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藏第 48 册 No. 2016 宗镜录(第1~30卷)

  又问。佛前唯一普贤。何以一一佛前。各有多耶。

  答含有二义。一缘起相由。正约主伴。兼明即入。谓为主须一为伴必多。此一者。是即多之一。一切一也。多是全一之多。一一切也。二力用交彻。一有一切。普贤之身。不可思议。略有三类。一随类身。随人天等。见不同故。二渐胜身。乘六牙象等。相庄严故。三穷尽法界身。帝网重重。无有尽故。此第三身。含前二身。及无尽身。

  又问。如上所说。则无一处无有普贤。今何不见。

  释有三意。一约机不见。是盲者过。二不见是见。见虚空身。以虚空不可见。若不见者。真见虚空。三亦遍不见处故者。明见则不遍。何者。以可见不可见。皆是普贤身。要令可见为身。则普贤身不周万有。如智不可见。岂非智身耶。明知由有不见之处。方知遍耳。此第三身。何人能见。慧眼方见。非肉眼所见。如是慧眼。无见无不见矣。

  宗镜录卷第十六

  丁未岁高丽国分司大藏都监奉敕雕造

大正藏第 48 册 No. 2016 宗镜录

  宗镜录卷第十七

  慧日永明寺主智觉禅师延寿集

  夫成佛之理。或云一念。或云三祇。未审定取何文。以印后学。

  答。成佛之旨且非时劫。迟速之教。属在权宜。故起信论明。为勇猛众生。成佛在于一念。为懈怠者。得果须满三祇。但形教迹之言。尽成方便。楞严经钞云。劫者。是时分义。而有成住坏空。皆由众生。妄见所感。且妄见动。外感风轮。由爱发故。外感水轮。由坚执心。外感地轮。由研求懆故。外感火轮。由四大故。起六根。起六根故。见六尘。见六尘故。有时分。若了无明根本一念妄心。则知从心所生三界。毕竟无有。且时因境立。境尚本空。时自无体。何须更论劫数多少。但一念断无明。何假更历僧祇。是以首楞严经云。如幻三摩提弹指超无学。又云。想相为尘。识情为垢。二俱远离。则汝法眼应时清明。云何不成无上知觉。圆觉经云。知幻即离。不作方便。离幻即觉。亦无渐次。故知长短之劫。由一念来。三乘趣果。并是梦中。说悟时事。皆无多劫耳。所以法华经。演半日为五十小劫。维摩经。演七日为一劫。又如涅槃经云。屠儿广额。日杀千羊。后发心已。佛言。于贤劫中成佛。诸大菩萨。及阿罗汉疑云。我等成佛即远劫。广额何故成佛在先。佛言。欲得早成者。即与早。欲得远成者。即与远。若顿见真性。即一念成佛。故知利钝不同。迟速在我。可验心生法生。心灭法灭矣。以三界无别法。但是一心作。一切境界。皆因动念。念若不生。境本无体。返穷动念。念亦空寂。即知迷时无失。悟时无得。以无住真心。不增减故。如首楞严经云。佛言。富楼那。汝岂不闻。室罗城中。演若达多。忽于晨朝。以镜照面。爱镜中头。眉目可见。瞋责己头。不见面目。以为魑魅。无状狂走。于意云何。此人何因无故狂走。富楼那言。是人心狂。更无他故。佛言。妙觉明圆。本圆明妙。既称为妄。云何有因。若有所因。云何名妄。自诸妄想。展转相因。从迷积迷。以历尘劫。虽佛发明。犹不能返。如是迷因。因迷自有。识迷无因。妄无所依。尚无有生。欲何为灭。得菩提者。如寤时人。说梦中事。心纵精明。欲何因缘。取梦中物。况复无因。本无所有。如彼城中。演若达多。岂有因缘。自怖头走。忽然狂歇。头非外来。纵未歇狂。亦何遗失。富楼那。妄性如是。因何为在。汝但不随分别世间业果众生。三种相续。三缘断故。三因不生。则汝心中演若达多。狂性自歇。歇即菩提。胜净明心。本周法界。不从人得。何藉劬劳。肯綮修证。古释云。头无得失者。头喻真性。无明迷时。性亦不失。无明歇时。亦不别得。歇即菩提者。但悟本体。五现量识。一切万行。皆悉具足。即是菩提。如涅槃经云。一切众生。本来成佛。无漏智性。本自具足。又顿从渐得名。俱称方便。古释云。若据说顿。亦是方便。若云渐顿俱是。亦谤于佛。俱不是。亦谤于佛。是以本觉体上。离顿渐。离言说。何处有顿渐名字。第六识动。有分别。不动。即等周法界。五现量识等。一一根皆遍法界。眼见色时。色不可得。元来等法界。法华经云。是法住法位。世间相常住。即知世间一切诸相。本来常任。何行位能知。唯佛于道场知已。导师方便说。为众生迷不知。故说。若知。不俟更说。方知有说皆属方便。

  问。即自心成佛者。还立他佛不。若决定不立。则无诸佛之所威神建立。加被护念等。便成断见。

  答以自心性。遍一切处故。所以若见他佛。即是自佛。不坏自他之境。唯是一心。众生如像上之模。若除模。既见自佛。亦见他佛。何者。虽见他佛。即是自佛。以自铸出故。亦不坏他佛。以于彼本质上。虽变起他佛之形。即是自相分故。变与不变。皆是一心。所以因众生迷悟二心。有见不见自他之理。若约真性。迷悟何从。自他俱泯。以法身无形。无自他相见之相。古德云。迷有二种。一心外取境。生想违理。故不能见无相之佛。二取内蕴相。不了性故。不见心佛。悟有二种。一了一切法。即心自性。性亦非性。情破理现。则见舍那身。称于法性。无内外也。二了蕴性相。则见自心之佛。与舍那非一非异。如天帝释不修天业。宫殿何以随身。转轮王不作王因。七宝无由聚集。唯凭自善。外感胜缘。是以华严经云。佛子。一切如来。同一体性。大智轮中。出生种种智慧光明。佛子。汝等应知。如来于一解脱味。出生无量不可思议种种功德。众生念言。此是如来神力所造。佛子。此非如来神力所造。佛子。乃至一菩萨。不于佛所曾种善根。能得如来少分智慧。无有是处。但以诸佛威德力故。令诸众生见佛功德。而佛如来。无有分别。无成无坏。无有作者。亦无作法。佛子。是为如来应正等觉。出现之相。宝藏论云。夫所以真一无一而现不同。或有人念佛佛现。念僧僧现。但彼佛非佛非非佛。而现于佛。乃至非僧非非僧。而现于僧。何以故。彼妄心。悕望现故。不觉自心所现。圣事缘起。一向为外境界。而有差别。实非佛法僧。而有异也。乃至譬如有人。于大冶边。自作模样。方圆自称。愿彼融金。流入我模。以成形像。然则融金。虽成形像。其实融金。非像非非像。而现于像。彼人念佛。亦复如是。大冶金。即喻如来法身。模样者。即喻众生希望。念融得佛故。以念佛和合缘。生起种种身相。然彼法身。非相非非相。何谓非相。本无定相。何谓非非相。缘起诸相。然则法身。非现非非现。离性无性。非有非无。非心非意。不可以一切量度也。但彼凡夫随心而有。即生现佛想。一向谓彼心外有佛。不知自心和合而有。或一向言心外无佛。即为谤正法也。释曰。何谓非相。本无定相者。以因心所现。外相无体。从心感生。缘尽即灭。何相之有。故云本无定相。何谓非非相。缘起诸相者。既称无定。但随缘现。因缘和合。幻相不无。故云缘起诸相。若能不生分别。不执自他。内不执有而取诸蕴。外不执无而谤正法。则开眼合眼。举足下足。非见非非见。为真见佛矣。宝性论云。依佛义故。经云。佛告阿难。言。如来者。非可见法。是故眼识。不能得见故。依法义故。经云。所言法者。非可说事。以是故。非耳识所闻故。依僧义故。经云。所言僧者。名无为。是故不可身心供养。礼拜赞叹。故知三宝。如虚空相。非见闻之所及。则众生之心佛。度佛心之众生。若有一法对治。尽成邪见。故六祖云。邪来正度。迷来悟度。愚来智度。恶来善度。如是度者。即是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