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藏第 39 册 No. 1799 首楞严义疏注经

阿难。复以此心精研妙明。其身内彻。是人忽然于其身内拾出蛲蛔。身相宛然。亦无伤毁。此名精明流溢形体。斯但精行暂得如是非为圣证。不作圣心名善境界。若作圣解即受群邪 蛲蛔腹中虫也。观心精明。内融身体。内之四大因观而变。遂能体内拾出蛲蛔故无伤毁。此境现前。不生取舍即为善境。不尔受邪 三密义闻空。

又以此心内外精研。其时魂魄意志精神。除执受身。余皆涉入互为宾主。忽于空中闻说法声。或闻十方同敷密义。此名精魄递相离合。成就善种暂得如是非为圣证。不作圣心名善境界。若作圣解即受群邪 初至宾主者。明境发所由也。主肝曰魂。主肺曰魄。主脾为意。主肾为志。主心为精神。根身种子皆为第八所执受故。定心精究。内外唯空。遂令五内主神无所依附。流出于外迭互相依。故云互为宾主。忽于下四句正明发相。此则先所修习闻慧种子。定力所激。禅中发生。遂寄神魂现于说法也。此名下结判邪正。离合即宾主也。或离心主而宾于肝等。余如文 四华台踞佛。

又以此心澄露皎彻内光发明。十方遍作阎浮檀色。一切种类化为如来。于时忽见毘卢遮那踞天光台千佛围遶。百亿国土及与莲花俱时出现。此名心魂灵悟所染心光研明照诸世界。暂得如是非为圣证。不作圣心名善境界。若作圣解即受群邪 初三句内由观慧也。定心澄静显露皎明。内光既发。外相则变。十方下外现其相也。以先熏习名言善种。染影而来。故见十方如金种类皆佛。心念不动。斯须自灭。或起取着。正定难存。如修念佛三昧。此境现前与修多罗合者。名为亲证。若修树观。设见佛形亦不为正。以心境不相应故。何况修真如三昧法界一相。有所取着。岂非魔耶。此名下结判邪正。灵悟所染者。灵善也。先所熏染圆顿觉慧。悟知众生本来是佛。此之种子因定激发。故现其相也。余如文 五空呈宝色。

又以此心精研妙明。观察不停。抑按降伏。制止超越于时忽然十方虚空成七宝色或百宝色。同时遍满。不相留碍。青黄赤白各各纯现。此名抑按功力逾分。暂得如是非为圣证。不作圣心名善境界。若作圣解即受群邪 定功研妙。观察逾深。制止既过。宝色分现。本为制止分别。今由过分异境却生。与心相违。岂非魔事。不起取心。自然消歇。如前文云。不取无非幻。非幻尚不生。幻法云何立 六物见暗中。

又以此心研究澄彻精光不乱。忽于夜合。在暗室内。见种种物不殊白昼。而暗室物亦不除灭。此名心细密澄其见所视洞幽。暂得如是非为圣证。不作圣心名善境界。若作圣解即受群邪 定中研究心光澄静。由澄静故。忽然发见。暗中见物物是实境。故不随定出入有无。故云亦不除灭心细密澄者。观心微细密尔澄静。精光既定暗境不隐。故夜见物。悟则无咎 七伤体无知。

又以此心圆入虚融。四体忽然同于草木。火烧刀斫曾无所觉。又则火光不能烧爇。纵割其肉犹如削木。此名尘并排四大性一向入纯。暂得如是非为圣证。不作圣心名善境界。若作圣解即受群邪 圆遍也。入观达也。以此定心。遍了一切。己身他物无不虚寂。此即心融思寂执受不行。四大五尘忽然排并。既无能执。割截如空。念想一纯暂得如是八遍观诸界。

又以此心成就清净净心功极。忽见大地十方山河皆成佛国。具足七宝。光明遍满。又见恒沙诸佛如来遍满空界楼殿华丽。下见地狱。上观天宫。得无障碍。此名欣厌凝想日深想久化成。非为圣证。不作圣心名善境界。若作圣解即受群邪 厌秽忻净积想所凝。圆定功深感斯妙境耳 九他方夜覩。

又以此心研究深远。忽于中夜。遥见远方市井街巷亲族眷属。或闻其语。此名迫心逼极飞出故多隔见。非为圣证。不作圣心名善境界。若作圣解即受群邪 识心通灵因定功发。飞出隔见。远近皆然。逼极之功。非因妙证 十师体变移。

又以此心研究精极。见善知识。形体变移。少选无端种种迁改。此名邪心含受魑魅或遭天魔入其心腹无端说法通达妙义。非为圣证。不作圣心魔事消歇。若作圣解即受群邪 此人曾有邪心种子。合外魔境相因而来。然此一章非善境界。纯是魔娆。不同前文皆称善种起心作证方始成魔 三结劝弘宣。

阿难。如是十种禅那现境。皆是色阴用心交互。故现斯事。众生顽迷不自忖量。逢此因缘迷不自识。谓言登圣。大妄语成。堕无间狱。汝等当依如来灭后于末法中宣示斯义。无令天魔得其方便。保持覆护成无上道 此是于观行中。色阴将尽未尽。用心差异。有此十境。若不识知皆认圣证。即为魔惑。故佛劝令开示后世也。问此不作五阴次第观门。何得阴次第尽明其境耶。答观虽总相五阴同观。阴有麁细。麁者先尽。譬如浣衣麁垢先去。此阴既积妄所成。妄尽自然阴灭。从麁至细。理必然也。

首楞严义疏注经卷第九(之一)

首楞严义疏注经卷第九(之二)

长水沙门子璇集

二受阴三。一尽未尽相二。一明区宇。

阿难。彼善男子。修三摩提奢摩他中色阴尽者。见诸佛心。如明镜中显现其像。若有所得。而未能用。犹如魇人手足宛然见闻不惑心触客邪而不能动。此则名为受阴区宇 色阴尽者。以止观中观其五阴观心纯熟不为色碍。故云阴尽。见诸佛心者。妙觉明心观中明露。即色相尽而色性现也。观中暂见。非真实见。故如镜像。有所得者即前见诸佛心也。既是观心变影而缘。非是观证。故未能用。以用受阴为领纳故。亲证必能有妙用故。未破受阴如魇人。色阴尽故能见佛心。如见闻不惑。受阴客邪既在。妙用之动未能。为受所覆。故云区宇 二明尽相。

若魇咎歇。其心离身返观其面。去住自由无复留碍。名受阴尽。是人则能超越见浊。观其所由。虚明妄想以为其本 其心离身者。以客邪不触心。于根门得自在也。不为魇咎之所留碍。故能返照自面。此显见闻有用也。去住下二句明手足得用也。此上皆约喻显。若约法者。受阴尽故心亡领纳。既无能领之受。即无所领之法。心法既亡。自在宜矣。超见浊者。以根身正是见浊之体。见闻觉知拥令留碍。水火风土旋令觉知。斯则执受相仍便成根质。受妄领纳执以为己。以见是推求执取为义。由受领前境。取着随生。受阴既亡即超见浊。觉明之心虚通领纳。故云虚明妄想 二正明现境十。一见物生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