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藏第 39 册 No. 1799 首楞严义疏注经

阿难及诸大众。蒙佛开示。慧觉圆通。得无疑惑。一时合掌。顶礼双足。而白佛言。我等今日身心皎然快得无碍。虽复悟知一六亡义。然犹未达圆通本根 慧觉圆通由蒙开示。本根入路未得通明。故今申敬欲期达解 二叙迷遇佛。

世尊。我辈飘零。积劫孤露。何心何虑预佛天伦。如失乳儿忽遇慈母 背觉合尘名为孤露。萍游六道故曰飘零。忽然邂逅厕为堂弟。名预天伦。由斯遭遇。如子得母。法身可久矣 三结愿彰益。

若复因此际会道成。所得密言还同本悟。则与未闻无有差别 际时会遇也。遭时遇佛。从兹得道。始觉合本若不曾迷故云本悟。悟觉也。既不曾迷。唯是一觉。夫何更有见闻之异。故云未闻无有差别。此略举六中之耳根也。阿难所请。意在此根。微露其机求佛显发。如来知微。勅众各说悟门。观音文殊承机述拣。感应相济。化道曲成。于今受赐。岂得忘本 四请示法门。

唯垂大悲。惠我秘严。成就如来最后开示。作是语已。五体投地。退藏密机。冀佛冥授 秘密妙严即首楞严定。最后开示究竟说也。机微细念。静然不动故曰退藏。即欲以湛旋其虚妄灭生伏还元觉。故云冀佛冥授 二如来询诸圣众。

尔时世尊。普告众中诸大菩萨及诸漏尽大阿罗汉。汝等菩萨及阿罗汉。生我法中得成无学。吾今问汝。最初发心悟十八界。谁为圆通从何方便入三摩地 从佛口生从法化生得佛法分。名生我法。向下虽有二十五门。诸圣入道总而摄之不离十八。故举以问令各。叙述 三诸圣各说证门五。一灭尘合觉证六。一憍陈如三。一遇佛获悟。

憍陈那五比丘即从座起。顶礼佛足。而白佛言。我在鹿苑及于鸡园。观见如来最初成道。于佛音声悟明四谛 憍陈那姓也。此云火器。其先事火。从此命族。五比丘者。初佛弃国入山修道。净饭乃命家族三人。一阿湿婆。二跋提。三摩诃男拘利。舅氏二人。一憍陈那。二十力迦叶。勅令随卫。五人衔命。后各舍去。在鹿园中共修异道。佛得果已思度何人。此五于我先曾营卫。即往为彼三转法轮。问言解否。陈那先答已解已知。诸天在空亦言其解。故佛命彼名阿若多。阿若多者此云解也。或言已知。鸡园精舍名也 二正陈悟旨。

佛问比丘。我初称解。如来印我名阿若多。妙音密圆。我于音声得阿罗汉 虽悟四谛。复了音声本常微密圆满未曾生灭唯一觉性。此则了音声性空唯如来藏。故云妙音密圆。此经所明圆通法门。唯取实证。则不可约随相而一解。下文如来勅文殊言。二十五无学。皆言修习真实圆通。彼等修行。实无优劣。前后差别。故知此文正是入音声慧法门。了声实相也 三结酬所问。

佛问圆通。如我所证。音声为上 如文 二优波尼沙陀三。一值佛显悟。

优波尼沙陀即从座起。顶礼佛足。而白佛言。我亦观佛最初成道。观不净相。生大厌离。悟诸色性 亦云优波尼杀昙。此言近少。或云尘性。谓微尘是色之近少分也。因观不净白骨微尘。故以为名。由多贪欲。故作此观以为对治。复了色尘本如来藏。故云悟诸色性正二陈悟旨二。一观成得道。

以从不净白骨微尘归于虚空。空色二无。成无学道 初作不净想。后入骨锁观。皆为治贪。复因骨锁。入析色明空。复因此空。见色实相悟中道理。色之与空唯一实性。故云空色二无 二重指释成。

如来印我名尼沙陀。尘色既尽。妙色密圆。我从色相得阿罗汉 从悟得名也。真善妙色即毕竟空。相尽性显。悟如来藏周遍法界。故曰密圆成于无学 三结酬所问。

佛问圆通。如我所证。色因为上 三香严童子三。一叙承尊教。

香严童子即从座起。顶礼佛足。而白佛言。我闻如来教我谛观诸有为相 观香悟道。得童真位。名为童子。初佛总教。观有为相。不的言香。如云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二依教修观三。一标观境。

我时辞佛。宴晦清斋。见诸比丘烧沈水香。香气寂然来入鼻中 我于向晦宴然安息在于静室。清静之室洗心之处。故名清斋。静室闻香是有为相。即所观境也 二正观察二。一观行。

我观此气非木非空。非烟非火。去无所著。来无所从 木空烟火。以理推穷非香生处。既来无因。去复何往。以何为香而馨我鼻。此别观察香无生也 二观益。

由是意销发明无漏。如来印我得香严号 香既无生。复何分别。故云意销。分别不有。能所俱亡。真觉不动湛然常遍。尘垢既销圆明净妙。故号香严 三重释成。

尘气倏灭。妙香密圆。我从香严得阿罗汉 相尽归如。真香妙发。一念不辨即登无学 三结酬所问。

佛问圆通。如我所证。香严为上 四药王药上三。一叙宿因。

药王药上二法王子并在会中五百梵天。即从座起。顶礼佛足。而白佛言。我无量劫为世良医。口中尝此娑婆世界草木金石。名数凡有十万八千。如是悉知苦酢醎淡甘辛等味并诸和合俱生变异。是冷是热有毒无毒悉能遍知 堪任补处。绍继佛种令不断故。名法王子。五百梵天是彼徒属。未详缘起。叙昔为医能疗众疾尝药知味分别性用对治不差。昔既妙辩味尘。今亦因此发悟 二获现悟二。一正陈悟旨。

承事如来。了知味性。非空非有。非即身心。非离身心。分别味因。从是开悟 观味之因从何而有。空有身心若即若离俱无生处。了知即观察也。无生处故。尘味寂然。分别即息。能所亡泯。二俱绝朕。唯是一味清净宝觉。故云从是开悟。即证无生忍也 二蒙印获益。

蒙佛如来印我昆季药王药上二菩萨名。今于会中为法王子。因味觉明。位登菩萨 发觉明悟由了药味。故印此人药王药上。登成也 三结酬所问。

佛问圆通。如我所证。味因为上 五跋陀婆罗三。一遇佛显悟。

跋陀婆罗并其同伴十六开士。即从座起。顶礼佛足。而白佛言。我等先于威音王佛闻法出家。于浴僧时。随例入室。忽悟水因 跋陀婆罗云贤护。准法华说。威音王佛有二万亿。相继出世。此人初佛像法之中。为上慢者。毁常不轻。由是堕狱经于千劫。罪毕得出。值后威音出家获悟也。随例入洛。观此水性了不可得。不从因生。故悟水因 二正陈悟旨二。一叙悟获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