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藏第 48 册 No. 2016 宗镜录(第31~60卷)

  问。一多义门。为一时圆具。为前后不同耶。

  答。即圆具。即前后。逆顺同体。德用自在。

  问。所明来去即入之义。其相如何。

  答。自位不动。而恒去来。何以故。去来不动。即一物故。但为生智显理。故说去来等义。

  问。为由智耶。法如是耶。

  答。同时具足故。以一入多。多入一。故名相容。即体无前后。而不失一多之相。故曰不同。又一与多互相生起。且一依多起。则一是所起。而无力也。多是能起。故有力也。以多有力能摄一。以一无力入于多。是故此一恒是多。多依一起。准上知之。是则此多。恒在一中也。以俱有力。及俱无力。各不并故。无彼不相在也。以一有力。一无力。不相违故。有此恒相在也。缘起法界。理数常尔。如大涅槃经云。尔时树林。其地狭小。以佛神力如针锋处。皆有无量诸佛世尊。及其眷属等坐而食。所食之物。亦无差别。八诸法相即自在门。此约用说。若帝网门。即互映重现。若微细门。即一时齐现。若此相即门。就三世间圆融无碍。自在即入而成无尽。如弥勒阁中。现三世之事。如上自在法门。即是其法界缘起。如理实德。非是变化。对缘方便故说也。若是大乘宗所明者。即言神力变化。故大小得相入。或云菩萨力故入。又云不二故入。不同此一乘实教所说。

  问。若此宗明即入。不论神力。乃言自体常如此者。斯则浑无疆界。无终无始。何缘得辩因果教义等十法耶。

  答。只以随智差别故。举一为主。余皆为伴。犹如帝网举一孔为首。众孔现中。一孔既尔。一切孔现。亦如是。又如诸方菩萨。皆来证诚。同其名号。一切十方证诚。皆亦如是。所以成其无尽复无尽。而不失因果先后次第。而体无增减。故经云。一切众生成佛。佛界不增。众生界不减。九。唯心回转善成门。此约心说。一切义门无尽等。诸理事。并是如来藏性。清净真心之所建立。显现无碍。若善若恶。若凡若圣。随心所转。世尊。所说华严身。遍七处九会。乃至十方法界虚空界一切尘中毛道。皆不离最初成道处。经云。虽复七处九会。而不离寂灭道场。又云。不离菩提树。而升忉利天。此则万境万缘。皆不出一真心矣。如回向品颂云。如是一切人中主。随其所有诸境界。于一念中皆了悟。而亦不舍菩提行。又颂云。一切诸佛刹。佛子悉充遍。平等共一心。所作皆不空。一切毛端处。一时成正觉。如是等大愿。无量无边际。虚空与众生。法界及涅槃。世间佛出兴。佛智心境界。

  问。若一切染净万法。皆由心成者。如人先见障外有物。别有人去物时。心犹谓有。尔时物实无。何名由心成耶。

  答。若随虚妄心中。转此障外物。亦随心之有无。此亦心随去物。不失物而转矣。若论如来藏性真实净心说者。此物不动本处。体应十方。性常不转。纵移到他方。而常不动本处也。又迷时境摄心。悟时心摄境。何者。迷时但随境转。境正心正。境邪心邪。着邪正之缘。成善恶之业。若悟时知唯我心。心有境有。心空境空。不定空有之缘。岂成物我之别。则非空非有。能有能空。一一皆自在转也。所以净名经云。天魔外道。皆吾侍也。此犹约对治教中。为被物转者。方便言转。若直见心性之人。既无所转之物。亦无能转之智。总上十玄门。皆于此唯心回转门。成就。不出一心之义。以平等心。是一义。差别心。是多义。以一心即一切心。是相即义。是同时相应义。以一切心入一心。是相入义。以一心摄一切心。是隐义。以一切心资一心。是显义。以不坏差别心而现平等心。是多中一义。以不隐平等心而现差别心。是一中多义。又微细心不碍广大心。广大心不碍微细心。是一多不同义。以一实心。是纯。差别心。是杂。差别心即一实心。杂恒纯。一实心即差别心。纯恒杂。即诸藏纯杂义。以一心带一切心。还入一心。是帝网义。因心现境。见境识心。是托事显法义。长劫短劫。延促时量。皆从积念而成。一心所现。是十世义。因一心正义。演难思法门。究竟指归。言亡虑绝。即唯心回转义。自心既尔。彼心亦然。涉入交罗。重重无尽。十托事显法生解门。此约智说。以智观照。则万法如镜。能生正解不起邪倒。如经最初举金色世界。显始起于实际之心。所见法界中。一切幢一切盖等事。皆显无生智行。如善财所见楼观园林。皆入法界。如上十玄门自在无碍。皆是缘起相由。具有力无力。有体无体。即入相持。似有显现。此宗镜。是法界大缘起门。皆因即入二义。得有诸门成就。显此一心无碍。以体用二法。成其即入二义。一据体。有空不空。皆同体故。有相即义。二约用。则有有力无力。互相交彻。有力持无力故。有相入义。又以用收体。更无别体。故有相入。以体收用。更无别用。故唯相即。以体用无二故常相即入。又体即是理。用即是事。无分是理。分即是事。分与无分。皆无障碍。各有四句。先理四句。一无分限。以遍一切处故。二非无分。以一法中。无不具故。三具分无分。谓分无分一味故。以全体在一法。而一切处恒满故。如观一尘中。见一切处法界。故四。俱。非以自体绝待故。事四句者。一有分。以随自事相。有分剂故。二无分。以全体得理故。大品云。色前后际不可得。三具分无分。二义无碍。是故具此二义。方是事故。四俱非。以二义融故。以一切缘起。不出理事。以事故非一。以理故非异。于无差之性。随有差之相。则性随相异。此是不异而异。于有分之事。随无分之理。则事随理一。此是不一而一。不一而一。方成其一。不异而异。方成其异。又理事诸法。由不异方得不一。何者。若异。即妄有体。不依真立。不依真故。即不有妄。今有妄者。由不异故。得成不一。以妄无自体故。全依真成。明妄成故。与真不一。如波依水。由不异水。遂得成波。以成波故。与湿不一。又不一方成不异。由有能依所依故。交彻不异。如有波故。说波即湿。由有湿故。说水即波。是故一异无性。全体相收。不坏大小之形。而成即入之势。以理事各无性故。互相成立。以事无定体故。长非长相。短非短相。既无长短。即不用坏。以即相无相故。所以长劫即短劫。短劫即长劫。以无相即相故。大尘入小尘。小尘入大尘。以即故理同。以入故事异。以理即事故。非异即是非一。以事即理故。非一即是非异。由非一即非异故。令此事法。不离一处而全遍十方。由非异即非一故。全遍十方而不动一位。一无性理。自在义成。微细相容。无碍安立。如上理事融通。非一非异。非有非无。不堕边邪。方能悟入。如理无分限。总曰无边。事有分限。故名有边。若依理成事。理性全隐。则无边即边。若会事归理。事相全尽。则边即无边。今则不尔。不失理而事现。云无边之边。不坏事而理显。云边之无边。若定言一异。非一非异。非非一非非异等。尽同戏论。不契真如。故三无性论。复次无戏论故。名为真实。无戏论者。于相等离一异虚妄故。乃至若真如与相等异。即有三过失。一者。此真如则非相等实体。二者。修观行则不依相等为方便。得通达真如。三者。觉真如已。则应未达相等诸法。不相关故也。若真如与相等是一。亦有三过。一者。真如既无差别。相等。亦应无差别。二者。若见相等。即见真如。三者。若见真如。不能清净。如见相等。则无有圣人。无得解脱。无有涅槃。世出世异。是故由离一异等无戏论。故无变异。无变异故。即是真实性也。是知非一非异。非有非空。此宗镜奥旨。自在圆融。谓欲一则一。欲异则异。欲存即存。欲泯便泯。异不碍一。泯不碍存。方为自在。常一常异。常存常泯。名为圆融。又如弄珠铃之者。其珠不住空中。不落地上。不在手里。既不在三处。亦不住一处。不住空中。即喻不住空观。不落地上。即喻不住假观。不在手里。即喻不住中观。既不住三亦不成一。则非一非三而三而一。斯为妙矣。若未偶斯旨。所有见闻。皆堕断常。不成玄妙。若入宗镜。无往不真。昔所不知。而今得知。昔所不见。如今得见。如大涅槃经云。于一心中。则具足现五趣身。所以者何。以得如来大涅槃经。之势力故。是则名为昔所不得。而今得之。乃至于一念中。遍知六趣众生之心。是名菩萨昔所不知。而今得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