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藏第 39 册 No. 1799 首楞严义疏注经

复次阿难。是诸众生。非破律仪。犯菩萨戒。毁佛涅盘。诸余杂业历劫烧然。后还罪毕受诸鬼形 非破律仪者谤无戒律也。犯菩萨戒者轻重不禁也。毁佛涅盘者不信因果。此皆断善根也。余业可知。地狱久治。故云历劫烧然。更受余类。故入鬼趣。鬼趣十类由前十因。十因正报已在前文。极苦相对。非是轻受。故云后还罪毕受诸鬼形 二别显。

若于本因贪物为罪。是人罪毕遇物成形。名为怪鬼 此即贪习为因也。于物生贪非理而取。余报在鬼还托于物。即金银草木精怪。其类非一。故名怪鬼。正受苦报在寒氷狱。

贪色为罪。是人罪毕遇风成形。名为魃鬼 即前淫习为因也。色能动乱身心。如风鼓物。报招鬼质还复托风。风质元虚。因习所致。因果相对。岂徒然哉。

贪惑为罪。是人罪毕遇畜成形。名为魅鬼 即前诈习为因也。因成诈伪惑正凭虚。托附畜生便成鬼质。即狐狸猪犬有异灵者。其类非一。故云遇畜成形。魅即现美形以惑人也。

贪恨为罪。是人罪毕遇虫成形。名蛊毒鬼 即前怨习为因也。由忿为先。怀恶不舍。结怨在意。热恼居怀。受余报时亦假毒类。即蛇虺毒虫有灵者。成蛊毒鬼。

贪忆为罪。是人罪毕遇衰成形。名为疠鬼 即前嗔习为因也。于苦苦具憎恚居怀。或因妬忌生嗔。嗔恚不舍。名为贪忆。洎受鬼报。遇灾衰处便入其身。名为疠鬼。即毒疠伤寒传尸骨蒸之类皆此鬼作也。

贪傲为罪。是人罪毕遇气成形。名为饿鬼 即前慢习为因也。慢以凌人傲物高举自强。洎报鬼伦。遇气为质。内无实德。空腹高心。饥饿所困。故名饿鬼。

贪罔为罪。是人罪毕遇幽为形。名为魇鬼 即前诳习为因也。为获利誉。多怀异谋。矫现有德。罔冐于他。令他暗昧不晓己事。洎受鬼形。凭幽托暗魇惑寐者。故名魇鬼。

贪明为罪。是人罪毕遇精为形。名魍魉鬼 即见习为因也。执见异生。各自明悟。出生相返。发于违拒。及招鬼道。遇精明处以为其形。即日月精魄。山泽明灵有精耀者以托其质。言魍魉者水石变怪也。

贪成为罪。是人罪毕遇明为形。名役使鬼 即抂习为因也。抂押成褫。凭虚构架。劳心役思。挠害无辜使成有罪。遇明显境托以成形。非幽暗类也。走使战阵担砂负石之徒。故云役使。

贪党为罪。是人罪毕遇人为形。名传送鬼 即讼习为因也。党己覆罪为他所讼。报在鬼类托质于人。如世有童子师及巫祝之类。皆为神道传送凶吉祸福之言。名传送鬼。此上鬼类其数实繁。考果征因。不过此十 三结示。

阿难。是人皆以纯情坠落。业火烧干上出为鬼。此等皆是自妄想业之所招引。若悟菩提。则妙圆明本无所有 十因六报皆是纯情所为。情既下沈。故坠地狱。地狱治久。情尽上升。故云业火烧干上出为鬼。鬼心轻燥。业火所余。自妄业招。非他所得。菩提心中皆如空华耳 三畜趣三。初总标。

复次阿难。鬼业既尽。则情与想二俱成空。方于世间。与元负人怨对相值。身为畜生。酬其宿债 地狱治情。鬼中治想。情想既尽。故云成空。然所空者。即依情想所发之业也。二道之业既亡。却为畜生酬其宿债。驼驴牛马身命偿他。若在余类。随应受对 二别显。

物怪之鬼。物销报尽生于世间。多为枭类 贪习为怪鬼。报尽作枭伦。枭土枭也。附块为儿。贪物所致。一切怪异者皆此类摄。

风魃之鬼。风销报尽生于世间。多为咎征一切异类 淫习为因。报招风魃。旁为畜生受咎征也。咎过恶也。征应验也。恶行所招。将有灾异先有此应。如群雀众鼠荒俭之征。??鴹水灾。鹤舞多旱。其类非一。

畜魅之鬼。畜死报尽生于世间。多为狐类 诈因之报。为鬼成魅。所依既尽。畜受狐身。

虫蛊之鬼。蛊灭报尽生于世间。多为毒类 怨习之报。鬼作蛊毒。畜为毒类。即蚖蛇蝮蝎之类。

衰疠之鬼。衰穷报尽生于世间。多为蛔类 嗔习之因。鬼为衰疠。托灾附祸便入身中。转受畜形还托身内。为蛔蛲也。

受气之鬼。气销报尽生于世间。多为食类 饿鬼附气。慢习是因。鬼受饥虚。畜充他饱。故为食类。即世间可食之畜也。

绵幽之鬼。幽销报尽生于世间。多为服类 宿因诳习。鬼为魇暗。幽默既消。畜为服类。即驰驴牛马蚕茧之类。为人服用也。绵即绵密。不明露也。

和精之鬼。和销报尽生于世间。多为应类 因为见习。鬼作魍魉。精耀之物既尽为畜便成应类。即应四时节序来而复鸣者。言和者杂也。杂精明处而成鬼也。

明灵之鬼。明灭报尽生于世间。多为休征一切诸类 即前抂习。鬼托明生为役使类。鬼道业尽。畜报休征。休美也。休祥将至预有此征。由他美行之所招也。即麟凤之类也。

依人之鬼。人亡报尽生于世间。多为循类 讼习之因。鬼招传送。人死为畜报在黠慧。故云循类。即人所畜养循顺之类 三结示二。一正结虚妄。

阿难。是等皆以业火干枯。酬其宿债傍为畜生。此等亦皆自虚妄业之所招引。若悟菩提。则此妄缘本无所有 狱鬼二趣。业火烧毕情想干枯。今为畜生酬偿余业。故云旁为。妄想故有。觉性元无。犹如圆影眚病故见 二引问重示。

如汝所言。宝莲香等及琉璃王善星比丘。如是恶业本自发明。非从天降。亦非地出。亦非人与。自妄所招还自来受。菩提心中皆为浮虚。妄想凝结 所问三缘。是彼人等。各自虚妄造业发生。不由他有。故云本自非天降等。妄造妄受。觉性之中皆如空华 四人趣三。一总明二。一酬剩返征。

复次阿难。从是畜生酬偿先债。若彼酬者分越所酬。此等众生。还复为人。返征其剩 分越者过分也。不依本分越过而行。谓非理苦役不问轻重。或昼夜不息。食噉无度。如是等类悉合返征其剩。今有恃尊贵以纵恣。倚豪势以奢侈。贪其力而多役。取其味而抂杀。不舍晨暮。罔测劳苦。福尽征剩其宜者哉。

如彼有力兼有福德。则于人中。不舍人身酬还彼力。若无福者。还为畜生偿彼余直 其有修善而崇福者。只于人身酬彼力矣。今见积善之家。财物多耗。或被劫盗。或被欠负。或横遭驱役。或抂受捶打。斯皆先业合舍此身为畜酬剩。由树福德。人中略偿 若成畜者盖无善矣 二偿报难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