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藏第 48 册 No. 2016 宗镜录(第61~100卷)

  问。身土既总唯一心法界之体。如何是自他各受用身土之行相。

  答。一体虽同。不妨互遍。同中有异。自入于他。异中有同。他遍于自。

  古德问云。自受用身土。一一无边。诸佛身土不相障碍。行相如何。

  答。如水乳一处。其体无别。鹅王饮之。但得其乳。不得其水。乍见将谓水乳是一。若饮已即知有异。又如众灯光同处一室。自色不可分。若论光体。元来各别。自受用身。虽合一处。元来各各有异。皆自受用法乐。则一一皆具八识故。所以得互遍。非同一体无异。非一非异可辩佛身。

  问。既是真如。何分身土耶。

  答。据义立之。于真如中。以性成万德为身。以空之理为土。约义即别。体不相离。又真理中具四德。常净二德为土。我乐二德为身。故云我此土净。而汝不见。则真身含万法为土耳。若心外取土。见相迷真。成妄想之垢。故称为秽。若见心性。则名净耳。是以一法不动。异见常生。迷有作尘劳。悟空成佛国。非移妙喜。匪变娑婆。亦非神力所为。法性何曾迁变。犹眩翳之者。同处。各观。蝇发毛轮。所见差别。如执外境界。皆是妄心。如经云。例如今目睹山河。皆是无始见病。

  问。心外无法。道外无心。云何诸佛。自称出世得道。广说教门。

  答。只为众生不了唯心。妄生外境。以不实故。所以诸佛出世。若有一法是实。则诸佛终不出世。所说方便教门。不为知者说。但为未知者破执除疑。似形言教。若执丧疑消。则无道可得。无法可说。思益经云。佛言。我坐道场时。唯得颠倒所起烦恼。毕竟空性。以无所得故得。以无所知故知。又思益梵天问文殊师利。得何法故。名为得道。文殊师利言。若法不自生。不彼生。亦不众缘生。从本已来常无有生。得是法故。说名得道。又问。若法不生。为何所得。答言。若知法不生。即名为得。是故佛说。若见诸有为法不生相。即入正位。又问。云何名为正位。答言。我及涅槃等不作二。是名正位。夫正位者。即自真心。入此位中。诸见自泯。入佛境界。经云。如来不应以色见。不应以法见。不应以相见。不应以好见。不应以法性见。大集经云。尔时众中。有一天子。名曰胜意。语不可说菩萨言。善男子。若一切法不可说者。众生云何而得言说。不可说言。善男子。汝宁知响有言说不。胜意言。善男子。响者。皆从因缘而有。善男子。是响之因。为定在内。为定在外。天子言。善男子。如是因者。不定在内。不定在外。天子。一切众生强作二想。而有所说。诸法之性。实不可说。天子言。善男子。若不可说。云何如来宣说八万四千法聚。令诸声闻受持读诵。天子。如来世尊。实无所说。无所说者。即是如来。天子。汝知何等为如来耶。将不谓色受想行识是如来乎。将不说佛是去来现在。有为无为。阴界诸入。三界所摄。是因是果。是和合耶。或想非想。亦想非想。非想非非想耶。不也。善男子。天子。若如是等非如来者。云何可说。若不可说。如何而言如来世尊。演说八万四千法聚。是故八万四千法聚。实不可说。声闻受者。亦不可说。不可说者。即是正义。若无说。即是真实。楞伽经云。我唯说无始虚伪妄想习气。种种诸恶。三有之因。不能觉知自心现量。而生妄想。攀缘外性。斯则但了自心。外境无性。以不觉心量故。妄取外缘。若知心即是道。心即是法。岂于心外有法可说耶。所以华严经颂云。诸佛不说法。佛于何有说。但随其自心。为说如是法。广百论云。诸有行愿。随顺世俗。所见所闻。强假施设。胜义理中。二俱不许。一切分别戏论绝故。非诸如来有法可说。亦无有法少有所得。

  问。若尔。精进则为唐损。应弃如来甘露圣教。

  答。为欲方便除倒见执。施设二事。俱无有过。

  问。既言一切所见能见。皆无所有。云何无过。

  答。虽无真实所见能见。而诸愚夫颠倒为有。除彼增上慢见。随顺世间。施设无过。若能随此圣教修行。随俗说为真佛弟子。世俗愚夫。随自心变颠倒境相。而起见心。佛非其境。于彼无用。乃至谓佛世尊。在昔因位。为欲利乐一切有情。发起无边功用愿行。由此证得无分别慧。因此慧力。发起无量利乐有情作用。无尽。诸有情类。用佛愿行所得妙慧为增上缘。自心变现。能顺世间最胜生道。及顺上缘又本愿行。亦非颠倒。以能了知诸法实义。于一切法无所执着。能为无上妙果生因。虽复发心。起诸胜行。求无上果。利乐有情。然似幻师起诸幻事都无所执。故非颠倒。

  又古德问。众生即佛心众生。众生心佛。自教化佛心众生。何故说言佛悲愿力。

  答。即此真心。是佛悲愿。谓同体大悲及自体无障碍愿等。即性起大用也。又众生者。即是诸杂。杂心识念念起灭。故号众生。经云。佛告比丘。汝等日夜常生无量百千众生。若能智照。不起相续之念。即是度众生。又了念即空。无有起处。即是度尽无量百千众生。不见有一众生而得灭度者。台教云。无明为父。贪爱为母。六根为男。六尘为女。识为媒嫁。出生无量烦恼为子孙。故经云。有念即生死。无念即尼洹。