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藏第 39 册 No. 1799 首楞严义疏注经

又善男子。受阴虚妙不遭邪虑。圆定发明三摩地中。心爱入灭。研究化性贪求深空。尔时天魔候得其便。飞精附人。口说经法。其人终不觉知魔着。亦言自得无上涅盘。来彼求空善男子处。敷座说法。于大众内。其形忽空。众无所见。还从虚空突然而出。存没自在。或现其身洞如琉璃。或垂手足作栴檀气。或大小便如厚石蜜。诽毁戒律。轻贱出家 夫真空不妨妙有。有而性常自空。所以具修万行了无所著。若欲杜绝众行。以为深空。即同外道断见拨无因果。魔得其便。从空出没。幻惑其心 二口说异端去身留难。

口中常说。无因无果。一死永灭。无复后身及诸凡圣。虽得空寂。潜行贪欲。受其欲者亦得空心拨无因果。此名日月薄蚀精气金玉芝草麟凤龟鹤。经千万年不死为灵。出生国土年老成魔恼乱是人。厌足心生。去彼人体。弟子与师多陷王难。汝当先觉不入轮回。迷惑不知。堕无间狱 口说空理。无因无果。盖由心祈致招魔惑。薄蚀精气者。此即恶星精耀能为蚀神。亦为魔怪 十好永岁二。一心爱忽生魔得其便。

又善男子。受阴虚妙不遭邪虑。圆定发明三摩地中。心爱长寿。辛苦研几贪求永岁。弃分段生。顿希变易细想常住。尔时天魔候得其便。飞精附人。口说经法。其人竟不觉知魔着。亦言自得无上涅盘。来彼求生善男子处。敷座说法。好言他方往还无滞。或经万里瞬息再来。皆于彼方取得其物。或于一处。在一宅中数步之间。令其从东诣至西壁。是人急行。累年不到。因此心信。疑佛现前 夫分段生死。三界惑尽。方始得离。二乘无学登地菩萨皆得变易。今未离染。顿欲于此分段身上变麁身为细质易短命为长年。过分希求。故为魔着细相常住者。微细存想求久住世也 二口说异端去身留难。

口中常说。十方众生皆是吾子。我生诸佛。我出世界。我是元佛。出世自然不因修得。此名住世自在天魔。使其眷属如遮文茶及四天王毘舍童子未发心者利其虚明食彼精气。或不因师。其修行人亲自观见。称执金刚与汝长命。现美女身盛行贪欲。未逾三岁。肝脑枯竭。口兼独言。听若妖魅。前人未详。多陷王难。未及遇刑先已干死。恼乱彼人以至殂殒。汝当先觉不入轮回。迷惑不知堕无间狱 遮文茶未详。毘舍童子即毘舍遮鬼也。此云食精气。频那夜伽亦此类也。世人所事为善知识。皆六欲天魔以为其主。口独言者即前美女也 三结劝弘宣四。初总结诸境。

阿难当知。是十种魔。于末世时。在我法中出家修道。或附人体。或自现形。皆言已成正遍知觉。赞叹淫欲。破佛律仪。先恶魔师与魔弟子淫淫相传。如是邪精魅其心腑。近则九生。多踰百世。令真修行总为魔眷。命终之后必为魔民。失正遍知。堕无间狱 此文即同涅盘经云。未来世中。是魔波旬。渐当坏乱我之正法。乃至现比丘比丘尼及阿罗汉像。非法说法。非毁戒律。自言得圣。惑乱世间。以此二经。鉴于世间。称圣毁戒者非魔而谁 二勅劝弘宣。

汝今未须先取寂灭。纵得无学。留愿入彼末法之中。起大慈悲。救度正心深信众生。令不着魔得正知见。我今度汝已出生死。汝遵佛语。名报佛恩 大圣深慈。劝不取灭。殷懃付嘱。正为今时。若以今文望前发愿。如一众生未成佛终不于此取泥洹。斯则师资相成。悲救一揆。四派入灭一何现权 三重示迷因。

阿难。如是十种禅那现境。皆是想阴用心交互。故现斯事。众生顽迷不自忖量。逢此因缘迷不自识。谓言登圣。大妄语成。堕无间狱 如文 四再勖流布。

汝等必须将如来语。于我灭后。传示末法。遍令众生开悟斯义。无令天魔得其方便。保持覆护成无上道 据弘此经。合魔宫震动。凡夫不觉故也。如说四安乐行。正同此意。故文殊问云。于后恶世云何能说此经。佛令住四安乐行。广说离讥毁等缘。岂非同此魔事耶。

首楞严义疏注经卷第九(之二)

大正藏第 39 册 No. 1799 首楞严义疏注经

首楞严义疏注经卷第十(之一)

长水沙门子璇集

四破行阴三。一尽未尽相二。一明区宇二。一想尽益相。

阿难。彼善男子。修三摩提。想阴尽者。是人平常。梦想消灭。寤寐恒一 想阴若存。寤即想象。寐即成梦。今想阴尽。即无有梦。以想阴是梦之元故。寤寐一者。虽有寤寐。以无想故。寤亦如寐。寐亦如寤。故云恒一。

觉明虚静犹如晴空。无复麁重前尘影事 圆明心体。名为觉明。离想浮动。故名虚静。空喻觉明。晴喻离想。麁重即烦恼也。以想阴是烦恼浊故。前尘影事即所想境。能想既亡所想不立。故云无复。

观诸世间大地山河。如镜鉴明来无所黏过无踪迹虚受照应 观缘也。虽有根识缘诸境界。而不想象系念在意。故如其镜照物无迹。但虚受虚照虚应而已。亦可如镜照于光明虽鉴无影。故云虚受。

了罔陈习。唯一精真 了毕竟也。罔无也。陈旧也。习妄想也。毕竟无有无始妄习。唯有一灵真如性也。又了谓了别。即诸识也。罔谓罔象。陈习谓无始种子也。唯一精真者唯一识阴。也如下文云则湛了内罔象虚无微细精想。以对行阴。故云精真也。显此行人得想阴尽唯识阴及行阴在。今此行阴又现披露。故名识阴为精真也 二行阴现相。

生灭根元从此披露。见诸十方十二众生。毕殚其类。虽未通其各命由绪。见同生基。犹如野马熠熠清扰。为浮根尘究竟枢穴。此则名为行阴区宇 行阴是生灭元。以迁流造作故。想尽行现。故云披露。毕殚其类者。殚尽也。尽此十二类生皆从行出。以行是业体故。未通各命者。虽已了知十二类生总从行出。而未知众生别种在识阴中。此即本识业苦种子。是众生各别性命因由端绪也。见同生基者。同分生基即行阴也。十二品类。同以行阴为其基本。犹如野马者。尘合阳气鼓而为之。熠熠即光起闪烁。喻生灭也。清扰者。即此行阴扰动生灭微细不停。以无想阴尘垢。故名清也。为浮根尘究竟枢穴者。门簨曰枢。门臼曰穴此皆动转之要处也。根尘生灭。皆以行阴为机纽处。了知此者正在行阴。故云区宇 二明尽相。

若此清扰熠熠元性。性入元澄。一澄元习。如波澜灭化为澄水。名行阴尽。是人则能超众生浊。观其所由。幽隐妄想以为其本 性入元澄者。行阴若尽。迁流性澄。归一藏识。名入元澄。经云藏识海常住也。以观行增胜。能纯生灭根元习气。令其不动归一识阴。犹如澄水也。以行是众生迁流业性故。此若尽即超众生浊也。行阴生灭微细难觉。故名幽隐 二正明现境十。一二无因论二。一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