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藏第 48 册 No. 2016 宗镜录(第1~30卷)

  问。云何一切颠倒。不成妄耶。

  答。只为因情所执。遂成虚妄。以执本空。妄即非妄。如起信钞云。所执本空。与真心不动。迭相成立。只为所执本空。所以真心不动。只由真心不动。故得所执本空。何异万像本空。明镜不动。何谓真妄迭相成立。以迷真起妄。妄因真立。悟妄即真。真从妄显。

  问。如何得离倒不自诳无过耶。

  答如大集经云。如第五大。如第七情。如十九界。无出无入。无生无灭。无有造作。无心意识。乃名无过。

  问。若心性本净。云何说客尘染。

  答心本清净。迹亦清净。体亦清净。用亦清净。以不离一心。别有清净。以妄尘不能染。真法不能净。何者。离心无异法。岂有染能染耶。亦离心无真法。岂有净能净耶。则刀不能自割。指不能自触。大庄严论偈云。已说心性净。而为客尘染。不离心真如。别有心性净。不离心之真如。别有异心。谓依他相。说。为自性清净。此中应知。说心真如。名之为心。即说此心。为自性清净。此心即是阿摩罗识。又一切众生。未见性者。虽客尘所隐。五阴所埋。任经生死往来。其性不昧。或遇善友开发。终自显明。以是出世间常住心宝。岂世间无常败坏生灭之法。而能堕坏。如贫女室中金藏。虽未掘而匪移。若力士额上宝珠。任斗没而常在。犹雪山筒中药味。暂流出而恒存。如大地底下金刚。纵穿斫而不坏。是以大涅槃经云。迦叶菩萨白佛言。世尊。我从今日。始得正见。世尊。自是之前。我等悉名邪见之人。世尊。二十五有。有我。不也。佛言。善男子。我者。即是如来藏义。一切众生。悉有佛性。即是我义。如是我义。从本已来。常为无量烦恼所覆。是故众生不能得见。善男子。如贫女人。舍内多真金之藏。家人大小。无有知者。时有异人。善知方便。语贫女人。我今雇汝。汝可为我耘除草秽。女即答言。我不能也。汝若能示我子金藏。然后乃当速为汝作。是人复言。我知方便。能示汝子。女人答言。我家大小。尚自不知。况汝能知。是人复言。我今审能。女人答言。我亦欲见并可示我。是人即于其家。掘出真金之藏。女人见已。心生欢喜。生奇特想。宗仰是人。善男子。众生佛性。亦复如是。一切众生。不能得见。如彼宝藏。贫人不知。善男子。我今普示一切众生。所有佛性。为诸烦恼之所覆蔽。如彼贫人。有真金藏。不能得见。如来今日。普示众生诸觉宝藏。所谓佛性。而诸众生。见是事已。心生欢喜。归仰如来。善方便者。即是如来。贫女人者。即是一切无量众生。真金藏者。即佛性也。乃至譬如王家。有大力士。其人眉间有金刚珠。与余力士。角力相扑。而彼力士。以头抵触。其额上珠。寻没肤中。都不自知。是珠所在。其处有疮。即命良医。欲自疗治。时有明医。善知方药。即如是疮。因珠入体。是珠入皮。即便停住。是时良医。寻问力士。卿额上珠。为何所在。力士惊答。大师医王。我额上珠。乃无去耶。是珠今者。为何所在。将非幻化。忧愁啼哭。是时良医。慰喻力士。汝今不应生大愁苦。汝因斗时。宝珠入体。今在皮里。影现于外。汝曹斗时。瞋恚毒盛。珠陷入体。故不自知。是时力士。不信医言。若在皮里。脓血不净。何缘不出。若在筋里。不应可见。汝今云何欺诳于我。时医执镜。以照其面。珠在镜中。明了显现。力士见已。心怀惊怪。生奇特想。善男子。一切众生。亦复如是。不能亲近善知识故。虽有佛性。皆不能见。而为贪淫。瞋恚愚痴。之所覆蔽。故堕地狱。畜生。饿鬼。阿修罗旃陀罗。刹利婆罗门毗舍首陀。生如是等种种家中。因心所起种种业缘。虽受人身。聋盲喑哑。拘躄癃跛。于二十五有。受诸果报。贪淫瞋恚愚痴覆心。不知佛性。如彼力士。宝珠在体。谓呼失去。众生亦尔。不知亲近善知识故。不识如来微密宝藏。修学无我。喻如非圣。虽说有我。亦复不知我之真性。我诸弟子。亦复如是。不知亲近善知识故。修学无我。亦复不知无我之处。尚自不知无我真性。况复能知有我真性。善男子。如来如是。说诸众生。皆有佛性。喻如良医示彼力士。金刚宝珠。是诸众生。为诸无量亿烦恼等之所覆蔽。不识佛性。若尽烦恼。尔时乃得证知了了。如彼力士。于明镜中。见其宝珠。善男子。如来秘藏。如是无量不可思议。复次善男子。譬如雪山。有一味药。名曰乐味。其味极甜。在深丛下。人无能见。有人闻香。即知其地。当有是药。过去往世。有转轮王。于此雪山。为此药故。在在处处。造作木筒。以接是药。是药熟时。从地流出。集木筒中。其味真正。王既没已。其后是药。或醋或咸。或甜或苦。或辛或淡。如是一味。随其流处有种种异。是药真味。停留在山。犹如满月。凡人薄福。虽以钁斸。加功困苦。而不能得。复有圣王。出现于世。以福因缘。即得是药真正之味。善男子。如来秘藏。其味亦尔。为诸烦恼丛林所覆。无明众生不能得见。一味药者。喻如佛性。以烦恼故。出种种味。所谓地狱。畜生。饿鬼。天人男女。非男非女。刹利。婆罗门毗舍首陀。佛性雄猛。难可沮坏。是故无有能杀害者。若有杀者。则断佛性。如是佛性。终不可断。性若可断。无有是处。如我性者。即是如来秘密之藏。如是秘藏。一切无能同沮坏烧灭。虽不可坏。然不可见。若得成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尔乃证知。以是因缘。无能杀者。迦叶菩萨。复白佛言。世尊。若无杀者。应当无有不善之业。佛告迦叶。实杀生。何以故。善男子。众生佛性。住五阴中。若坏五阴。名曰杀生。若有杀生。即堕恶趣。以业因缘。而有刹利。婆罗门等毗舍首陀。及旃陀罗。若男若女。非男非女。二十五有差别之相。流转生死。非圣之人。横计于我。大小诸相。犹若稗子。或言如豆。乃至拇指。如是种种妄生忆想。妄想之相。无有真实。出世我相。名为佛性。如是计我。是名最善。复次善男子。譬如有人。善知伏藏。即取利钁斸地直下。磐石沙砾。直过无难。唯至金刚。不能穿彻。夫金刚者。所有刀斧不能沮坏。善男子。众生佛性。亦复如是。一切论者。天魔波旬。及诸人天。所不能坏。五阴之相。即是起作。起作之相。喻若石沙。可穿可坏。佛性者。喻如金刚。不可沮坏。以是义故。坏五阴者。名为杀生。善男子。必定当知佛法。如是不可思议。是知虽有佛性。久翳尘劳。须以止观熏修。乃得明净。如贫女得藏中之宝。犹力士见镜里之珠。方亲悟自心妙觉圆满。又如何行于止观。得契真修。但了能观之心。所观之境。各各性离。即妄心自息。此名为止。常作此观。不失其照。故名为观。斯则即止即观。即观即止。无能所观。是名止观。如先德云。法性寂然名止。寂而常照名观。非能所观。有其二事。所以华严经颂云。若有欲知佛境界。当净其意如虚空。远离妄想及诸取。令心所向。皆无碍。疏释云。一离妄取。如彼净空无云翳故。斯即真止。二触境无滞。如彼净空无障碍故。斯即真观。此观。不作意以照境。则所照无涯。此止。体性离而息妄故。诸趣皆寂。若斯则不拂不莹。而自净矣。无净之净。乃冥契法原。不修之修。则闇蹈佛境矣。故知唯一心真智。是我本身。湛然常存。现前明净。自然以智慧嘴。啄破无明?。飞出三界。自在无碍。此时方得见性了然。更有何法而堪比对。如丹霞孤寂吟云。不迷须有不迷心。看时浅浅用时深。此个真珠若采事。岂同樵客负黄金。黄金烹炼转为新。此珠含光未示人。了则毛端吞巨海。始知大地一微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