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藏第 48 册 No. 2016 宗镜录(第31~60卷) |
大正藏第 48 册 No. 2016 宗镜录(第31~60卷)

  问。十住菩萨证入之时。唯一真如。无有境界。云何复说分剂二种境界。

  答。此是不思议境界。非同情执。或存或泯。或总合。或俱离。不出一心而论舒卷。若存。非立心外之法。是存其全理之事。若泯。非坏全事之理。是泯其体外之见。则不碍心镜而一味。不坏一味而心境。故华严经颂云。如来甚深境。其量等虚空。一切众生入。而实无所入。

  问。若正观成时。以有心成。以无心成。

  答。夫入此宗。不可以有无求。不可以能所辩。若以有念析归无念。此念还成有。若以无心作空无会者。即成断灭。皆落意地。不出见知。又若逆之。则不合事理。若顺之。又成能所。只可以妙会。不可以事求。所以华严会意云。并须除念会意。无间相续。顺法修行。若动念起心。即入魔网。以法不动念故。顺法即念除。我见是妄心。违法故生死。是知法无动念。不可以有念求。又非无念。不可以无心得。应可玄会取其意耳。如说有不有。无不无等。但动心即寂。是彼法。故名顺法也。若以心顺于法。即有能所。非顺法也。故维摩经云。法离一切观行。肇师云。法本无相。非观行之所能见。见之者。其唯无观乎。如赤水求于玄珠。罔象而得之。故云藏于身。不藏于川。在于心。不在乎水。故庄子云。黄帝游于赤水之北。登昆仑之丘。南望。遗其玄珠。使智索之。而不得。使离娄索之。而不得。乃因罔象得之。黄帝曰。异哉。罔象。乃可得之。夫真不可以定求。故无心以得之。如弄珠吟云。罔象无心却得珠。能见能闻是虚伪。然虽不落见闻。又非无知觉。如融大师信心铭云。惺惺了知。见网转弥。寂寂无见。闇室不移。惺惺无妄。寂寂寥亮。宝印真宗。森罗一相。所以无念者。即念而无念。以念无自性。缘起即空。又缘起者。皆是真性中缘起。岂属有无。乃至即生无生。即灭无灭。亦复如是。故宝藏论云。若言其生。无状无形。若言其灭。今古常灵。又云。是以斩首灰形。其无以损生。金丹玉屑。其无以养生。故真生不灭。真灭不生。可谓常灭。可谓常生。其有爱生恶灭者。斯不悟常灭。爱灭恶生者。斯不悟常生。永嘉集云。故知妙道无形。万像不乖其致。真如寂灭。众响靡异其原。迷之则见倒惑生。悟之则顺违无地。阒寂非有。缘会而能生。峨嶷非无。缘散而能灭。灭既非灭。以何灭灭。生既非生。以何生生。生灭既虚。实相常住矣。华严疏云。生之无生。真性湛然。无生之生。业果宛然。是知若即念存有念。即是常见。离生求无生。即是断见。皆不达实相无生无灭之理。若正了无生。则无生无不生。岂定执有生无生之二见乎。所以云。谁无念。谁无生。若实无生无不生。唤取机关木人问。求佛施功早晚成。若以息念归无念。如同寒木死灰。与木人何别。岂有成佛之期耶。斯乃尚未知即念而无念。宁知一念。顿圆乎。

  如有问言。夫妙行者。统唯无念。今见善见恶。愿离愿成。疲役身心。岂当为道。

  答。若斯见者。离念求于无念。尚未得于真无念也。况念无念之无碍耶。又无念。但是行之一也。岂成一念顿圆。此一念顿圆之旨。非意解所知。唯忘情可以契会。如悟玄序云。夫玄道者。不可以设功得。圣智者。不可以有心知。真谛者。不可以存我会。至功者。不可以营事为。忘言者。可以道合。虚怀者。可以理通。冥心者。可以真一。遗智者。可以圣同。虽云道合。无心于合。合者合焉。虽云圣同。不求于同。同者同焉。无心于合。则无合无散。不求于同。则无异无同。超非于百非之外。非所不能非焉。忘是于万是之前。是所不能是焉。是所不能是。则无是矣。非所不能非。则无非矣。无异无同。则怨亲不二。无非无是。则毁赞常一。是以忘言者。舍。筌罤也。虚怀者。离取着也。冥心者。不己见也。遗智者。泯能证也。若运心合道。则背道。若起念求同。则失同。若为是所是。则没是。若为非所非。则沈非。以要言之。但得直下无心。则同异俱空。是非咸泯。斯泯亦泯。兹空亦空。此犹寄言因迹对待。若得绝待顿悟一心。唯契相应。不俟更说。

  宗镜录卷第三十七

        丁未岁分司大藏都监开板

大正藏第 48 册 No. 2016 宗镜录

  宗镜录卷第三十八

  慧日永明寺主智觉禅师延寿集

  夫初后之位。不离本觉。能所之化。唯是一心。若悟本称觉。则本不可得。若不可得。行位徒施。得与不得。其旨如何。

  答。得而不得。始本之觉无差。不得而得。妙证之时玄会。如金刚三昧经云。佛言。善男子。五位一觉。从本利入。若化众生。从其本处。舍利弗言。云何从其本处。佛言。本来无本处。于无处本际。入实。发菩提。而当成圣道。何以故。善男子。如手执彼空。不得非不得。论释云。举疑发起云。若本处。应得入。若得入。非无本处。为遣是疑。故引喻释。手执彼空者。手执喻能入之行处。空喻所入之本。不得者。虚空无形可握故。非不得者。握内不无虚空故。本利亦尔。本来无本处性。故不可得。无本之本不无。故非不可得也。斯则悟本称得。非向外求。若有所求即是失本。又若有所得。不得菩提。以无得故。出生菩提故。又无得之法。非在得外。要求一切法。方尽无得之原。如发菩提心论云。于无法中。说诸法相。于无得中。说有得法。如见之事。诸佛境界。然虽求一切法。以了无得故。即无所依。无所求中。吾故求之耳。故大宝积经云。佛问文殊。依何正修行。文殊曰。正修行者。为无所依。释曰。凡有言教所诠。并证一心之义。若心外见法。是邪修行。则有所依故。若正修行。不依一物。所依既寂。能依亦亡。能所俱空。邪正双泯。即正修行矣。无生义云。经言。法离眼耳鼻舌身意。是故六根不能取。故言学者无取。大智度论言。譬如????虫处处能集。唯不能集火中。众生意识。亦复如是。预是可闻见法。悉皆能缘。而不能缘般若。故知般若性离。意不能取。又能取之人。性复自空。故不能取。若以眼取。如经言。眼性复空。若以耳取。耳性又空。若以手取。手性又空。若以意取。意性又空。人与法共是一如。如不能取得如也。空不能取得空。即是学者无取。故言无得。又一念心起。有二种觉。一约有心者。察一念才起。后念不续。即不成过。所以禅门中云。不怕念起。唯虑觉迟。又云。瞥起是病。不续是药。以心生即是罪生时故。是以初心摄念为先。是入道之阶渐。如诸经要集云。摄心一处。便是功德丛林。散虑片时。即名烦恼罗刹。所以昙光释子。降猛虎于膝前。螺髻仙人。宿巢禽于顶上。乃至森罗不能自触。要须因倚诸根内想感发。何以知然。今有心感于内。事发于外。或缘于外。起染于内。故知内外相资。表里递用。君臣心识。不可备舍。故经云。心王若正。则六臣不邪。识意惛沈则其主不明。今悔六臣。当各惭愧制御六根。不令驰散也。法句经心意品云。昔佛在世时。有一道人。在河边树下学道。十二年中。贪想不除。走心散意。但念六欲目色耳声。鼻香口味。身受心法。身静意游。曾无宁息。十二年中。不能得道。佛知可度。化作沙门。往至其所。树下共宿。须臾月明。有龟从河中出。来至树下。复有水狗饥行求食。与龟相逢。便欲啖龟。龟缩其头尾。及其四脚。藏于甲中。不能得啖。水狗小远。复出头足。行步如故。不能奈何。遂便得脱。于是道人。问化沙门。此龟有护命之铠。水狗不能得其便。化沙门答言。吾念世人。不如此龟。不知无常。放恣六情。外魔得便。形坏神去。生死无端。轮转五道。苦恼百千。皆意所造。宜自勉励求灭度安。于是化沙门即说偈言。藏六如龟。防意如城。慧与魔战。胜则无患。是以意地若息。则六趣俱闲。一切境魔不能为便。如龟藏六。善护其命。起信论云。若后念觉知前念。此虽名觉。犹为不觉。故约有心说。以是初行凡夫故。二约无心者。知初起时即无初相。不待后念更灭。以正生一念之时。毕竟不可得故。如五十校计经云。菩萨问佛言。罪生复灭。何以故。我了不见。佛问诸菩萨。汝曹心宁转不。诸菩萨报佛言。我心转生。设我心不转生。亦不能与佛共语。佛问诸菩萨言。若心生时。宁还自觉心生不。诸菩萨言。我但识见因缘时。不觉初起生时。佛言。如汝所说。尚不能知心初生时。何能无罪。故知不察最初一念因成之假。宁免后念相续成事之过乎。以一切生死烦恼。皆因不觉故。若智为先导。咎何由生。又若了心外无法。则情想不生。不用加功。直入不思议地。如清凉钞云。经明十地法体。心言路绝。释不思议。谓言语道断。心行处灭。据法望情。名不思议。以其法外本无情故。其义云何。情相之兴。原由妄想。妄想故。便有相生。以依相故。复起心想。随名取实。即是觉观。依此觉观。便起言说。依言说已。复起妄心想。取所说法。此即言语。以之为道。心以为行。于是相想炽然不息。今契法实。灭除妄想。相即不生。相不生故。立名心灭。名心灭故。名即不生。名不生故。觉观不起。觉不起故。言说随亡。言说亡故。不复依言取于所说。不取说故。言语道断。心行处灭。心行灭故。名不思议。以法出情。心言不及。故不思议。是知妄想心亡。境界缘灭。如炙病得穴。永断病原。可谓觉宝之良医矣。

捐赠

页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