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藏第 48 册 No. 2016 宗镜录(第1~30卷)

  宗镜录卷第三

        丙午岁分司大藏都监开板

大正藏第 48 册 No. 2016 宗镜录

  宗镜录卷第四

  慧日永明寺主智觉禅师延寿集

  夫所言心法者。云何是心。云何是心法。

  答。了尘通相。说名心王。由其本一心。是诸法之总原也。取尘别相。名为数法。良因其根本无明。迷平等性故也。辩中边论云。若了尘通相。名心。取尘别相。名为心法。

  问。此一心法。几义而成。

  答心法总有四义。一是事。随境分别。见闻觉知。二是法。论体唯是生灭法数。此二义。论俗故有。约真故无。三是理。穷之空寂。四是实。论其本性。唯是真实如来藏法。

  问。心四义之中。前二义是缘虑妄心。后二义是常住真心。约真心。则本性幽玄穷理空寂。既无数量。不更指陈。只如妄心既涉见闻。又言。生灭。此缘虑心。有其几种行相。

  答。有五种心。一率尔心。谓闻法创初。遇境便起。二寻求心。于境未达。方有寻求。三决定心。审知法体。而起决定。四染净心。法诠欣厌。而起染净。五等流心。念念缘境。前后等故。法苑义林云。辩五心相者。且如眼识。初堕。于境。名率尔堕心。同时意识。先未缘此。今初同起。亦名率尔。故瑜伽论云。意识任运散乱。缘不串习境时。无欲等生。尔时意识。名率尔堕心。有欲生时。寻求等摄故。又解深密经。及决择论说。五识同时。必定有一分别。意识。俱时而转。故眼俱意。名率尔心。初卒堕境故。此既初缘。未知何境为善为恶。为了知故。次起寻求。与欲俱转。希望境故。既寻求已。识知先境。次起决定即解境故。决定已。识界差别。取正因等相。于怨住恶。于亲住善。于中住舍。染净心生。由此染净意识为先。引生眼识。同性善染。顺前而起。名等流心。如眼识生。耳等识亦尔。

  先德问。五心于八识中。各有几心。

  答。前五识有四心。除寻求心。无分别故。第六具五心。第七无率尔寻求二心。有决定染净等流三心。谓第七常缘现在境故。无率尔也。

  问。第七现有计度分别。何无寻求心。

  答。夫寻求心皆依率尔。后寻求方生。第七既无率尔。寻求亦无。

  问。前五既有率尔。何无寻求。

  答。寻求有二缘方有。一即率尔心引。二即计度分别心。前五种虽有率尔。而无计度分别。第八有三心。率尔决定等流。无染净寻求。

  问。第八同第七。常缘现在境。何得有率尔。

  答。第七缘境。即无间断。第八缘境。境有间断。第八初受生时。创缘三界。三种境故。

  问。初受生时。第七亦创缘三界。第八识。何无率尔心。

  答。第七随所系。常缘当界第八识也。今助一解。第七常内缘一境。即无率尔。第八外缘多境。而有率尔。无分别故。即无寻求。

  问。五心之中。何心熏种。何心不熏种。

  答。率尔心有二说。一云。不熏种。任运缘境。不强盛故。二云。若缘生境。即不熏种。若缘曾闻熟境。即熏种。由串习力故。余心总熏种。今解。且如率尔闻声境时。不简生熟声境。皆熏实声种子。更有九心成轮。广略不同。真理是一。其心如轮。随境而转。故经云。身非念轮。随念而转。其义如何。上座部师。立九心轮者。一有分。二能引发。三见。四寻求。五贯彻。六安立。七势用。八返缘。九有分体。且如初受生时。未能分别。心但任运。缘于境转。名有分。若有境至。心欲缘时。便生警觉。名能引发。其心既于此境上转。见照瞩彼。既见彼已。便成寻求。察其善恶。既察彼已。遂贯彻识其善恶。而安立心。起语分别说其善恶。随其善恶。便有动作势用。动作既兴。欲休废道。故返缘前所作事。既返缘已。还归有分。任运缘境。名为九心。可成轮义。其中见心通于六识。余唯意识。有分心通生死。返缘心唯得死。若离欲者。死唯有分心。既无我爱。无所返缘。不生顾恋。未离欲者以返缘心而死。有恋爱故。若有境至。即心可生。若无异境。恒住有分。任运相续。然见与寻求前后不定。

  问。若随分别。立真妄心。约此二心。总有几种。

  答。大智度论云。有二种道。一毕竟空道。二分别好恶道。若毕竟空道。尚不得一。何况说多。若分别好恶道。理从义别。事乃恒沙。且约一心。古释有四。一纥利陀耶。此云肉团心。身中五藏心也。如黄廷经所明。二缘虑心。此是八识。俱能缘虑自分境故。色是眼识境。根身。种子器世界。是阿赖耶识之境。各缘一分。故云自分。三质多耶。此云集起心。唯第八识积集种子。生起现行。四干栗陀耶。此云坚实心。亦云贞实心。此是真心也。然第八识无别自体。但是真心。以不觉故。与诸妄想。有和合不和合义。和合义者。能含染净。目为藏识。不和合者。体常不变。目为真如。都是如来藏。故楞伽经云。寂灭者。名为一心。一心者。即如来藏。如来藏。亦是在缠法身。经云。隐为如来藏。显为法身。故知四种心。本同一体。但从迷悟分多。经偈云。佛说如来藏。以为阿赖耶。恶慧不能知。藏即赖耶识。佛说如来藏者。即法身在缠之名。以为阿赖耶。即是藏识。恶慧不能知。藏即赖耶识。有执真如与赖耶体别者。是恶慧也。然虽四心同体。真妄义别。本末亦殊。前三是相。后一是性。性相无碍。都是一心。即第四真心以为宗旨。又古德广释一心者。望一如来藏心。含于二义。一约体绝相义。即真如门。谓非染非净。非生非灭。不动不转。平等一味。性无差别。众生即涅槃。不待灭也。凡夫弥勒。同一际也。二随缘起灭义。即生灭门。谓随熏转动。成于染净。染净虽成。性恒不动。只由不动。能成染净。是故不动。亦在动门。楞伽经云。如来藏名阿赖耶识。而与无明七识共俱。如大海波。常不断绝。又云。如来藏者。为无始虚伪恶习所熏。名为识藏。若此一心。推末归本者。谓证第一义。则得解脱。第一义。是缘之性。若见缘性。则脱缘缚。华严经云。皆一心作。论云。但是一心者。一切三界。唯心转故。诸教同引。证成唯心。云何一心而作三界。有三。一二乘。谓有前境。不了唯心。纵闻一心。但谓真谛之一。或谓由心转变。非皆是心。二异熟赖耶。名为一心。简无外境。故说一心。三如来藏性。清净一心。理无二体。故说一心。是知凡圣二法。染净二门。无非一心矣。又此一心。约性相体用本末即入等义。更有十门。一假说一心。则二乘人。谓实有外法。但由心变动。故说一心。下之九门。实唯一心。二相见俱存。故说一心。此通八识。及诸心所并所变相分。本影具足。由有支等熏习力故。变现三界依正等报。三摄相归见。故说一心。亦通王数。但所变相分。无别种生。能见识生。带彼影起。四摄数归王。故说一心。唯通八识。以彼心所。依王无体。亦心变故。释云。摄相归见者。唯识偈云。唯识无境界。以无尘妄见。如人目有翳。见毛月等事。凡作论有三义。一者立义。即初句。二者引证。即第二句。三者譬喻。即下二句。所缘缘论云。内识如外现。为识所缘缘。许彼相在识。及能生识故。意云。内识似外境现。为所缘缘。许眼等识。带彼相起。及从彼生识故。结云。诸识唯内境。相为所缘缘。理极成也。则非全无相。相全属识。故云归见。摄数归王者。如庄严论偈云。自界及二光。痴共诸惑起。如是诸分别。二实应远离。释曰。自界。谓自阿赖耶识种子。二光。谓能取光。所取光。此等分别。由共无明。及诸余惑。故得生起。如是诸分别。二实应远离。二实。谓所取实。及能取实。如是二实染污应求远离。所以论偈云。能取及所取。此二唯心光。贪光及信光。二光无二法。释曰。求唯识人。应知能取。所取。此之二种。唯是心光。五以末归本。说一心。谓七转识。皆是本识。差别功能。无别体故。经偈云。譬如巨海浪。无有若干相。诸识心如是。异亦不可得。六摄相归性。说一心。谓此八识。皆无自体。唯如来藏。平等显现。余相皆尽。一切众生。即涅槃相。经云。不坏相有八。无相亦无相。七性相俱融。说一心。谓如来藏。举体随缘。成办诸事。而其自性。本不生灭。即此理事。混融无碍。是故一心二谛。皆无障碍。八融事相入。说一心。谓由心性。圆融无碍。以性成事。事亦镕融不相障碍。一入一切。一一尘内各见法界。天人修罗不离一尘。九全事相即。说一心。谓依性之事。事无别事。心性既无彼此之异。事亦一切即一。一即是多。多即一等。十。帝网无碍。说一心。谓一中有一切。彼一切中。复有一切。重重无尽。皆以心识如来藏性。圆融无尽。以真如性。毕竟无尽故。观一切法。即真如故。一切时处。皆帝网故。如漩洑颂云。若人欲识真空理。身内真如还遍外。情与非情共一体。处处皆同真法界。不离幻色即见空。此即真如含一切。一念照入于多劫。一一念劫收一切。于一境内一切智。于一智中诸境界。只用一念观诸境。一切诸境同时会。时处帝网现重重。一切智通无挂碍。漩洑者。水之。漩流洄洑之处。一甚深故。二回转故。三难渡故。法海漩洑亦然。一唯佛能究故。二真妄相循。难穷初后。三闻空谓空。闻有谓有。则沈于漩洑。若不了斯宗。难超有海。随善恶之浪。漂苦乐之洲。不遇慈航。焉登觉岸。如偈云。真如净法界。一泯未尝存。随于染净缘。遂成十法界。随染缘成六凡法界。随净缘成四圣法界。六凡法界者。一天法界。二人法界。三修罗法界。四地狱法界。五饿鬼法界。六畜生法界。四圣法界者。一声闻法界。二缘觉法界。三菩萨法界。四佛法界。众生于真性上。以情想自异。则六趣升沉。诸圣于无为法中。以智行为差。则四圣高下。然凡圣迹虽升降。缚脱似殊。于一真法界之中。初无移动。又依华严宗。一心随理事。立四种法界。一理法界者。界是性义。无尽事法。同一性故。二事法界者。界是分义。一一义别有分剂故。三理事无碍法界者。具性分义。圆融无碍。四事事无碍法界者。一切分剂事法。一一如性。融通。重重无尽故。以此十法界。因理事四法界。性相。即入。真俗融通遰出无穷。成重重无尽法界。然是全一心之法界。全法界之一心。随有力无力。而立一立多。因相资相摄。而或隐或显。如一空。遍森罗之物像。似一水。收万叠之波澜。入宗镜中。坦然显现。又有所入能入。二种法界。如清凉疏云。先明所入。总唯一真无碍法界。语其性相。不出事理。随其义别。略有五门。一有为法界。二无为法界。三俱是。四俱非。五无障碍。然五各二门。初有为二者。一本识能持诸法种子。名为法界。如论云。无始时来界等。此约因义。而其界体。不约法身。二三世之法差别边际。名为法界。不思议品云。一切诸佛。知过去一切法界。悉无有余等。此即分剂之义。二。无为法界二者。一性净门。在凡位中。性恒净故。真空一味。法无差别故。二离垢门。谓由对治。方显净故。随行浅深。分十种故。三亦有为亦无为法界二者。一随相门。谓受想行蕴及五种色并八无为。此十六法。唯意所知。十八界中。名为法界。二无碍门。谓一心法界。具含二门。一心真如门。二心生灭门。虽此二门。皆各总摄一切诸法。然其二位。恒不相杂。其犹摄水之波非静。摄波之水非动。故回向品云。于有为界示无为法。而不灭坏有为之相。于无为界。示有为法。而不分别无为之性。此明事理无碍。四非有为非无为法界二门者。一形夺门。谓缘无不理之缘。故非有为。理无不缘之理。故非无为。法体平等。形夺双泯。大品经云。须菩提白佛言。是法平等。为是有为。为是无为。佛言。非有为法。非无为法。何以故。离有为法。无为法不可得。离无为法。有为法不可得。须菩提。是有为性。无为性。是二法不合不散。此之谓也。二无寄门。谓此法界。离相离性。故非此二。又非二谛故。又非二名言所能至故。是故俱离。解深密经云。一切法者。略有二种。所谓有为无为。是中有为。非有为非无为。无为。非无为非有为等。五无障碍法界二门者。一普摄门。谓于上四门。随一即摄余一切故。是故善财。或睹山海。或见堂宇。皆名入法界。二圆融门。谓以理融事故。令事无分剂。微尘非小。能容十刹。刹海非大。潜入一尘也。以事显理故。令理非无分。谓一多无碍。或云一法界。或云诸法界。然由一非一故即诸。诸非诸。故即一。乃至重重无尽。是以善财。暂时执手。遂经多劫。才入楼阁。普见无边。皆此类也。上来五门十义。总明所入法界。应以六相融之。二明能入。亦有五门。一净信。二正解。三修行。四证得。五圆满。此五于前所入法界。有其二门。一随一能入。通五所入。随一所入。遍五能入。二此五能入。如其次第各入一门。此上心境。二义十门。六相圆融。总为一聚。无障碍法界。百门义海云。入法界者。即尘缘起是法。法随智显。用有差别是界。此法以无性故。则无分剂。融无二相。同于真际。与虚空等。遍通一切。随处显现。无不明了。然此一尘与一切法。各不相见。亦不相知。何以故。由各各全是圆满法界。普摄一切。更无别法可知见也。经云。即法界无法界。法界不知法界。若如是。更无别法可知见者。云何言入。以悟了之处。名为入故。又虽入而无所入。若有所入。则失诸法性空义。以无性理同故。则处处入法界。前约情智凡小所见。随染净缘成十法界者。即成其过。今依华严性起法门。悉为真法界。若成若坏。若垢若净。全成法界。如经云。分别诸色无量坏相。是名上智者。古释云。六道之色。坏善坏定。二乘之色。坏因坏果。菩萨之色。坏有坏无。佛色者。坏上诸坏。坏为法界。非坏非不坏。悉是法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