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藏第 48 册 No. 2016 宗镜录(第31~60卷)

  问。佛种从缘起者。即是熏习义。约法报化三身中。是何佛种从缘起。

  答。是报身佛。由熏成故。以智为种。法身是无为断惑所显。不从种子生。以法报具足。能起化现。即化身是法报之用。唯报佛性。即是一切众生闻熏种子。且如世间甘露叶上。雾露润湿。滴入土中。一滴成一连珠。又更湿润。生长芽茎。报佛性亦尔。我等第六识见分。及耳识见分。如同甘露叶。如来大乘教法。如似雾露。耳识第六识熏得大乘种子。似润湿。落在第八识中。如入土中生得连珠。后数资熏。至成自受用报身佛。更遇湿润生起芽茎。故知佛种全自熏成。初学之人。争不仗于闻法之力。且众生虽有正因性。须假缘因发起。如大智度论云。如经中说。二因缘。发起正见。一者外闻正法。二者内有正念。又如草木内有种子。外有雨泽。然后得生。若无菩萨。众生虽有业因缘。无由发起。然欲弘扬佛法。剖析圆宗。应须性相双明。总别俱辩。故法华经偈云。如是大果报。种种性相义。我及十方佛。乃能知是事。今宗镜本意。要理事分明。方显一心体用具足。若有体而无用。如有身而无手足。若有用而无体。如有手足而无身。若无身手。人相不具。若无体用。法身不圆。释摩诃衍论云。自性清净无漏性德。从无始来一向明白。亦无垢累。亦无染污。而以无明而熏习故。即有垢累。无明藏海。从无始来一向闇黑。亦无智明。亦无白品。而以本觉而熏习故。即有净用。如是染净。但是假立。染非实染。净非实净。皆是幻化。无实自性。故知染净无体。随熏所成。若离熏习之缘。决定无法可得。若无第八识所熏之体。万法不成。以前众多义门。成就唯识。即知无有一法。不从心化生。随善恶以熏成。因修习而为种。似裹香之纸染。芬馥以腾馨。如系鱼之绳近。鯹膻而作气。况异熟本识。坚住真心。闻善法熏。则净种子增长。因恶法发。则染种子圆成。是以内则为因。虽然本有。外为缘助。须仗新熏。遂能起果酬因。为凡作圣。故经云。佛种从缘起。故知无法不熏成。是以多闻熏习之功。须亲道友。积学炼磨之力。全在当人。不可虚度时光。不勤妙行。如木中火性。是火正因。未遇人工。不成火用。如身中佛性。是佛正因。不偶净缘。难成妙用。

  问。心识无形无对。云何说受熏之义。

  答。经明。若熏若变。俱不思议。约随缘鼓动。彰熏变之相。以根本无明熏本觉时。即本觉随动。故说为熏。又本觉之体。理虽不变。由随缘故。故说为变。虽然熏变。染而不染。虽不熏变。不染而染。莫可以心意测。故云。不思议熏。靡可以文句诠。故云不思议变。

  宗镜录卷第四十八

        丁未岁分司大藏都监开板

大正藏第 48 册 No. 2016 宗镜录

  宗镜录卷第四十九

  慧日永明寺主智觉禅师延寿集

  夫一切情识。因执受得名。只如第八种子根身器等。为总有执受。为无执受。

  答。种子器世。即第八缘。而不执。执受各具二义。且执二义者。一摄义。二持义。言摄者。即摄为自体。言持者。即持令不散。受二义者。一领义。二觉义。且领者。即领以为境。言觉者。即令生觉受。安危共同。根身具执受四义。一摄为自体。同是无记性故。二持令不散。第八能任持此身。令不烂坏。三领已为境。此根身是。第八亲相分。四令生觉受。安危共同。若第八危。五根危。第八安。五根安。若器世间量。但缘非执受。即受二义中。领已为境。又言非执受者。而无摄为自体。持令不散。令生觉受三义。不似他根身。名非执受。即无受。四义中领已为境一义。

  问。何以器界不似根身。第八亲执受。

  答。以与第八远故。所以不摄为自体。又器界损时。第八亦不随彼安危共同。所以不执受。若发毛爪齿膀胱宿水等。虽近。已同外器摄。所以第八亦不执受。由此第八。或持或缘。应具四句。一持而不缘。即无漏种。二缘而不持。即器界现行。三俱句。即内身根尘。四俱非。即前七现行。

  问。第八何不缘前七现行。

  答。有多过。故不缘。若变影缘。即第八犯缘假过。若亲缘。即犯唯识义不成过。亲取他心故。西明云。若变影缘。即有情界增过。以变起前七现行故。而有两重第七等。又解。以心法要种而生。今异熟第八微劣。设缘得前七亦不能熏种。故不缘也。

  问。第八何不缘长等。

  答。是假。故不缘。

  问。无为是实。第八何故不缘。

  答。若实无为。因位不证。若假无为。又非彼境。三量分别者。散位心心所。若具四义。即名现量。一任运缘。二不带名言。三唯性境。四无计度分别。今第八四义。既足。极成现量。假实分别者。因中第八见分。定不缘假。唯因缘变故。因缘变具二义。一任运义。二种子义。为境从种生。识。任运缘。名因缘变。今第八所缘境。定以见分别种生。是因缘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