是戏论。分别自亡真觉自显。斯则正是我说三缘断故即菩提也 二结示三。一俱尽灭生显无功用。

菩提心生。生灭心灭。此但生灭。灭生俱尽无功用道 若有执言真心可得分别可亡。斯则菩提心生生灭心灭。但是生灭。无菩提生无生灭灭。方无功用。如圆觉云。有照有觉俱名障碍。是故菩萨常觉不住。照与照者同时寂灭。此显地上证无生理得无功用也 二纵立自然寄显生灭二。一纵立正显。

若有自然。如是则明自然心生生灭心灭。此亦生灭无生灭者名为自然 设若我教。有自然者。岂存生灭名为自然。今汝所明自然心生生灭心灭。此亦生灭。何名自然。夫自然者必无生灭。故云无生灭者名为自然 二举况重明。

犹如世间诸相杂和成一体者名和合性。非和合者称本然性 举浅况深也。世间人说生灭和合名和合性。非和合者则无生灭方名自然。岂况我教。有生灭者却名自然。古人于此不言纵立。认真自然。斯则不唯增戏论心。反令圆文成外道教。焉敢闻命 三双非二离正示忘情。

本然非然。和合非合。合然俱离。离合俱非。此句方名无戏论法 本然自然也。和合因缘也。二皆不立。故云俱离。此离亦离。故云俱非。此文语略。具足应云离合离然之离亦复俱非也。药病齐遣。空病亦空。圆觉亦云。远离为幻亦复远离。离远离幻亦复远离。斯则言语道断心行处灭。方无戏论耳 二广斥执见五。一斥成戏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